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好,King先生

第4章:云想想

你好,King先生 锦凰 2016 2019-01-01 00:00:00

  #若露大婚,旧爱跳楼自杀#

  #露华浓结婚致电花想容,疑似逼死花想容#

  #花想容选择若露大婚跳楼,致命的报复#

  ……

  若非群和露华浓结婚这一天,霸占的不仅仅是娱乐版面,因为花想容的跳楼自杀,而霸占了各大新闻的主页。

  惊爆的已经不是娱乐圈,而是整个华国!

  一时间,若非群和露华浓甚至包括寰娱世纪都被推到风尖浪口,影响之大,就连稳如泰山的贺震都变了脸色。花想容对他说要任性一次,他还以为是退圈那么简单,没有想到花想容会选择这样的报复。

  在若非群和露华浓这件事情上,公司是有点对不起花想容。

  为了不暴露华浓未婚先孕,公司对花想容说,若非群不承认露华浓的孩子,他们会安排露华浓堕胎,捂住这个事实。如果若非群承认,那么花想容就要听从公司的安排,对外公布她半年前就和若非群因为感情不和分手。

  这样是不想旗下的艺人撕得难堪,维护公司形象是艺人的职责,写在合同里的条款。并且公司把主动权给了若非群,自问已经对花想容格外的优容。

  “董事长,花想容的事情影响太恶劣,我们公司今天股价大跌。”贺震的特助急的团团转,“花想容实在是太过分!”

  “我没记错,当初是公司让她和若非群捆绑……”贺震吸了一口烟斗,“可惜了……”

  在得知花想容命不久矣的时候,他就觉得可惜。现在出了这件事,他更可惜。

  像花想容这样的人,能够再给她十年时间,他相信花想容一定能够站到星河之上,再也不是闪耀的星星,而是众星捧月的独一无二。

  “董事长,要不要放出花想容命不久矣,引导舆论……”

  特助的话还没有说完,贺震就抬手打断:“死者为大,让时间来冲淡,露华浓那边就让她婚后好好安胎……”

  死者为大,就算这个时候爆出花想容得了绝症,也已经无济于事。只会激怒花想容的粉丝,现在贺震唯一欣赏和安慰的就是,花想容走前把她的粉丝安排的很好,有着大粉的引导,花想容的粉丝除了对花想容的死悲痛伤心以外,没有参与对若非群和露华浓甚至寰娱世纪的指责。

  就凭这一点,花想容没有对不起寰娱世纪的地方。

  露华浓以为她赢了花想容,却不知道她彻彻底底的输了一切,得到了一个永远不会对她有心的丈夫,他们夫妻间隔着一条血淋淋的生命,就算若非群再负责,就算露华浓她再努力经营,都不可能得到若非群半点温柔和怜惜。

  寰娱世纪也会渐渐的放弃露华浓,时间可以冲淡很多,却很难让人忘记逝去无法挽回的生命,以后看到露华浓,世人就会联想到花想容的死。

  她的声誉和好感想要维护起来实在是太难,就连她现有的粉丝无论多么的憋闷和痛恨花想容,都不敢撕,毕竟人已经死了。

  尤其是露华浓做了最错的事情,她选择和若非群在花想容三十生日当天成婚。原本是想要狠狠的打脸花想容,却没有想到花想容在生日当天跳楼自杀,而成了她被路人声讨的理由。

  用生命丢下一颗炸弹的花想容,以为她就此解脱。

  胃里一阵阵的抽痛让她有了意识,第一想法就是她都死了还摆脱不了胃痛!

  挣扎着她竟然睁开了眼,是有着重影的灯,渐渐有消毒水的味道拂过鼻息,她又听到了自责的低弱的哭泣声。

  “想想,你醒了,还疼不疼,不要动。”头上悬着三颗关怀的脑袋,一对夫妇和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男孩,他们都很担忧。

  小男孩还紧紧的拽着她的手,花想容动一动就感觉到他紧了紧。

  花想容大脑一片空白。

  我在哪里?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好一会儿,花想容才弄明白自己竟然重生了,成了一个未满十六岁的小姑娘,叫做云想想。而这个小姑娘疑似因为不明原因,想不开就服安眠药自杀!

  刚刚洗胃醒来,难怪她会觉得胃痛。

  可千万别折腾出胃病,上辈子她被胃痛折磨了十多年,她恨胃痛!

  看着这一家人,花想容突然涌出一股悲痛的情绪,她知道应该是云想想残留的情感。

  在心里轻叹一声:你要是回得来,就回来。你要是回不来,就安心的去,我会把你爸爸妈妈和弟弟当做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弟弟照顾。

  花想容说完之后,就感觉昏昏沉沉的大脑瞬间一轻,突然袭来的放松之感,让紧绷的她陷入了黑暗。然后一波记忆涌入她的脑海里,她认认真真像往年读剧本一般将小姑娘的一生读完。

  终于明白小姑娘为何想不开。

  小姑娘的爸爸是高中教师,妈妈曾经是个舞蹈老师,生了弟弟之后就做了全职太太。在这种可以称之为书香之家长大,她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长得漂亮,多才多艺,学习成绩棒,无论是左邻右舍,还是学校,只要提到云想想,那无疑全是夸赞。然而云想想并不是那种天才,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学习任务越重,已经习惯被人夸赞,被名声所累不容别人对她有一点点怀疑的云想想,对自己越苛责。

  因为她不习惯喊累喊苦,造成了父母对她定义为天才,就没有第一时间体会到她的压力和痛苦,反而越发严苛的要求她。

  现在高二的她,因为上一次考试成绩不理想,被班主任当众批评,小姑娘容忍不了自己的不完美,又被不对付的同学刺了两句,就承受不了吞服安眠药……

  小姑娘实在是太乖,平时又安安静静,加上这次班主任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

  到现在,不论是父母还是学校都还不明白她服安眠药的原因!

  幸好她接手,否则这对父母和学校只怕不知道要怎么个闹法。

  从这一刻起,她就是云想想。

  不由翻白眼,重生了还摆脱不了那首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