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青青春鸟

篇三十三:姜皮皮的生活

青青春鸟 左梦右寻 2044 2018-12-07 06:00:00

  当然,我也安稳,学习之余,听听楼下的吉他声,看着那个人离开,我总是坐在离姜皮皮很远的地方读书,他习惯在一个陌生的角落中可怜兮兮,我则是坐在他的门前,看书看窗外露出头的高树,树木由于顶端效应都是枯死了,露出惨兮兮的枯桠,渐渐没有了曾经的青葱。

  门外的阳光从清晨驶入姜皮皮的302室,在下午的时候,落在他的桌前,他不说话,也不出现,阳光总是照我,总是漠视他,让我有些沾沾自喜,我们之间可能都是怕生,也许都是怕尴尬,亦或者是想保留一个美好的念想,毕竟这么多年,遇见你后一切都是奇妙起来,若是没有你,更别说什么多情可言,姜皮皮正好能恰到好处地勾起我的那一点奇妙,他每天都来读书,我把好书写个名单,放在他的书桌上,他帮我去找,他在那座繁复的太极图中从不会走失,也不会迷路,更没有人偷窥。

  他读书很快,张爱玲的丛书,在他那里不过三两日已经能见到最后一页的书签,他总是用一张暗白硬纸作书签,自己用笔在上面涂涂画画,我在的时候每天都看他写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他的思维很幼稚,总是不成熟,似乎是胡乱的涂鸦,若是仔细去看,等他的涂鸦接近完工的时候,定然是一本书几乎读完了,小卡片则是留在了书里,留给下一个读书的人。

  他的小脑瓜袋子装着很多的东西,会写三两句的短诗,也会写密密麻麻的打油诗,还有些随笔感悟,让我不敢恭维,浅显而又脆弱,像是一个个骨感的理想一样,似乎和他这个人合辙押韵,完全没有半点的生僻。

  我早上的时候懒床,他经常来,却是不爱晒阳光,傍晚的时候,我经常来,他又是不来,我们接替着占据这里,常有迷路的大学生走进来,我很客气地请他出去,他们好像也是忌讳这里,会灰溜溜地离开,从来不会主动打扰。

  后来玉露多肉也是被他移了进来,放在窗台前,早晨时候,他将它移在南窗前,傍晚了,我再搬回北窗根底。

  她总是恹恹的倦懒,总是没精打采的样子,让我很担忧也很伤心!

  姜皮皮也是个多情的男子,他除了害羞和胆小,也会打扮这里,A栋楼302房子的最后有一面白墙,北边和南边是玻璃窗子,正西面是一面可有无的黑板,他买了一张很大的壁画,我没能看清那是一个什么,他开始从墙根底贴起,一直往上蜿蜒,向着四周辐射开来,我想着要帮忙,最后则是没找见头绪,所以只是嚼着零食在他的杰作前欣赏,慢慢看出来了原型。

  我以为他会加快进程,在今年最年末完成这一幅佳作,可是并没有,他慢慢淡了下来,我都能看见他放弃的样子,但是他每天都要来读书,玉露在我最后一堂考试后消失,302室异常的洁净,姜皮皮临走前打扫的很干净,也算是和我告别。

  想着素未谋面的姜皮皮离开,内心里竟然是有些空落落,意外地有些依恋不舍,让我觉得好笑。

  李黎在我离开的时候,刹那出现,我站在进站口,他在门外的栅栏旁唤我,一脸的笑意,满头大汗,挥舞着手臂,将什么递了进来,我被人群拥挤着,拿了东西被迫往前一直走啊走,等我进了车站想要再出去,可就是难上加难,我望着臃肿的人群,透过厚重的落地玻璃看他,他也是站在人群里,露出好看的微笑,一直等在栏杆外,嘴里念念有词,我拿出手机示意给他,他紧了紧衣袋子,露出一抹讪笑,他大声说着什么,人群济济,我根本无从分辨,大致能猜到他的手机没有电了。

  他在逆冬里挡着寒冷,呵出粗气,头发上的汗水被冻成冰条子,我好心疼他,终于是等人群渐渐舒缓的时候,奋力挤出门,在进站前广场和他隔着一道南北分离的栅栏默默注视着对方,人流划过我们的身边,我们就像是大海中的一盏明灯,在激流勇荡里安然寂静。

  伸手,他一时失神,探手抵上来,握住我的手,脸颊绯红,我则是觉得要融化一样,内心一阵发紧,却又觉得无比的舒适,好温柔,好温暖。

  我们像是两个执拗的孩子,牵强地牵着对方的手,很久了直到握不住才是松开,露出尴尬的一声笑,各自心怀心事,扭扭捏捏谁也不肯多说话,生怕是一个不小心打破了这美好的默契,我还是很顽强地仰起头,认真地摘去他发梢上的冰条子,将他们掷在地上,慢慢在风中吹散。

  我去了自己的新围巾为他缠上,他笑着,低下自己的头,嘴角蠕动着,说谢谢!

  我这才发现,他不穿破旧衣衫的时候别提是多么的俊俏,一身干净玄黑的妮子罩着他单薄的身子,更显笔挺,更兼有几分风骨,干净利落到似乎是一个符号!

  我笑称他帅气,他则是含羞地低下头,继而抬起来,很认真地对我一字一句:“南,你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美丽女子!”

  我仰起头笑,似乎是很不文雅,他则是看得呆了。

  列车要出发了,我恨不得能让它再晚点一会,终究是真的来了,我重新与李黎告别,说出再见的时候,我的内心突然是被什么揪住了,脱不开也剪不断,终于忍住留恋,狠心转头,夹杂在拥挤的人群里,一直往后退去,渐渐远离了他,心情似乎是被点燃了一般,小火苗腾腾往起涨,绝难自矜。

  检票登车,我一直在想他,想他傻傻在外面会着凉,在火车上安顿下来后,急忙给他发了信息:“赶紧回去,小心冻病了,还要我来顾你,害我担心不好,你赶紧回,我们再聊!”

  我怀揣着侥幸心理,期待着他的手机突然有了余电,使他能看见,又或者是奢想他机灵,赶紧回去充了电,甚至会意想天开,想他的天才大脑能接收电磁波,收到我的简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