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善哉,玉风车

第四十九章 夕阳红诗意晚晴 异国风佛前婚礼

善哉,玉风车 诸声德 5875 2019-03-15 12:54:30

  135,夕阳晚晴

  一周来日本参访团与山东省经贸交流非常顺利,先后签订了15项经贸合同,10项意向性合作协议。进入第八天,是参访团活动时间,山东省政府安排旅游公司相关人员陪同参访团成员登泰山,大家兴奋不已。按计划川岛雄二和渡边弘一在罗青长的陪同下去吴广才家认亲,进行日中文化交流活动。早已经耐不住性子的渡边弘一西装革履,在旅馆里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自嘲地说:“渡边君你老了,两鬓斑白,再不与妻儿相见,连夕阳红都没了。”

  川岛雄二敲了敲渡边弘一的房门,渡边弘一随口应答着“请进”,就转过身来;川岛雄二已经来到身边,说:“渡边君,今天要打扮得漂亮点,别老气横秋的。”

  渡边弘一整了整衣着,抖擞精神说:“怎么样?这样相亲可以吗?”

  “嗯,不错,我们的渡边君稍微整理一下,就好汉不减当年,弟妹见到你一定会春心荡漾。”川岛雄二笑着说。

  “别在这里调侃了。说正经的,见到他们我该怎么说好呢?我还真的感觉到为难起来。”渡边弘一一说。

  “那我教你,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拥抱弟妹就得了,大家哄堂一笑就算有了见面礼。”川岛雄二开玩笑地说。两个老同学开心一刻的调侃,让心情放松多了,接下来他们商量去岳父吴广才家的一些细节。因为是罗青长陪同前往,因此对于渡边弘一和川岛雄二,只要随机应变就行了。两人正说间,罗青长到了,彼此寒喧几句就上车了。

  吴广才家在省政府大院的职工宿舍里,一栋老式的二层楼,单家独院。罗青长叫司机停好车,引渡边弘一和川岛雄二来到吴广才家。

  吴广才和孙莉、霖儿和渡鹄、艳梅都已经在家里等候多时。按照省政府预先的通知时间,霖儿和渡鹄都提前一天到达。根据中日双方商量,作为中日文化交流的活动,有个见面仪式是要在吴广才家举行。吴广才和家人商量将楼下客厅和会客室连成一气,挂上彩带和彩灯,先让吴广才和孙莉在客厅接受渡边弘一的拜见,然后吴霖霖等在里面会客室接受渡边弘一的赠礼;接着渡鹄和艳梅接受渡边弘一的赠礼,最后渡边弘一和霖儿共同接受渡鹄和艳梅的三拜大礼。

  罗秘书长一行的车队,刚开进省政府职工宿舍大院,就响起了惊天动地的鞭炮声。大家下车后步行走到吴广才家门口,但见吴广才家门前小鞭炸响,家门两边大红对联上写着:“革命人家孝感天地,亲善和睦光照日月”、横批是“世代万兴”,一派祥和气氛。渡边弘一走在最前面,川岛雄二和罗青长在其后。吴广才家的客厅明显作了布置,堂中一张方桌上摆满了五盘水果,吴广才和孙莉分列方桌两边,方桌的背面挂满了从二楼拖下来的彩条,和间或的金银纸卷条形成对照,背景热烈、喜庆。方桌两边有八张座椅,被两张茶几间隔着。

  渡边弘一一跨进大门,一副端庄的中式彩暖大厅引入眼帘,吴广才端坐中央。渡边弘一顾不得多想,进了门就朝吴广才单膝跪下双手抱拳,行起了中式的参拜大礼。大声说:“岳父大人在上,受小婿三拜。”吴广才连说:“免礼免礼。”接着渡边弘一如法炮制地给孙莉行礼,孙莉急忙上前扶起渡边弘一,嘴里说:“折煞我了,渡边君起来,免礼,免礼。”于是同时招呼川岛雄二和罗青长在大厅就坐。

  渡边弘一在大厅完礼后,接下来去了里屋客厅,见到日思夜想的吴霖霖,激动得泪水滚落下来。他把事先准备好的“金品盒”交给了吴霖霖,两人相拥数分钟,泪水交织在一起。稍顷,吴霖霖告诉渡边弘一,孩子们婚礼我们没有赶上,这回要补办婚礼上的礼品。渡边弘一和吴霖霖将事先准备好的两个大红包,分别交给了渡鹄和丁艳梅,并接受小两口的跪拜大礼。礼毕,大家都汇集到大厅。

  大厅里顿时气氛活跃起来,罗青长说:“这次安排见面活动带有中日文化交流性质,也是参访团的一项例行活动,感谢团长川岛雄二先生亲自参加见面礼。在中国的参访活动结束后,吴霖霖和渡鹄、艳梅还要去日本参加在那里举办的日本佛前式婚礼,将中国女儿吴霖霖正式嫁给日本的渡边弘一先生。虽然渡边君和霖儿都历经了35年离散的艰难历程,但是风雨过后是彩红,这个婚礼相信有川岛雄二团长的策划,一定会办得风风光光,体体面面。”

  大家热情鼓掌赞成罗秘书长的良好祝言,接着川岛雄二说:“这一次我们要见证日中两国文化的历史渊源,虽然在婚礼的办法上两国尚有差异,但是内在的联系还是非常紧密的。早在十五世纪日本江户时期就借鉴了中国的儒教礼仪和孝廉精神,祭神拜祖,厚敬长辈,都是这一精神的传承。我们记起这些礼教,也就是重温日中友好的历史,使我们两国人民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川岛君的讲话激起现场的热烈掌声。

  渡边弘一怀着十分激动地心情说:“我和霖儿作为夫妻,经历了35年的离散磨难,过着隔离相思的日子。之所以能够坚守至今,相亲相爱始终如一,得益于我们不变的相爱情怀和彼此的真诚信赖;得益于我们的儿子渡鹄自强不息奋斗不止的决心,他的孝心也是支撑母亲坚持活下来的勇气。霖儿的血液中有着岳父的刚毅和果敢的基因,我也得到岳父的指引和救助,这也是让我们俩婚姻存续下来的重要因素。我们现在被浸泡在爱的海洋里,虽然我们接近黄昏,却有着诗意般的夕阳晚情。”

  渡鹄流着热泪称赞爸爸的激情发言,他说:“爸爸的诗意般夕阳晚情,说得太好了,真的让我们晚辈们感动涕零,我为有这样的爸爸妈妈而骄傲。我和艳梅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相信我们能继承父母的意愿,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尽量不拖爸爸妈妈的后腿,做个积极向上的人。”

  吴广才最后说:“感谢川岛雄二团长为中日经贸合作所做的努力,中日邦交虽然还没有正常化,但是我们民间可以热闹起来,为将来的正常化做点准备。我等着实现正常化的那一天去日本看看,相信川岛雄二团长一定会好好接待我。这次你们来山东之所以参访成功,是与罗秘书长的鼎力相助分不开的,在这里请让我代表全家感谢省委省政府的关怀和支持,感谢罗秘书长的大力相助。”川岛雄二和罗青长在吴广才说话期间连连推说前辈客气了,同时深感前辈胸怀宽广,高屋建瓴。

  罗秘书长告诉渡边弘一晚上留下来陪陪自己的父母和妻儿。川岛雄二也赞成渡边弘一暂时留下,两天后,请罗秘书长派车将女方参加日本婚礼的相关人员送到参访团住地,我们集体乘船去日本。罗秘书长欣然同意,保证安排好行程不会有误。川岛雄二再三感谢罗秘书长的精心安排和周到服务,表示欢迎罗秘书长有机会率山东经贸代表团访问日本,我们将恭候大驾光临。

  交待了相关事宜后,川岛雄二回到了住地,和名古屋市长横田茂商议回日本举办渡边弘一和吴霖霖的佛前婚礼的相关事宜和细节安排。

  136,佛前婚礼

  渡边弘一在岳父家住了两天,祖孙三代一大家子人开心无限。大家听着渡边弘一讲述日本婚礼的各种套路,有神前婚礼、佛前婚礼、教堂婚礼、人前婚礼等形式。为什么选择佛前婚礼?主要是考虑到自己的母亲和妻子都是佛教徒,对佛教的信仰容易引起共鸣,所以确定举办佛前婚礼。渡边弘一说:“其实婚礼只是个仪式,是一个向世人告示的过程。然而最主要的是两个人真心相爱,矢志不渝地把爱进行到底,这样的婚姻才有坚实地基础。我感谢霖儿对爱的忠诚,感谢霖儿为把渡鹄培养成人,吃尽了千辛万苦。这就是真爱无可替代。”

  “渡边君,你也别表扬我了,你也不简单啦。记得在少林寺我见到你的时候,当时真的让我目瞪口呆,你从一位侵华日军变成日本八路是多么的不容易,你为中国人民赢得战争的胜利立下功勋,这就坚定了我为你牺牲一切的决心,甚至愿意把一生交给你也不后悔。我知道你回日本日子也不一定好过,会遭到骂名和白眼,但是你挺过来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可以在日本娶一房太太,重新生活,但是你却坚持不娶,这也是我们能走到今天,结下善果的根源。”霖儿说。

  “当然这事还得感谢岳父大人的救命之恩,是岳父给了我重生再造的机会,因此我在日本一直坚持日中友好,不管外界怎么干扰,怎么为难我,再大的委屈我也能承受。我坚信,日中两国人民是世代友好的,相信霖儿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谁知道这么一晃就是35年啦。”渡边弘一说。

  吴广才说;“说得好。我根本没有想到霖儿居然跟了一位日本人,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肺都气炸了;尤其知道霖儿妈是被你们气死的,我真的不想认你们了。于是我卯足了劲去参加抗日。当得知渡边弘一是蒙阴日军的头,我就请命当先锋,非亲手宰了这小子。可是当我冲进渡边弘一的办公室,看到他正要切腹自杀的一刹那,我心软了,这样一来,霖儿不就守寡了吗?于是也没多想,就‘当啷’一枪打下了他的武士刀。后来得知渡边弘一的日本八路当得不错,我暗暗庆幸自己做得对,霖儿的眼力不差。但是也曾为渡边弘一回国后,霖儿怎么办担忧。现在好了一切都真相大白,功德圆满了,我也省心啦。”吴广才说完,满心欢喜,笑个不停。

  一家人这两天一直浸泡在回忆、惊愕、激动、欢笑的气氛中,突显亲情的温暖和无比兴奋的心情,尽享人世间的天伦之乐。

  吴广才接到罗秘书长打来的电话,通知参加日本婚礼的人员做好准备,半小时后来他家接人。吴广才立即招呼霖儿叫相关人员做好准备。霖儿通知渡边弘一、渡鹄、艳梅他们做好准备。渡边弘一轻声提醒霖儿玉风车是不是带在身边,霖儿应答“那还用说”。渡边弘一微笑着亲了亲妻子。

  不一会儿,省政府的小车来到吴广才门前,吴广才把一大包山东土产品交给霖儿说:“这点东西是当地的土产,送给渡边弘一的妈妈,别嫌太土太少。这可是正宗的山货。”霖儿笑了笑点点头。然后吴广才对大伙儿说:“祝福你们一路顺风,早点把日本人民的真诚友谊带回来!”

  离开山东前,在参访团的最后一次会议上,罗秘书长到会给全体成员送行,祝福参访团凯旋回归,一路顺风。川岛雄二代表与会人员感谢山东省政府和人民的热情接待。

  送走了罗青长,川岛雄二回到会议室。他再三强调这次回日本,大家都愿意集体参加吴霖霖与渡边弘一婚礼,这可是件大好事,要求与会者善始善终,借以表达日本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不要闹笑话,出差错。具体怎么做请横田茂市长负责,接着横田茂市长就此事做了部署和交待。

  第二天一早,四辆豪华大巴将参访团人员送往济南火车站。开往青岛的火车准点发车,正点到达青岛站。根据省政府安排,青岛市政府派车将参访团送达青岛港。在青岛送行的人群中,艳梅和渡鹄意外的看见自己的爸爸妈妈也在其中。在临时休息室,艳梅的父母见到了吴霖霖和渡边弘一,两亲家的短暂相见,格外亲切。艳梅妈妈含着泪花对孩子们说:“一路上好好照顾你们的爸爸妈妈,从日本安全回家时,我们再为你们接风。”

  “记住了。爸爸妈妈你们请回吧,绝对放心。”渡鹄和艳梅说。

  “上船啦!”有人在吆喝着。在川岛雄二的指挥下参访团全体人员集体上了日本的邮轮“日之丸”,许多人惊叹回程居然再一次登上日本邮轮“日之丸”。大家各就各位,一切安顿好后,川岛雄二来到渡边弘一的船舱,告诉他,日本那边接应的人员先把参访团人员带到真福寺(观音寺),你在侧厅带吴霖霖更衣,我已经做了事先安排,化妆好后,按照时辰安排祭拜。你要积极配合,招呼好你的妻儿,他们可什么都不懂呀。渡边弘一笑着点点头。

  霖儿接上去说:“没事的,川岛雄二先生,我们已经听过渡边君的介绍,既然答应了,我们就会按照你们的风俗和习惯去做。请你们绝对放心我们的领悟能力,我们会做得很好,很出色的。”

  “那真好,我就知道弟妹聪明过人,智慧和品位都在渡边弘一之上,我非常放心”川岛雄二说。

  经过两天两夜的海洋行程,“日之丸”安全到达名古屋港。按照事先的安排,名古屋港聚集了许多人群,市民们组成了欢迎队伍,这让渡边弘一、霖儿及孩子们惊喜不已。名古屋市商工会的负责人指挥着车辆接应参访团的人员,开赴真福寺,大家伙儿在真福寺内临时休息,要求不得走远。渡边弘一和吴霖霖被带进寺庙一个偏厅,在那里等候的化妆师将霖儿打扮成“不折不扣”的日本姑娘。全身着外面洁白内里大红喜衬的婚礼服,彰显洁白无瑕的外表和内心红火的寓意,渡边弘一也换上了一身标准的日本男人的和服。两人化妆好后被带进大雄宝殿,正在大殿前等候的渡边弘一两位姐姐迎了上来,渡边弘一向霖儿做了简单介绍,就随两位姐姐进了大殿。

  两位姐姐引领渡边弘一和吴霖霖,以及孩子们向佛像菩萨叩首后,被带到一个祭祀厅,让渡边弘一和吴霖霖在佛像前宣读事先准备好的结婚婚约;再向祖先报告两人喜结百年之好的心愿,供奉先人的牌位上写着渡边修和李荷花。渡边弘一告诉霖儿,渡边修是自己的父亲,霖儿深深地鞠了一躬;当吴霖霖看到自己的母亲李荷花的牌位也被展现在眼前的那一刻,泪水就滚落下来。她对妈妈说:“亲爱的妈妈,我在异国他乡祭拜祖先时,看到你能见证我和渡边弘一的婚礼,我异常兴奋。我和渡边君喜结连理时至今日,是上天好生之德,也是你和爸爸积的阴德所致呀。我们将会白头到老,相亲相爱,等我有机会一定带渡边弘一去你的老家祭拜,”

  “对对对,这个愿是一定要还的,你的女儿和女婿决不食言。”渡边弘一说。

  接着渡边弘一和吴霖霖将事先准备好的白色剪纸做成的又细又薄的“纸垂纸藩”缠绕在插花树上,这样的玉串奉奠的仪式,被视为为亡故的亲人招魂,永保平安。渡鹄和艳梅也跟在大人的后面学着去做。整个活动都是受渡边弘一的母亲指派,在两个姐姐引领下完成的。

  完成了佛前祭祀活动以后,人们被两位姐姐带到正在敬香的渡边弘一母亲小河美子面前。两位姐姐和姐夫先向母亲鞠躬敬礼,接着渡边弘一和吴霖霖上前鞠躬敬礼,两人在妈妈面前表态喜结良缘白头到老。接着双方互赠礼品,渡边弘一的赠品是五金七彩。五金是戒指、耳环、手镯、项链、脚链,被装进金品盒;七彩是末广(白扇)、友志良贺(白麻线)、子生妇(海带)、松惠节(鲣鱼干)、寿留米(干鱿鱼)、家内喜多留(柳樽)、金包(彩礼钱)。吴霖霖回赠两锁一包:即金锁银锁,金线绣荷包,表达自己的心愿。母亲小河美子看到两口子恩恩爱爱,嘴角上挂满了笑容,口念“阿弥陀佛”,手敲木鱼,节奏越来越快。做完了这些功课之后,两位姐姐又指引渡边弘一和吴霖霖去偏厅换装。

  渡边弘一和吴霖霖换装后被带进一个巨大的餐厅去吃“披露宴”。宴席由名古屋市长横田茂主持,他说:“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全体参访团成员祝福渡边弘一和吴霖霖喜结连理,新婚大吉!这一次日中经济文化交流非常成功,是全体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川岛雄二团长和渡边弘一教授友好合作的佳品。今天这个佛前婚礼更是非常成功,他进一步见证了一对新人的大喜大吉,更是日中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最好印证,是个好兆头。”

  受主持人横田茂的委托两名司仪上台主持婚庆典礼,当宣布新郎新娘上台的时候,一片欢呼声,要求新郎新当场接吻,长时间的鼓掌让渡边弘一鼓足勇气亲吻吴霖霖,突如其来的亲吻让吴霖霖的脸一直红到耳根。几个参访团人员的歌舞表演,拉开了披露宴的序幕,气氛异常热烈而生动活泼。

  夜幕徐徐降落,披露宴一直在进行着,当婚礼主持人横田茂宣布婚礼到此结束,与会人员慢慢疏散开来,欢乐和遐想依然回荡在空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