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盟友1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178 2019-05-16 02:24:08

  附近的路灯已经坏了,下车时全靠瞎摸。

  阮甜刚一站稳,后面下来的人,猛地撞过来。

  幸好k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不然阮甜真的会被撞飞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天太黑了。看不清楚。没有注意前面有人。”似乎感觉到自己撞了人,男人连忙出了声。

  “悦歌,你用异能照明一下。”宇宙连忙出声。

  天完全暗了下来,虽然面前可以靠着视力勉强地辨认房子的轮廓,可地上会踩到什么,有没有坑。完全是注意不到的。

  悦歌迅速地从手心里燃起一束火光。

  勉强可以照亮周围的坏境。

  只是还没有找到暂时可以居住的地方,所以大家也只能勉强靠着点点火光走。

  “阮甜,我记得之前有给你几根蜡烛,你找一下。”k突然出声。

  阮甜刚想问什么时候。

  随即闪过一个想法,k肯定是在暗示她在空间里找一下。她连忙反应过来:“我之前好像是放在背包里,我找一下。”

  “需要我照明吗?”悦歌跟着问了一句。

  阮甜摇摇头:“不用了,背包就这么大,随便用手一摸都可以找到。”

  说完,她便把背着的背包拿了起来,随即用意念开始在空间里寻找着蜡烛。

  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了蜡烛。

  她拿了一包蜡烛出来,一一分给大家。

  然后悦歌用异能给大家都点燃。

  也就不再用悦歌的异能照亮了,毕竟一直使用异能也是对体力的另外一种消耗。

  异能消耗尽了以后会特别累,完全是身体最虚弱的时候。

  所以异能者一般都很忌讳异能用尽。

  空荡荡的公路上,两旁立着各种大树高楼商店。

  大家舍弃了开来的车辆,随意地扔在路上。

  其实车辆并不少见,大街上到处都是被人废弃的车辆。

  大多一般都是没有钥匙的。

  走了一会儿,阮甜忍不住开口:“一路上那么商店门大开,我们为什么不进去。反正也是暂时居住,明天就可以离开。”

  k还没说话,宇宙温和的安抚:“不是我们一定要走那么远,这座城市有些诡异,楼上或多或少都有几个丧尸在拟人生活,并且把自己当作人来看待。所以我们能不去打扰就不去打扰。”

  阮甜跟付玉明顿时就惊了。

  明明一路上过来,都安静地不行。

  谁知道楼上居然还有活着的丧尸?!想想就觉得恐怖。

  “丧尸拟人化是怎么回事?丧尸不都应该是嗜血的吗?怎么可能会拟人化。”苏酒敏锐地发现宇宙话里的不对劲儿。

  温柔蹙眉:“丧尸本来就是人,变成丧尸以后应该不会再把自己当作人了啊。”

  宇宙叹了口气:“我要是知道这些丧尸为什么会这么与众不同,我就不会在这跟你们一起杀丧尸,而是去当科学家了。”

  k倒是一直保持沉默是金的状态。

  所有话题都是不参与。

  付玉明呢,纯属没听懂什么意思。

  “这里可以。”k停了车脚步。

  在一家独栋别墅门前停了下来。

  悦歌几个人连忙去推门,大门完全是没锁。

  推门进去,阮甜首先去开了灯。

  没电。

  有些沮丧起来。

  看来,现在就得靠这些蜡烛照明了。

  这些想着,她又从背包里拿出几包蜡烛。

  然后跟温柔一起把蜡烛点燃,放在大厅周围的桌子上。

  虽然烛光有些昏暗,可现在也是唯一的照明工具了。

  k见他们在搭帐篷,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宇宙走了出来,与他并肩。

  “你也感觉到了吧?”

  k有些懒散地倚靠在门栏上,双眼望着远方。

  虽然目光所致都是一片黑暗。

  “你想说什么?”

  宇宙笑了笑:“我只是想在出这个城市之前,我们可以一起行动吧?”

  这意思就是要盟友到底了。

  “哦?那我为什么要答应你?”k饶有兴趣地反问。

  宇宙勾着笑,意味深长地说:“你那位女朋友,蛮厉害的呢。”

  k仍旧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眼睛眯了眯。“我这个人可是最讨厌被威胁。”

  “所以,我并没有说什么。你答应我,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何乐而不为呢。”宇宙依旧是面带微笑,语气温和的样子。可说出来的话,与他的样子又南辕北辙。

  k沉吟半响还是答应了。

  阮甜在听到他话时的一脸懵逼,在找东西时找了四五分钟。

  宇宙起疑会很正常。

  只是他现在并未猜到什么,只是单纯地觉得她这个背包可能是一个空间。

  而且就算真的撕破脸,他也有办法保全阮甜。

  所以对他的威胁,他还真没有在意。

  至于为什么会答应。

  这个城市太诡异了,目前的经历过的所有看来,变数太多。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这才是他会选择合作的原因。

  别墅里大厅蛮大的。

  容纳二三十人都不成问题,何况他们这不足十人。

  宇宙打算晚上守夜,而且大厅里也有沙发,所以打算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上。

  悦歌听后啥都没说,然后过了会儿沉默地去拿了桌子上的毛巾把堆积落下的灰尘都拍掉。

  阮甜跟付玉明两个人就无聊地盯着悦歌行动。

  悦歌完全不顾惊讶地两人,自顾自的。

  阮甜拍了拍付玉明的肩膀,感叹道:“你要是什么时候有那个悦歌那么聪明又细心听话的话,我估计k睡觉都要笑醒了。”

  付玉明把衣袖往上挽了几转,不甘示弱地反驳:“我也可以。”

  k面无表情地转头看了两人一眼,一言不发。

  “阮甜,别胡闹。”隔了一会儿,k移开视线,扔下了一句。

  阮甜朝着k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反正他也看不到。

  在阮甜看不到的方向,k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目睹他们的打情骂俏后,宇宙感叹道:“还是年轻好啊。”

  付玉明捂住自己被吓得一跳一跳的小心肝,哀怨地瞅了一眼阮甜。

  老大的气场真的不是一般大啊。

  那个眼神,杀死他也足够了。

  苏酒跟温柔坐在一旁旁观着这一出好戏。

  “你跟阮甜比,你总是被弄死的那个。”苏酒毫不客气地插了付玉明一刀。

  平时苏酒都是坐山观虎斗,当然是母老虎阮甜跟公老虎k的打情骂俏。

  付玉明不可置信地望着苏酒,感觉自己的心脏又中了一刀,

  对比这边其乐融融的场面。

  宇宙那边简直是一点声响都没有。

  悦歌安静地坐在宇宙旁边,其余几个人,也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大概都习惯了安静地场面。

  所以对那边的场景,也可以面无表情的对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