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路程2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3420 2019-04-08 05:22:05

  下午时分军队方面方面给异能们都派发了请柬,大概意思就是:有着诸位异能者们鼎力相助,如今基地才能安全下来。所以特意办了晚宴答谢大家。

  阮甜瞅了一眼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打算去吗?”

  k表情淡淡的,随手一扔,“你想去吗?”

  阮甜歪头想了想,“我都可以啊,我要去问一下温柔姐,她如果想去的话,那我也要去。”

  温柔看过来,愣了下,无所谓的回答:“我都可以。”

  付玉明倒是更加的有兴趣:“去呗,说不定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小姐姐也说不定。”

  苏酒也眼睛一亮,这样的宴会在末世前他就去过不少次数了,不过当时多少是奔着红酒去的。美女对他来说,大多只算是消遣。

  他这个表情,多数是因为红酒。

  付玉明却是不知道的,以为他也是同样的对妹子感兴趣。

  k勾了勾唇,“那就去。”

  阮甜有些担心:“去的话是不是需要穿礼服?”

  现在这个时代,哪有那么多礼服给大家穿?

  k表情有些深沉,朝着阮甜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阮甜不明所以,朝着他所在的沙发移动了几步,表情有些懵懂:“你叫我干啥?”

  k却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怎么变蠢了?”

  “……”她毫不客气地拍掉了k的手背,表情有些不太好。

  “啧。”他也不介意被阮甜打了一巴掌,只是表情有些似笑非笑:“你自己有没有心里没点数吗?”

  这话说的……

  阮甜猛地拍了下自己的头,反应过来。难怪k会这么反常地摸她额头了。

  她自己有空间这个金手指,当初装了那么多东西,谁知道会不会有几件礼服呢?

  当时只顾着没有礼服这个问题,都快忘了找物资的时候,看到什么东西都装了不少。

  这样一想,她连忙上楼去空间看看。

  付玉明倒是被阮甜这么一惊一乍的表现,给吓到了。

  温柔安抚着:“习惯就好了,甜甜一向都是这样风风火火的性子。”

  晚上八点。

  阮甜穿着好不容易在空间找到的礼服,k他们的礼服其实也是阮甜从空间里拿出来的,都是按照正常的码数拿的,虽然不是很合身,但是也不会小。

  一行五人,温柔挽着苏酒的胳膊,阮甜挽着k的胳膊,就付玉明单着走在最后。

  本来一开始付玉明还因为自己没有女伴怕会被看不起什么的,可在路上时,发现很多异能者都是单独前行,瞬间就平衡了。这也不算只有他一个人单着去赴宴了。

  而阮甜因为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心情有些忐忑,却又有些小小的期待。

  毕竟打扮得这么漂亮,她也不想浪费了。

  进入大厅,遇到了不少今天早上还一起并肩作战的异能者们,浅浅的一个微笑,或是点头示意。

  也算是打了招呼。

  桌子上不少好吃的小蛋糕,点心之类的食物,装扮的很是漂亮。

  温柔走过来,忍不住开口:“不就是个宴会,需要这么奢靡吗?”

  是啊,水晶灯,看着就年岁很久的美酒,精致的点心蛋糕。无不显示着这宴会的奢华。

  k一向不喜欢这些,来也是因着大家的意见。

  索性找了个沙发,安静地坐着。

  阮甜跟温柔也不是很适应,所以都跟着k走。

  而苏酒跟付玉明,一个去品尝着珍藏多年的美酒,一个则是去找小姐姐聊天。

  阮甜他们所在的沙发,可以把大厅所有位置都能清楚的看到。

  尤其是看到付玉明凑上去勾搭一个小姐姐时,阮甜忍不住捂住了脸,总感觉有些丢人是怎么回事。

  温柔显然也看到了,“甜甜,我觉得你可能要给他介绍妹子才行……”

  “介绍什么?打几顿就好了。”顺着视线看过去,k也清楚地看到了付玉明的所作所为。

  “……”k的方式一向简单粗暴,阮甜肯定不会那么粗暴的。

  坐了一会儿,基地领袖沉沐带着一众得力副手们出现在宴会厅。

  甚至在最后的位置,还看到了那位性格有些娇蛮任性的五小姐。

  领袖一出来,周围的人群躁动了一些。

  自动的让开路,迎着目光上了台。

  阮甜忍不住感叹,“不愧是做领袖的女人,完全不怯场。甚至表情沉稳,周身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付玉明不知什么时候从那个小姐姐那边走了过来。

  听到阮甜的话后,接过话茬:“要是不厉害,这个基地恐怕也不会在众多基地中脱颖而出,壮大成如今的四大基地之一。”

  “是挺厉害的。”k也同意的评论了一句。

  付玉明见k说话,又竭力的揭沉沐她们的老底:“其实有这么大的成绩跟她周围的那些副手也脱不开。”

  阮甜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只要没瞎的人几乎都知道。

  “嘿嘿嘿,你们不要以为沉沐信任的只有这几个女人,其实还有一个男的。只不过比起这几位副手,那人几乎从来不出现在众人面前,甚至接触也只是单独跟沉沐一个人接触。”付玉明神秘兮兮的卖了一个关子。

  阮甜也被她勾起了好奇心:“你怎么知道是谁?”

  付玉明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

  抬眼望了望正在讲话的沉沐:“等我回去再告诉你。”

  沉沐讲话,不过就是感谢之类的,至于丧尸围城的事情,倒是一点都没透露。

  k非常好耐心地等着沉沐讲完话后,才提议回去。

  苏酒倒是非常舍不得那些酒。

  “付玉明!!!”一道有些骄纵的女声传了过来。

  付玉明身子一僵:“我先走了啊。”

  说完,就朝着黑暗的地方大步离开。

  追着过来的沉雾非常不高兴,冷着一张脸询问:“你们跟付玉明认识?”

  阮甜有些无辜地点点头。

  “那把你们的地址给我,我明天去找他。”沉雾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表情却又有些冷。

  她身后跟着的几个女保镖,面无表情地提醒着:“五小姐,大小姐吩咐了说你从明天起,这几天都不能出别墅。”

  沉雾听完,表情更加不好起来。咬了咬唇。一脸不甘心地望着付玉明离开的方向。跺了跺脚后,重新返回了宴会厅。

  于是。

  一回别墅。

  付玉明就被阮甜审问了。

  她非常好奇付玉明跟那位五小姐的关系,而且看起来他跟沉沐她们似乎也有些渊源,远不如之前说的什么只是资助长大而已。

  付玉明似乎也没打算隐瞒。

  他喝了口水:“其实也不是很复杂。”

  顿了顿,他表情开始有些怀念起来。“我的确是沉家资助的孤儿之一。不过恰巧被选中了给五小姐当朋友甚至保镖,从小学开始,我们就被教导着要保护她。

  就算付出生命,也要保护好五小姐。

  所以也算是另一种青梅竹马吧。”

  阮甜跟温柔一脸震惊:“当时你们才多大啊?指望你们去保护??这个沉家的家主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苏酒理所当然地道:“其实不算是脑子坏了,这个举动很多大家族的都会这么做。原因并不是保护,而是怕继承人因为认识一些朋友从而走上歪路。如果是自己资助的孩童去与其做朋友的话,可以避免很多问题。也算是另一种监视。”

  k听到这里时,脸色有些不太好。

  苏酒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k。没有继续说下去。

  付玉明笑了笑:“就是这样,我们被沉家的老管家带回沉家的时候,就是要跟五小姐做朋友,可是也不能跨过那道栏,毕竟孤儿始终是孤儿……”

  他还是无法忘记,当初老管家站在幼小的他面前说的那些话。

  老管家一脸轻蔑,很是看不起不到腰部的小男孩,却又仔细的给他灌输一些尊卑有别的思想。

  比如,下人就是下人,不要试图去伤害五小姐。

  五小姐生来就是天之骄女,她想做什么,都要陪着,要哄着,惯着……

  这些话都给当时年幼的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遵循着老管家的嘱咐而走。

  从未有一丝逾越之心。

  他曾经以为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围着五小姐转一辈子。

  可是,末世来临。

  给了他一丝幻想,也让他解脱出来。

  温柔有些伤感:“为什么你不离开呢?”

  “离开?在我年幼时,院长就曾把我卖给了沉家,就像古代那样卖身一样。”说到这里时,付玉明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怨恨。

  “那你之前说沉沐不止只有这几个副手是什么意思?”阮甜及时的换了话题。

  刚刚那个话题,有些沉重了。

  付玉明想了想:“还有一个男人,在末世刚来临前,我还是五小姐的保镖之一,在沉沐家里时。听到他如何仔细的嘱咐着沉沐如何建立基地,如何去找物资。”

  k神色沉重了下:“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曾听见五小姐叫他宇宙爸爸。”

  “???”

  “?????”

  “???????”

  三脸懵逼。

  “不是血缘关系那种,那个男人跟沉沐年纪一般大,我从五小姐那里问过,说是她年幼时生病认的爸爸,关系极其好。只是那人比较低调,基本不怎么露面。我在基地那么久就见过他两次,还都是他来看五小姐的时候。”付玉明接着解释道。

  苏酒有些摸不着头脑:“那末世前你也没有怎么见过吗?”

  他摇头:“我是在末世后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

  比起阮甜跟温柔的不可思议,k反而是想了很多。

  “看来今天这场宴会也是他策划的吧。”k意味不明的来了一句。

  苏酒有些疑惑。“怎么说?”

  “丧尸围城这件事,只要稍微留个心眼都能发现异常,何况是那些异能者们。而这个宴会办的极其奢侈又铺张浪费,很明显在给大家显示,基地其实很强大,也不缺物资。而沉沐虽然没有接触过她,可能感觉到她做事不会这么高调。除非是背后有人指点。”k说完这么大段话,又陷入了沉思。

  其实阮甜很想反驳,她那么多副手其实也可以想出来这个办法,也不能说是那个什么宇宙想的吧?!

  不过见气氛有些凝重,她还是没有开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