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到达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063 2019-02-26 03:03:59

  早上吃完了常清他们准备的早餐后,就开始决定离开这里。

  付玉明在走前也问过他们有没有想法去投奔基地,毕竟人数这么多,食物总是要吃完的一天,在这里待着也不是事儿。

  常清只是笑,并没有决定自己走或不走。

  不过看了一眼他带了那么多的人,有异能的没几个,进入基地交的物资也不在少数。

  考虑清楚再决定总是要好些。

  在公路上行驶了大半个月,终于到达了G市,付玉明倒是对G市的公路十分的熟悉,兴高采烈地通知了一下k跟阮甜后,他整个人都处于兴奋的状态。

  大概是好不容易到达了自己熟悉的地方,总是会比在外面多一分安全感。

  k依旧在闭目养神,即使听到到达G市,神情依旧没有什么波动。

  反倒是阮甜,本来还有些困意,也因为这个消息消散了几分。

  快到下午时,他们终于到达了希望基地。

  “付玉明,你是要跟着我们走,还是自己一个走?”阮甜见付玉明这么兴奋,还以为他是有家人在这边。

  付玉明摇摇头:“我从小就是孤儿,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那种。我肯定是要跟着老大走的!!”说完,发亮的眸子便盯上了下车的k。

  因为是出去做任务,还是比较私密的。

  k跟阮甜他们也只是稍微扫了一下身上有没有携带什么病毒,就轻易的被放了进去。

  立即有个身穿军装的男人,向k敬了礼,下意识地往他身后扫了几眼,面无表情的带他们朝军部大楼走去。

  这个救援任务是私自下达的,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男人带着他们上了二楼,敲了敲门。

  在得到里边的许可后才允许进了房间。

  这是k跟阮甜第一次来希望基地的军部大楼,之前跟沉诺说这个事情也是在任务大厅的办公室里。

  沉诺抬头看向k,眼神有些锐利:“我让你们救援的人呢??”

  语气非常的不好。

  k一点不怂,抬眸对上沉诺的眼:“我们去晚了,碰上别的基地的人。所有人都被催眠甚至攥改了记忆。”

  “攥改记忆??这是怎么回事?”沉诺抓住重点,把目光投向在场的付玉明。

  比起k跟阮甜,他更加相信付玉明,毕竟是从她基地跟物资小队一起出去的。

  付玉明就详细地把被队长出卖,被丧尸包围,再加上阮甜为救他而受伤,又修养一段时间的事情都交代了一番。

  希望基地本来就是女人所扶持起来的,引荐有能力又有实力的女孩也是很正常的。之前沉诺就对阮甜很是感兴趣,不过有k这么一个男朋友在,估计也不会同意让她进希望基地的。

  这么一想,招揽的心,也渐渐冷淡下来。

  针对k跟付玉明的话,她虽信,却也觉得这种可以控制人心的东西有点不可思议,如果真的是有基地拿这种东西出来祸害人的话,那会发生什么,简直不可想象。

  为了慎重,她表情很是严肃:“你们说的事儿,我们会让人专门去调查。鉴于你们这么辛苦,这个任务虽然失败了,我还是会让人分配一半物质给你们,也算是代表基地的慰问了。”

  等出了军部大楼,阮甜简直归心似箭啊。

  她真的非常想温柔姐啊,尤其是好几个月没见过她了。

  k跟在她身后,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付玉明凑到他身边,小心翼翼地搭话:“老大,我可以跟你们住一起吗?”

  “你自己没地方住?”

  “之前是有的,但是现在再去申请会很麻烦,所以我想跟你们一起住。”最重要的是他还想跟k一起混。

  k会不会答应,那就另说。

  反正现在付玉明已经开始学乖,打算赖着她们了。

  回了别墅。

  苏酒端着高脚杯,一个人深情地望向空空的墙,眼神柔情似水。就好像在看他的恋人一般。

  温柔拿了本书在看,也不管旁边坐着的神经病。

  听到开门声音时,温柔开始激动了。

  阮甜飞快地跑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地熊抱:“温柔姐,我要想死你了。”

  温柔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语气轻柔:“你们回来就好了。我也挺想你的。”

  倒是付玉明一进门就看到面对面坐着的苏酒,有些奇怪。

  k一眼就看出这是苏酒的第二个人格,这让他有些头疼:“我不是很想看到你,能回去吗?”他尽量压制了语气,温和了几分。

  苏酒听到声音,转头过来。妖娆地一笑,眼睛请求地超乏抛了媚眼:“我这样难道你不喜欢吗?”

  呕,喜欢个鬼,他昨天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付玉明在心里腹议着。

  阮甜放开了温柔,有些诧异地看向苏酒。

  温柔想起这几天的血泪史,忍不住插话道:“也不知道这苏酒这几天是吃错药还是怎么的,天天端杯红酒坐在这里,叫他吃东西也不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起苏酒这几天的所作所为,温柔真的非常无奈了。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靠着和几杯红酒就能不饿的人。

  “之前跟苏酒相处都挺好的,就前几天晚上回来后就变成这样了。”她又补充了一句。

   k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没事别管他,骂他就正常了。”

  “是吗?”温柔有些半信半疑。

  阮甜倒是知道这是苏酒的第二人格,不过她总觉得这个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样。

  可想了想,说话语气神态明明都是一样的,她想不通。

  “这位是……?”温柔扫了一眼,就发现旁边站在的大男人。

  一进门就发现苏酒不对劲儿,也就没人去介绍付玉明。

  阮甜率先开口:“这是付玉明,在路上跟我们相处过的,关系蛮好的。”

  “你好,我叫付玉明。”

  “你好,我叫温柔。”

  两人做了自我介绍,也对对方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虽然现在苏酒不是很正常,可别墅里房间有限。付玉明最终被安排到跟苏酒同床共枕。

  幸好苏酒一直在楼下坐着喝红酒,也没有打算要睡觉的样子。

  付玉明一边心慌慌的,一边希望苏酒不要上来睡觉。

  也是非常凄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