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路途4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316 2019-02-25 02:14:26

  夜幕来临,常清倒是早早的叫了人让他们去楼下吃饭。

  下楼梯时,阮甜就发现气氛似乎并不怎么好。

  因为床不够的原因,很多人晚上都是打地铺睡觉的,当日吃饭的时间,也会尽数把铺地的被子床单都叠好放一边。

  人数多,摆的桌子坐了密密麻麻的人。

  只有少数几个女孩子才得以抱团坐在一张小桌子上。阮甜也是女孩子,看到女孩子就莫名的亲近些。

  “这……阮小姐不跟你们一起吗?”常清迟疑了几秒。

  k神色如常:“随她。”

  于是k跟付玉明跟常清他们坐在一起,阮甜则是跟几个女孩子坐在一起。

  只是,这几个女孩子望着阮甜的眼神有一丝胆怯。

  虽然因为性别使然,让她对女孩子莫名的亲切,可这些女孩子的不对劲儿她还是有看在眼里,并没有让喜悦冲刷干净。

  几个女孩子见阮甜拿了筷子,才跟着小心翼翼地拿了筷子。

  阮甜想说什么,可这里终究不是自己做主,说得太多,万一引来什么不好的……

  张了张嘴后,放弃了说话。

  因为是夏天,女孩子们都穿的很单薄,露着纤细的手臂,白皙的肌肤上却明显的有着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

  她向着女孩子们靠了靠,本想问一下原因。

  可几个女孩子眼神里流露的害怕,终究让她无从下手。

  靠得近了些,才清楚地看到她们脖子上被遮住的红痕。

  心里有了某种猜测,她便坐正身子,不再费心思去询问。

  可心底却泛起一丝波澜。

  心里存着事儿,吃东西也跟着没了胃口。

  回了房间,k看了她几眼:“你发现什么了?”

  阮甜回神来,才发现k已经回来了。

  她慢吞吞地回答:“我在那几个女孩子的身上发现了吻痕……”

  说完,她还看了一眼k。

  k点点头:“等你见得多了,就不会难受了。”

  “?????”见得多????

  其实按阮甜的性格,若是让她发现,肯定会把这个问题问到底的。

  可为什么没有。

  因为她发现那几个女孩子,虽然眼神闪躲,偶尔流露些许害怕都是面对他们这些外人的。

  并且手臂上的淤青也并不怕被人看到,反而有些防备地盯着阮甜。

  这就不难猜出她们大概的想法了。

  可即使知道她们是自愿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会有一些难受。

  k似乎也出来了,把脸盆端到阮甜的表情,示意她放水。

  “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总是会有一些人无助可怜,甚至居无定所。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没有异能人们总是会攀附异能者以求庇护。”

  等阮甜放完水,他又把水端走去洗脸洗漱,完全不问阮甜要不要洗脸什么的。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阮甜,忽然想起自己之前看过的一些末世小说文。

  也是这样的,因为没有异能的原因,所以不少男女为了让自己生活变得更好一些,不惜献上自己的肉体。

  而若是有了异能者做靠山,吃喝什么的肯定也是不愁的,并且人身安全也得意保障。

  当初她看书时,总是会觉得有点假。

  可当一切发生在自己面前时,她却开始庆幸自己有了异能,还有k这么一个强大的后盾。

  “怎么,脑子还是面糊的?”再度返回房间拿东西的k,发现阮甜仍旧一副深思的模样,以为她还没有把利害关系搞清楚,在犯着糊涂。

  “呸,你才是面糊的,我劝你说话善良。”阮甜扯出皮笑肉不笑地嘴角,盯着k。

  完全没有被威胁,他耸耸肩。拿好东西又再度出去了。

  隔壁房间的付玉明有些纠结。

  他们是借住,虽然交了食物,也只是负责晚上的吃饭问题。

  对于干净的水,他们却是提供不了的。

  主要是现在的水系异能,能使用的水也不多。

  他们这个地方,总共就那么几个水异能,连自己日常用手都保证不了。怎么可能还能提供给他们这些过路人。

  所以付玉明现在十分纠结的是他要不要去敲隔壁的门,要半盆水就好了。

  纠结了半天,最后他还是行动了。

  在阳台尽头,发现k正对着他在洗头……

  付玉明目瞪口呆。

  端着盆,敲了敲敞开的门。

  阮甜抬头:“咋了?”眼神落到他手上的盆,心里也有了数。

  付玉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想说自己是来要水的。

  就发现阮甜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给他注满了一盆水。

  回了房间后,付玉明觉得阮甜这个异能真的好用啊,完全不担心水的问题。

  阮甜本来想找k拿盆洗个脸,结果一出门发现他在洗头。

  “你洗好了吗?”她双手抱胸,朝着k走来过去。

  k背对着她,头发湿淋淋的,灯光照射上还能看到泡沫在上面。

  “你来了更好。”他立即转身过来,“帮我冲干净。”

  于是阮·真移动水源·甜,莫名其妙地从一个要盆的人变成了帮k冲水洗头的。

  等k搞定回了房间后,阮甜的衣服都因为帮他冲水湿了一大半。

  她非常不高兴地盯着k:“你下次再把我当移动水源的话,我就要揍你了。”为了增加可信度,她举了举拳头。表示自己不是吃素的。

  非常淡定的k,还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却是闪过一丝笑意。似乎并没有把阮甜的话放在心里。

  威胁是一回事,打不打得过那又是一回事了。对于自己的实力是个什么情况。阮甜表示自己心里非常有b数的。

  等搞定一切,阮甜忽然想起,他们俩应该怎么睡???

  “你是睡床上还是地上?”

  “床上。”

   k要睡床上的话,阮甜忍不住叹了口气。

  非常自觉的准备去空间里多拿几层被子铺在地上睡。

  她没睡过地上,也不知道地上的感觉怎么样。

  说着,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冰凉的地板。

  “你打算睡地板?”一抬头,就看到k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阮甜镇定自若地点头:“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你睡床上,那我肯定要睡地板了。”

   k盯了她几秒,让她心里有些慌,想再说些什么时。

  “你睡床上。”

  阮甜笑着说:“没事,我可以睡地板的,你不用担心我。”

  虽然嘴上在谦让,可心里却是想睡床上的,软绵绵的床,总是比硬硬的地板要好得多。

   k一旦做了决定的事儿,也不会再更改了。

  阮甜从空间里拿出几层厚厚的棉被,特别仔细认真地铺好在地上后。

   k长腿一跨,站在了她刚铺好的棉被上,逆着光,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声音很是清冷:“去床上。”

  说完便躺了下来,不在理阮甜。

  “…………”坐在地板上的阮甜一脸懵逼。

  慢吞吞地从地板上爬上了床。

  关了灯,声音温柔地向k倒了一句晚安。

  闭上眼睛的k,在阮甜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嘴唇无声的动了动。

  黑暗里,也无人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