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路途2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289 2019-02-04 13:27:40

  在山洞里待了差不多快半个月,阮甜肩膀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虽然动起来时还会伴随着疼痛,但都是阮甜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于是回基地的日程也慢慢地提了上来。

  k本来打算再修养几天再做打算,可阮甜一点都不领情。笑眯眯地催促他决定离开的时间。

  作为k的小迷弟付玉明,肯定是可以看出来自己老大的不悦,在这段时间里,他对k的尊敬又上升了一部分。

  之前阮甜跟k争吵时,付玉明还会帮着阮甜说上一句。但是现在,一心一意地向着k。

  她其实是个假的救命恩人吧?!

  这让阮甜十分的质疑。

  最终在一个炎热的天气里,他们踏上了回程的路。

  虽说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可有些事情阮甜跟k还是极其有默契的选择了保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为此,他们三人只能步行回到原来丧尸群围攻的地方。

  到达后,车身上已经起了不少的灰尘,残留在地上的丧尸都已经不见了。只能看到被压倒的各种青草与树枝。

  这让k不得不重视起来。

  这一路上因为各种原因,杀了丧尸也都没有及时取晶核,虽然白色的晶核很少见,可不代表没有。

  而且这里那么多的丧尸都被清理了,那是不是代表有人发现了丧尸脑子里的东西?

  “你在想什么呢?快上车看看,这车还能不能开。”阮甜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他上车。

  k回神,随即上了车。

  付玉明是会开车的,所以开车的任务也就交给了他。

  k倒是跟他说好一人开白天一人开晚上,错开时间,也就不怕出事了。

  而阮甜因为身体的情况,被排斥在外了。

  这个决定一出来,阮甜十分的不高兴,她觉得自己也可以守夜的。

  反对肯定是无效的。

  付玉明无条件跟k一条心的人,怎么可能会支持她呢。

  付玉明发动了引擎,幸好放了这么久,车的各方面似乎都没有收到什么影响。

  阮甜推了推k:“这次回去估计还得走半个月吧?”

  “嗯。”

  阮甜见k正在闭目养神,肯定没心思搭理她。嘟嚷了下,转眼去找开车的付玉明搭话:“付玉明你是希望基地的吗?”

  “不算是吧,我所在的大学因为末世来临,丧尸爆发,算是第一批被军队的人救助来到基地的。”说到这,付玉明的神色黯淡了些,坐在后座的阮甜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他半个侧脸。

  阮甜饶有兴趣地追问:“那你回去后还会在希望基地吗?”

  “不会,我准备跟着k。”他斩钉截铁地道。

  “…………”闭目养神全听到的k。

  阮甜偷偷地瞅了一眼k,忍住笑继续问:“你不怕k不让你跟着嘛?”

  她可是知道k是有多怕麻烦的。

  “不怕,就算k不让我跟着我也会跟着的。他在哪我在哪!!”说着一下就开始激动起来,一个转弯,差点撞上旁边的树。

  “……你别激动啊,淡定点。我们三个人的命可都在你身上啊,我还这么年轻不想死呢。”阮甜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有点被吓到。

  k倒是一如既往,抬了下眼:“你开车都这么莽撞。”

  阮甜正等着他的下文呢,可惜k却不打算说话了。

  “你安分一点。”说完了付玉明,k毫不留情地瞅了阮甜一眼。

  阮甜倒是一点不介意,对着他做了个鬼脸。

  k话少,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也就阮甜偶尔跟付玉明搭一下话。

  因着k跟付玉明两个人白天黑夜轮着开车,虽然车速不算很快,也不是很赶着回去。

  可毕竟之前因为阮甜的伤耽误了大半个月,这次回去还得给人一个交代。能够尽快赶回去,他们也不会再继续拖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阮甜需要考虑的问题。

  照这个路程还不到两天就可以到达希望基地了。

  在路上时几乎都没看到过人类,偶尔看到几个都是游荡在外的丧尸。

  阮甜也不顾付玉明惊讶地眼神,单手破丧尸脑子,掏出晶核,各种颜色的晶核。

  付玉明没问,阮甜也就没有说自己拿晶核做什么。

  不过就算他问,阮甜也不一定会说实话的。

  用水冲干净后,她用纸巾把晶核擦干净,随意的扔在了背包里。再闻了闻手心。

  没有丧尸的血腥味后,她才放心的把手放下。

  “给我倒杯水。”正在车里休息的k,伸出一只手来握着玻璃杯到阮甜的面前。

  阮甜真的很想不给他倒水的,可想起他这几天白天没睡好,晚上又得开车。心里一软,还是给他注满了水。

  付玉明却注意到她的背包了:“阮甜,你这个包真可爱啊,哪里买的啊?!”

  “???”她一脸震惊,“你喜欢这种粉嫩嫩的包???”

  付玉明点点头然后又摇头否认:“不不不,我只是觉得你的包很好看而已。”

  “上车了,前面有个村子,里边似乎有不少人。”阮甜还没说话,k就率先发言,转移了话题。

  一说到人,付玉明也就兴奋了,也不顾阮甜的背包了。

  阮甜也算是逃过一劫。

  付玉明是真的想找人说话,虽然阮甜可以跟他说话,可每次想起k那漆黑的毫无情绪的眼睛,他就觉得浑身一凉。

  想说的话也就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所以啊,当k说有人的时候,他顿时就激动了、兴奋了!

  他想找人说话啊。

  阮甜见他一脸高兴的劲儿,摸了摸鼻子,凑到k的身边小声说:“我觉得付玉明可能会跟苏酒合的来。”

  “你这么肯定?”k没睁眼,就这么回答她。

  阮甜点点头:“他们俩都是一个性格的,只不过苏酒那个双重人格……”

  她顿时就迟疑了。

  “保护好背包。”k没接话,只是这样的回了一句。

  有些云里雾里。

  前面开车的付玉明听不懂,可不代表阮甜听不懂。

  阮甜抿了抿唇,把目光移到自己的背包上。

  相当于k跟付玉明他们的黑色背包,阮甜这个不太一样。就是那种小巧又可爱,颜色粉嫩,适合小女孩背的双肩包。装不了多少东西的。

  所以当所有人都背着同一款式同一颜色的包,阮甜却背了个这么可爱的包还是有些显眼的。

  她倒是一点都不慌,真正的空间是自己手腕上的,除非自己的这个人死了,不然手镯肯定不会掉的。

  背包也是,只是为了链接空间而已,也算是给她一个遮掩的东西,放东西时也不会太引人注目。

  只有阮甜本人放东西或者拿东西时用意念控制,才能准确的拿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若是别人的话,不过是个普通的背包而已,只是比较可爱。

  所以说起来背包,她倒是一点都不慌。

  她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镯,碰到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时,目光有些出神。

包子吃草莓

祝大家新年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