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丧尸围攻1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524 2019-01-18 11:27:07

  住在大院里的无辜者不多,但是也不少。阮甜很好奇他们是带着走还是怎么安顿他们。

  付玉明大大咧咧地在阮甜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与她搭话:“你这么好奇他们的去留?”

  “也不是,我们回去的话,如果带这么多人,也不好上路啊。”她望着院子里方来高大的身影。

  k也不知道去哪了,一大早就没有看到人。

  导致阮甜吃过早餐后,只能在大堂里坐着发呆。

  “有什么好好奇的,其实我们住这里就是人家的房子啊,不过后面老大跟他们说了什么以后,房子就一直都是我们在占据。”付玉明对这种事情不是很感兴趣,有些无聊地望着外面。

  阮甜似乎嗅到一丝不同寻常,她故作好奇地问:“你不知道方来跟人家说了什么吗?”

  付玉明想了想:“不清楚。我之前受过伤。昏迷了几天。后面醒来以后这里就是我们在住了。而且主人家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比以往还要寡言少语了。”

  也是阮甜来这么几天,就没有看到他们说过一句话。

  大多都是在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

  阮甜都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

  “可能是不太喜欢说话吧。”她漫不经心地回了句。

  付玉明摇摇头:“不清楚。但是我记得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还是很热情的。话不算多也算是正常。但是突然就这么沉默了,我还有一些不习惯。”说到最后,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阮甜皱了皱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阮甜,你玩的cos人物有哪些啊?”付玉明突然岔开话题,开始聊他喜欢的东西。

  阮甜本身就不是原主,根本没有之前她cos过人物的记忆。而且她虽然去过几次漫展,可也了解不多。

  望着付玉明那双饱含希望的眼睛,阮甜心一横,只能瞎几把扯了。

  “你看过四月是你的谎言吗?我cos过宫园薰。”绞尽脑汁,只能记得四谎女主的名字,所以也只能说这个。

  付玉明“啊”了一声,眼睛越发的发亮。“宫园薰那个角色太悲了。但是我也蛮喜欢宫园薰的。”

  阮甜表面上笑而不语的在听着付玉明的话,可实际上,心里早就泪流满面了。

  她虽然看过这部动漫,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结局宫园薰死了。还是因为这个结局太悲惨了,让她哭的不行。好几个月都没在去看过一部动漫。

  如果聊大致,她还能扯出来。

  可付玉明,这聊的太细致了。这话题她接不了。

  “你们在聊什么?”

  就在阮甜快要生无可恋的时候,k从外面走了进来。

  阮甜也不顾还在沉浸在番剧里,被自己说到快要哭了的付玉明。站了起来,快步走到k身边,忍不住抱怨道:“你跑哪去了?我问方队长都没有看到你。”

  付玉明一见k来了,刚刚还滔滔不绝地话语,顿时断了。

  k晦涩地看了他一眼,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带着阮甜回了房间。

  付玉明倒是被那个眼神给吓到了,劫后余生地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想,以后还是远离阮甜吧,这个k简直太可怕了。

  回了房间,k把房间门关上。顺便屏蔽了精神异能。

  阮甜被他的动作给弄得一愣一愣的:“怎么了?”

  “你在这里有什么发现?”他坐在床边,轻叩着桌子,不答反问。

  阮甜想起刚刚跟付玉明的对话,也来了好奇心:“有。刚刚付玉明跟我说,在他们来之前这家的主人待人还是蛮热情的。不过后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付玉明好像受伤了,昏迷了几天后,这家人就开始不说话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k也不意外。只是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说。

  阮甜吞了吞口水,摇头:“没了,后面他跟我聊些什么二次元,我就懵了。”

  “这不是你喜欢的东西?怎么懵了?”

  这话问了出来,阮甜顿时就心虚了。不过理不直气也壮。

  “你经过这么可怕的丧尸跟末世,你还有心情去聊这些吗?”

  k也没反驳她。

  只是勾了勾唇角:“我看你跟他聊的不错。”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她摸了摸鼻子,反驳着。

  k也懒得拆穿她,只是站了起来:“没事了,记得多打听点信息。”

  被赶出门的阮甜,看着k关上门后。朝着门做了个鬼脸。表示自己的不满。

  她不能欺负k,她还能欺负门呢。反正他也看不见。

  打听消息?说的好听。找谁打听啊?你咋自己不来??

  阮甜在心里骂了k千百遍,直到自己心平气和后,才走去了正堂。

  大堂里只有付玉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

  他这是得有多无聊啊。

  阮甜上前去:“你一个人坐在这里生无可恋的干嘛?”

  付玉明一看到阮甜就眼睛亮了,“其他的人都不怎么说话了。我说话他们也不怎么理我,有点无聊。”

  刚刚还说要离阮甜远一点,可一看到阮甜,就什么话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怎么可能,那个许诸,赵明悉,沉姿,你们不都是一个队的吗,肯定很熟悉啊。怎么可能会不理你。”阮甜有些奇怪地问。

  付玉明有些郁闷的道:“我怎么知道。”

  阮甜转了个弯,继续问:“你之前说你昏迷不醒是怎么回事?就你一个人昏迷不醒吗?”

  付玉明想了想:“之前出找物资的时候不慎被别的人暗算了。然后当时队长他们把我带回来后,意识其实还是清醒的。后面疼的受不了就昏了过去。再次醒过来就已经好几天了。这个四合院也成了我们住的地方了。”

  阮甜关心道:“那你没事了?”

  “没事了。只是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了,让我一个话痨很难受。”付玉明无精打采地垂着眸子,眼神里有着淡淡地失落。

  “你们不是失去了几个队友吗,可能是因为失去队友,让他们有些难受,所以才不怎么说话吧。”阮甜安慰道。

  付玉明忍不住反驳:“就算难受,也不可能一句话不说啊,有时候闷的难受,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被人控制住了。”

  付玉明无意的一句话,阮甜顿时想通了一些事情。

  不过在付玉明面前,她只能尽力的安慰。

  方来走进来时,见付玉明有些闷闷不乐:“是不是因为要回去了,所以不想走了?”

  阮甜笑着接话:“他说是因为队友都不怎么说话了,让他一个话痨闷的难受,所以开始跟我长篇大论了。”

  话音一落,方来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杀意,快的让阮甜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方来笑着说:“这几天都在忙,哪有时间跟你聊天。而且你说的事情,他们几个也都不是很懂。”

  付玉明泄气地说:“可是之前他们也不是这样的。”

  方来还想劝说什么,付玉明就站了起来。神情满是难过。走进里屋去了。

  方来朝着阮甜抱歉地笑了笑,然后跟在付玉明身后,似乎是打算去劝说他的样子。

  晚上。

  阮甜跟k说起这件事时,说了自己的猜想。不过她还是有些疑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东西可以控制人吗?”

  k把水杯放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也是。那付玉明算是被控制了还是没有被控制?”

  k抬眸看她:“你挺在乎他的。”

  “不不不,我只是好奇。”她否认道。

  付玉明到底有没有被控制,到最后k也没有说。搞得阮甜十分的不高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