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五小姐1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651 2019-01-06 09:46:14

  k她们到了几天后,沉诺她们也接连着到了G市。

  且还未回基地,就已经声势浩大,不少人带着看热闹的架势去围观。

  “听说沉师长带了不少物资回来呢。”

  “那她真的是很厉害的一个女人啊。”

  各种议论纷纷,不过大多都是围绕着沉诺带回来的物资而展开的,至于获救的人,则没有多余的关心分给他们。

  作为沉沐一直很相信又很得力的副将跟助手,这次沉诺满载而归。她也是真心实意的高兴。

  收到消息后,就一直在等着沉诺她们到来。并且亲自带着几个亲信在门口踱步,等着沉诺的归来。

  阮甜她们也是从旁人口中知道了沉诺回来的事情。

  作为一个喜欢八卦又喜欢看热闹的人,苏酒肯定是不甘落后想去看的,而且听说基地的首领是个女人,还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他就更加的感兴趣了。

  于是还没等着阮甜说什么,他就率先说要过去看。

  k一向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温柔本来也没打算要去的,可是阮甜好言好语的磨她,让她陪着一起去。

  三人到达基地门口时,已经围了不少人。

  路两边都是各种看热闹的人,站在门口的则是基地的首领,沉沐。

  跟沉诺不一样的是,沉沐留着一头很长的长发,长相也偏向温婉大气的那种,可身上却又一股威严的气势。

  听说沉沐末世前就是一名军人,那么沉诺会救那么多人,并且还把大量的物资分与救助的人,也就不奇怪了。

  这个时候也很少会有这么良心的人了。

  苏酒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沉沐。

  一头柔顺的长发被高高束起,穿着简单的便服,周围站了几个带着枪且看起来训练有素的女人,严肃又认真地注意着周围的坏境,随时保护着沉沐。

  温柔对嘈杂的坏境没有什么好感,有些漫无目的地乱望。

  阮甜也注意到温柔的不在状态,想问些什么,可周围又太吵了,说话也听不清楚。又怕被人冲散,只能牢牢地勾住温柔的手臂。

  温柔也注意到了,凑到阮甜身边:“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很吵,还很热。”

  阮甜皱着眉看了一眼还没看到人的门口,“不知道啊,你往我这边站一点,没那么热的。”

  说着阮甜挤了一下苏酒,让出一小块被遮住的阴凉地方,让温柔站了过来。

  差点被挤出去的苏酒一脸懵逼地回头:“你推我干嘛?”

  “你挡着我了。”阮甜理不直气也壮地反驳。

  苏酒现在一心看美女,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跟阮甜斗嘴,索性作罢,转头过去继续看自己的。

  沉诺众人开车回来时,都差不多站了十分钟了。

  阮甜觉得自己腿都有些软了,温柔仍旧在放空思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一个地方,也不说话,就好像跟世界隔离了一样。

  阮甜想开口说得话,就那么被堵在了喉咙。

  沉诺一下车就看到了站在人群前的沉沐,她沉着地走到沉沐面前,给她敬了礼:“不辱使命,带着获救的四百二十余人,还有寻找到的物质回来了。”

  沉沐拉住她的手,有些高兴:“你们人没事就好,先回大楼吧。”

  然而等了十分钟,会面不过五分钟就散场了,接下来就是获救的人们,从车里下来,再由人带领去安排。

  阮甜顿时觉得自己是浪费了十多分钟,还不如在家里睡个觉来得实在。

  “温柔姐,苏酒走了。”她喊了一声。

  苏酒还有些意犹未尽:“这个沉沐长得也是真得好看啊。”

  “好看也是你不可设想的人,还是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阮甜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甚至还珀了一盆冷水。

  温柔回神来也听到了两人对话,这个时候她总是会跟阮甜统一阵线:“我也觉得沉首领那样的人,一看就是高不可攀的,小酒你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我只是说她长得漂亮而已,怎么就成我对她有非分之想了??”苏酒觉得她们的理解可能有误,毕竟男女心性不同,有误差也是正常的。

  “得了吧,你以为我没有看到?你看那个沉沐的眼神都在发光,整个人都像沐浴在爱情的阳光下一样。温柔姐也很漂亮,我怎么就没有听你夸过呢。”阮甜拆穿了他的‘谎言’甚至还给他拉拉一波仇恨。

  温柔看向了他:“你觉得我漂亮吗??”

  苏酒第一次觉得自己出来可能是个错误的决定。

  顿时背脊发凉,他心肝一颤;“那温柔肯定是最漂亮的人啊。谁都比不过啊。”

  虽然是场面话,但是听了也会让人心生愉悦,温柔也不意外。

  阮甜偷笑,突然间觉得这十分钟也算是没有白等,至少结尾她还拿了苏酒出气,也算了散了火气。

  回到别墅时,k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剧,貌似是什么喜剧。

  “现在不是没有电没有Wi-Fi吗?你哪来的电脑看电视剧的??”苏酒一脸震惊地盯着k手上的笔记本,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温柔也同样惊讶。

  之前相处的时候,大多都是在众人面前,所以k是不可能拿出来招惹是非的,后面在车上时,他需要用异能查看周围坏境,确认有没有危险,也没有机会拿出来。

  所以这还是k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拿出电脑来看。

  阮甜早就习以为常了,她有次进空间的时候,突然在某个小角落发现了很多已经用背包装好的移动硬盘跟u盘,甚至充满电量的充电宝也不少。

  当时她就已经无语了,看电视都已经爱到这种地步了嘛。

  k抬眸,语带嘲讽:“你们不知道充电宝还是不知道移动硬盘?需要我给你们科普一下?”

  这个语气,嗯,确定是k没错了。

  跟当初被嘲讽的语气一摸一样。

  温柔看了一眼阮甜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就知道了肯定阮甜肯定是知道的。

  苏酒眼睛一亮,突然间凑了过去:“你既然存了这么电影,那么我想要的那种你也肯定有吧??”

  阮甜顿时秒懂,转头过去。

  温柔也有些面红耳赤的,拉着阮甜去了客厅的另一边,并不打算参与他们男人之间的对话。

  k把目光转向苏酒,他自然也是听懂了苏酒的话。

  不过:“我没有那种东西。”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苏酒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吐槽k。

  k由把木瓜投向电脑屏幕,一脸自然,并不在意苏酒说的话。

  他怎么可能去存那种东西?!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k语气里带了几分不耐烦。

  对于苏酒一直打扰他看电视,让他心绪不宁,开始有些烦了。

  苏酒顿时闭嘴,走远了些。

  k这个人,说脾气好呢,有时候又特别不耐烦,特别是在他看电视的时候,是绝对不能打扰的,不然真的会生气,然后把你从屋子里扔出去的那种。

  阮甜见苏酒吃了闭门羹嘲笑道:“活该哈哈哈哈,你不知道最讨厌看电视剧的时候被人打扰吗?!”

  苏酒没好气地说:“他以前不喜欢看电视剧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迷上了,跟个女人似得,电影有什么好看的。”

  于是下一秒,苏酒就像不受控制了一般,身体不听使唤的,开始往屋子外面走。

  “诶,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停不下来啊??”苏酒大喊道。

  阮甜无比同情地望着他,朝他使眼色。

  苏酒get后,顿时怒了:“唐彻,我们这么多年好兄弟,你非要为了个电视剧,把我扫地出门吗?!”

  k慵懒地往后躺,似笑非笑地回答:“我也没有打算把你扫地出门,等下你自己走进来不就好了。”

  说完,在门口的苏酒就可以动了。

  自此,k成了一个不敢惹的老虎,嗯,不对,阮甜还是敢惹的,不过是飞快认怂的那种。

  特别没有骨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