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到达G市1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359 2019-01-02 12:02:58

  经过变异植物一事后,现在一经过比较大的树,苏酒都很警惕地多看了几眼,而且一脸防备,生怕那个树,出其不意的就伸出了细长的枝桠。

  阮甜都忍不住嘲笑他:“小老弟,你这么怕大树是怎么回事??”

  苏酒耸了耸肩;“大概是后遗症吧,看见这些树总感觉会有点心理阴影。”

  “那你多看看树,说不定就好了呢。”温柔插了一句。

  阮甜咧开嘴忍不住想笑,可是见苏酒似乎真有被打击到,还想说些什么来着。

  k开口了:“别管他。”

  “唐彻,我们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你就这么有异性没人性的吗?”他觉得唐彻可以是被调包了,简直太不科学了。

  k半睁了眼:“那我怎么才算是有人性。”

  苏酒想了想:“有妹子同享。”

  “你就当我没人性吧。”k又闭上了眼睛,不再搭理苏酒。

  “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阮甜在后面说了风凉话,一点也不留情。

  苏酒自己暗自生闷气,也懒得理她们。

  休息时,阮甜凑到k的面前,“我发现你好像一直不怎么高兴,有点怪怪的,你怎么了吗??”

  k偏过头,安静地吃着手里的面包,没打算要理她的样子。

  冷淡的让阮甜更加觉得不对劲儿。

  “你说话呀,是不是哪里受伤了?然后身体不舒服??”阮甜一脸认真的询问,完全不在意他的冷淡。

  脑子里已经开始在回想这几天的情况,这几天k似乎情绪都不怎么好,难道是谁得罪他了???

  这样一想,她又紧张起来:“你说说呗,是谁惹你生气了?要是苏酒的话,我去帮你骂他一顿。给你出出气。”

  k看了她一眼,声音冷淡:“没人惹我。”

  “那你咋那么冷淡???”她满是疑惑,之前k话都不是这么少的啊。

  k没有回答。

  苏酒跟温柔在另一边,暗自打趣:“莫名收了一波狗粮是怎么回事?!”

  “我倒是感觉好像是甜甜惹唐先生生气了,那一张脸冷漠的样子。”温柔看了一眼阮甜那边。

  苏酒有些惊讶,却又习以为常:“他生气了吗?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话少冷漠,所以习惯就好了。”

  温柔若有所思,没有接话。

  下午上车时。

  温柔为了能让k跟阮甜坐一起,特意坐去了副驾驶,虽然苏酒有些不太懂温柔的意思,不过也没有排斥。总比k一个大男人坐在这,还一起尬聊好。

  k向来是对这些位置没有什么意见的,所以也就跟着坐去了后面。

  阮甜一上车看到身边的k时还愣了一下,这才转头发现温柔去了副驾驶。

  温柔暗自朝着她眨了眼睛,让她好好的安抚一下k。

  阮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转头看向窗外。

  中午休息了一会儿,下午就开始困倦起来,但是身边是k,阮甜也不敢朝他那边倒。

  只能自己靠在车窗上,偶尔还要因为路的原因,撞一下。

  醒来后又开始懵了一下,闭上眼睛再度继续睡。

  完全忘记了温柔让她做的事情。

  温柔在副驾驶也看得着急。

  再次撞到玻璃窗后,阮甜痛得醒了过来。

  睡眼朦胧的骂苏酒:“能不能好好开车啊,我都撞到好多次了,痛死了。”

  说着还一边摸了摸被撞出包的头,困意也因此退散几分。

  苏酒也自知理亏,没有反驳:“我尽量啊,不过这路有些都裂开了,你还是不要睡觉了,不然等下又撞上了,又得骂我。”

  阮甜打了好几个哈欠,眼角渗出几滴眼泪,湿了眼角。她伸手揉了揉眼眶,眼圈红了几分,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

  k转头过来就看到这样一副小可怜的样子,惹人怜爱。

  他转回去看窗外:“把头放我肩膀上吧。”

  “啊??”没有反应过来的阮甜,呆愣地望着k精致的侧脸。

  “你不是困了?倒我肩膀上。”k的语气倒是没有先前的冷淡,反而温和了几分,只是这样的好脾气时候也是真的很少了。

  “好啊。”

  反应过来的阮甜,美滋滋地倒在k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准备再度睡觉。

  只是却怎么都睡不着,她现在就靠在k的肩膀上,鼻翼间都是他身上淡淡的清香,感觉像是洗衣液的某种花香味道,特别的好闻,也让她着迷。

  她悄悄的弯了嘴角,眉眼间满是甜蜜。

  虽然k实际上在望向窗外,其实呢,他一直透过玻璃看阮甜睡觉的模样。

  只是没人发现而已。

  眼神里的宠溺是骗不了人的。

  在副驾驶的温柔,见后座的两人靠在一起后,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么好的两个人,她肯定是希望是一直在一起的,没有人可以拆散他们,必要时的助攻完全是小问题。

  苏酒跟温柔悄咪咪的击了下掌。

  阮甜睡醒就已经晚上了,车已经停了,公路上的灯都亮了起来。

  她横躺在椅子上,用外套盖着。

  睁着眼睛懵了几秒,才发现车里没人了。

  她从车上下来时,k正靠着护栏吹风,苏酒跟温柔在聊天,气氛看起来蛮轻松的。

  “甜甜醒了?饿了么??”眼尖的温柔一眼就看到阮甜,放下跟苏酒的聊天话题,走了过来。

  阮甜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没饿,就是很累,感觉还有点困。”

  刚睡醒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很让人心生好感。

  “你是猪吗?睡了一天都还困。”苏酒非常不留情的嘲讽。

  气得阮甜想追过去打他。

  k也跟着说话:“晚上就别睡了,睡多了对身体不好。”

  “可是我困啊……”说着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苏酒附和:“那就守夜吧,晚上都是唐彻在守夜,白天也没见他怎么睡觉,你守夜,也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温柔虽然觉得女孩子熬夜不好,可是阮甜睡太久了也不行,只能跟着站了苏酒那边,也支持让阮甜守夜。

  k对谁守夜都无所谓的。

  于是一直在哈欠不停的阮甜,就这么被苏酒跟温柔两人指定成了守夜的。

  阮甜连拒绝都没有说出口,就已经被决定好了。

  吃了东西后,阮甜开始清醒。

  “你守夜一定不能睡觉哦,我们几个人的安全就交给你了。”苏酒笑嘻嘻地给阮甜施压。

  温柔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安慰道:“别有心理负担,如果有人的话,你叫醒我们就好了。”

  阮甜也不是没见过k守过夜,苏酒睡得跟死猪一样,能不能叫醒还不知道呢。

  “加油吧。”

  车上的灯关掉后,就彻底陷入了黑暗。

  “别担心,我陪你。”

  脑子里突然出现了k的声音,她大惊,转身望过去,k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睡没睡。

  “是我的声音,你没有听错。”

  再次出现的声音,肯定了阮甜的想法。

  哇,这个精神异能还能这么用嘛,这样一想,她的异能好像真的没啥用啊……

  k等了许久没有听到阮甜的声音,睁开眼睛时,发现身边一道闪亮亮的眼睛……

  他突然感觉好像不应该让她知道异能可以这么用。

  第一次k有了失策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