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变异植物1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200 2018-12-30 10:15:54

  随着两天的日夜兼程,k大致看了看还未损坏的路标后,快则一天可以G市,慢则需要一天半的时间。

  但是明明是跟着公路走的,可是一直都没有遇上沉诺她们。

  阮甜跟温柔讨论了半天,觉得可能是因为带了太多人的缘故,所以停停走走,也是有可能的。

  中午,k跟苏酒下车去溜达一圈,苏酒说这是男人增进感情的时间。

  阮甜当然是毫不留情的吐槽了一番。

  k就不像是跟你有感情的样子。

  阮甜跟温柔两人在车里。

  “总感觉到了G市后,又离他更近一步了。”温柔感叹道。

  阮甜见温柔那么向往的样子,“温柔姐,你就那么确定他在Z市吗??万一不在呢,那你要去哪里找??”

  虽然她也很希望温柔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可这末世,万一不在了……

  又或者是不在Z市的话,那温柔姐得多失望啊……

  温柔莞尔一笑,笃定道:“不会的,他就在Z市,其他的地方他也不会去的。”

  温柔这样自信满满地样子,阮甜也不好意思在说些煞风景的话,只愿,温柔姐的男朋友真的在。

  毕竟那个地方……

  想想她就头疼。

  “那甜甜是去Z市做什么呢?”这还是认识那么久以来,温柔第一次问阮甜。

  阮甜耸耸肩:“家人在那边,虽然不是很喜欢那个地方,但是必须要去呢。”

  其实阮甜也不是真的很不喜欢那个地方,可那是原主死的地方,然而她现在还得一步步得去靠近,这就很无奈了。

  原书开头就是末世刚开始三月了,女主从一个废柴,莫名觉醒双系异能,再加上加害‘阮甜’得来的空间手镯,完全是在基地横着走的那种。

  再加上,她还是男二的未婚妻。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起来。

  男二是男主的哥啊,那就是说也是k的哥哥。

  “在聊什么呢?”苏酒跟k开门上车。

  就看着阮甜一脸懵逼的望着前方,视线没有焦距,一看就是在胡思乱想。

  温柔笑着说:“刚刚跟甜甜聊些去Z市的事情。

  “对了,你去Z市是为什么啊?而且你一个女人出门,也是真的厉害啊。”苏酒感兴趣的问。

  温柔完全不慌:“因为我爱的人在那边,我要过去找他。”

  “你有喜欢的人了啊???”苏酒一脸不可置信。

  突然间就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嘴贱的对这个有兴趣,现在完全就是自己插刀自己啊。

  车上总共就四个人。

  阮甜跟k是一对,现在温柔也是有主儿了,他???

  “好了,你别说了。我已经受到了很大的伤害,阮甜麻烦拿点酒给我喝。”苏酒一边悲痛的说话,一边向阮甜要酒喝。

  其实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阮甜的背包啥都有的,但是随着相处,吃喝什么的,都是靠着那个背包。

  k也隐晦的提了一下。

  大家也就都心照不宣了。

  但是自从知道阮甜的包里啥都有后,他就开始打起酒的主意了。

  阮甜连忙抱住自己的背包,一脸警惕:“你别想喝酒啊,下午还得你开车呢,我可不想因为你死在车上。”

  苏酒求救般的看向温柔,希望她也帮忙说说话。

  温柔视而不见的,转头看向窗外。

  k倒是难得开了金口:“给他一瓶酒吧,下午我来开车。”

  苏酒感动得稀里哗啦,拍了拍k的肩膀,大义凌然的道:“果然是我的好兄弟,以后你跟阮甜打架,我一定帮着你。”

  “还是别给了。”k似笑非笑的反悔道。

  “别啊兄弟,酒就跟我的命一样,之前因为条件不允许,我都没提。现在还不能让我喝一点啊。”苏酒可怜兮兮的装着可怜,完全不惧后面阮甜目瞪口呆。

  不过没等k说要不要给他酒喝,阮甜就从包里取了一瓶红酒出来,递给他,有些怜悯道:“没想到你现在已经为了酒开始堕落到成为k的狗腿子了。”

  “……??”什么叫狗腿子?“我这是为了一瓶酒,低下了我高贵的头颅好吗?!”

  “这样啊,那你把酒还我啊。”阮甜反击道。

  苏酒抱着酒,洋洋得意道:“现在酒在我手里,给你是不可能的。”

  阮甜翻了个白眼,打了个响指。

  瞬间,苏酒的那瓶酒被冰冻起来了。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吗???”苏酒满脸心疼的望着被冻成冰封的酒,现在真的成了能看不能吃了。

  阮甜调皮的说:“当然有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呵呵……”苏酒现在是笑得比哭还难看了。

  k也不阻止,见阮甜玩得高兴,苏酒也算是值了。

  他拍了拍苏酒的肩膀,不经意间指了方向:“等着解冻吧。”

  现在天气那么热,冰化水,也不是很难的,就是需要时间。

  一开始阮甜就是想皮一下,她也没真相冰封不给他喝,但是现在被k这么轻易的说出来后,瞬间的乐趣酒没了。

  她瞪了k一眼。

  k勾了勾唇,算是给了她回应。

  “哼。狼狈为奸的两个狗男人。”这是连带着k都被骂进去了。

  温柔有些好笑的看着阮,脸上全是看好戏的表情。

  不过k这么说了以后,阮甜也没有再为难苏酒。

  “等下开酒最好不要让我找工具,不然……”她故作凶狠的表情,举起了自己的拳头威胁道。

  苏酒也不在意阮甜的威胁,懒洋洋地说:“末世前,我可是开酒吧的。要是红酒都开不开的话,那我酒吧不就白开了吗?!”

  所以开瓶对他而言就是很简单的事情。

  “哼。”

  苏酒伸头到k耳边,带些笑意道:“你这女朋友,可不好对付啊,你以后可是很惨啊。”

  k微微一勾唇,神情有些慵懒。眸子里浮现了某种不知名的情绪一闪而过。“我不介意帮你粉碎这瓶红酒。”

  苏酒抱着酒,往车窗靠了靠:“温柔,我们能换一下座位吗,我感觉我目前有些危险。”

  虽然不知道苏酒说了什么话惹恼了k,但是很明显不是什么好话啊。

  “那个位置,只有你合适,我还是算了吧。”很温和的拒绝了。

  苏酒还想试图用语言打动温柔,可惜温柔放空思绪,望着窗外,装作听不到他的声音。

  “活该,惹谁不好,你非得去惹k,不就是自讨苦吃嘛。”阮甜非常不留情的嘲笑道。

  k说的话,百分之八十都是真的,就证明他有这个想法,说出来就是想给你提个醒儿,顺便做好防备。

  当然到底实不实现,还得看k自己的想法。

  不过阮甜选择不去挑战这个很危险的话题,她还小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