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路过荒村2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063 2018-12-28 04:08:44

  k坐在驾驶位置,轻轻磕上眼眸。只是大脑还在时刻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若是有一丝风吹草动,他能解决的,都会扼杀在摇篮里。

  苏酒睁开眼睛,表情有一丝魅惑,偏了偏头看了下后座的两个熟睡女人。

  k随即睁眼。

  “察觉这么快啊。”苏酒声音有些魅,眉眼间也没有了平时的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四目相对。

  他移开视线,“你怎么会突然出来?”

  “看你一个人一直晚上守夜心疼你啊。”苏酒突然伸出手摸上k的脸。

  k微微抬眸,语气有些不耐烦:“给你三秒,把手从我脸上移开。”

  苏酒微微笑,把手优雅的移开了。

  “这么尽职尽责干嘛?大晚上不就是给人睡觉的嘛?”苏酒向他抛了媚眼。

  k再度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苏酒。

  苏酒撇了撇嘴,啥都没说。

  有k的守夜,阮甜可以说睡得非常熟了。

  不过相比与苏酒就有很大的差别了。

  不知道为什么后半夜苏酒一直无法入眠,睁着眼睛,就那么到天亮。

  “哇,你的黑眼圈为什么比昨天还深了?你一晚上没睡觉吗???”阮甜一脸惊讶的问。

  温柔也有些诧异:“你前天晚上就没睡觉,现在做晚上也不睡觉。你真的不怕猝死吗?”

  “……”苏酒顿时就觉得心情奇差无比。

  不过他总觉得自己睡不着的原因肯定是在k身上,但是他不知道有什么异能还能控制大脑什么的。这就很令人费解了。反正不管是不是k做的,肯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苏酒不说话了,一双眼睛里满是深沉。

  温柔跟阮甜倒是不知道理由。

  “那,今天谁开车啊?唐先生昨晚守了一夜,也不好再让他开车了。苏酒,现在看来也不行。一晚上不睡,万一开车的时候睡着了怎么办?!”温柔有些担心的说。

  k淡淡地开口道:“反正苏酒现在也不困,就让他开车吧,两个晚上没睡觉而已,不会那么容易猝死的。”

  “……”他看了一眼插刀自己的k。

  有些困惑地开口:“我昨晚哪里得罪你了???”

  k一听,脸色就变了变。望着苏酒的眼神也有几分耐人寻味。

  “????”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事情吗??

  k解释道:“你的第二人格做了什么,他没有告诉你吗??”

  苏酒摇头:“就是因为没有,我才问你。”

  “我建议你,还是去问你的第二人格吧,他下次要是再出去,我就把你扔出去。”k一脸认真的表情。

  苏酒顿时脸色一变。

  温柔跟阮甜则是一脸懵逼。

  阮甜见两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也不敢多问。

  在k的要求下,最后还是苏酒顶着两个熊猫眼,去开车。

  中午时,外面太阳正烈。

  途经一个小村子。

  本来苏酒是打算继续开的。

  阮甜倒是叫他停了车。

  “既然都有房子,说不定有人呢,再说了就算没人,我们也可以乘着这个时间下去溜一圈啊,在车上面是真的昏昏欲睡啊。”阮甜抱怨道。

  在车上坐了几天,感觉屁股都快没知觉了。

  温柔也赞同:“苏酒你这么累,现在刚好可以乘着时间休息下。”

  正在闭目养神的k,毫无预兆的开口:“要是想下车就去。”

  阮甜有些摸不着头脑:“是可以下车休息一下吗?”

  “你不是想留下?”

  “对,对啊。”

  “那就今天晚上也住在这里吧。”k强势地做了决定。

  阮甜觉得真的看不透k,有时候他可以很民主的征求大众的意见,有时候也能强势的独断专行。

  这让她有些迷。

  阮甜带着温柔下车,苏酒决定要在车里睡觉,死活不出去。

  k倒是无所谓,于是被阮甜拽着下车了。

  这个村子似乎荒了很久了。

  房子破旧不堪,甚至还有着茅草屋,还有些屋子没了半个头。

  村子中间有一栋二层的小楼房,看起来也比周围的房子新。感觉有些格格不入的诡异。

  阮甜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不过此时她满心都是下车后呼吸的新鲜空气,也不去管那些迷信啊什么的。

  k跟在两人身后,神情淡然悠闲。

  “这栋房子可以住人吗???”阮甜站在大门前,提了一个特别白痴的问题。

  温柔笑着接话:“肯定是可以住啊,不然怎么可能会修好呢。”

  三人进门。

  房门没锁。

  家具很新,桌子上还放着已经干枯的百合花,椅子上沾了不少灰尘。

  可以住人,只是似乎并没有人在这里呢。

  二楼跟一楼一样,一样的格局与布置,不同的是桌子上摆的不是百合花,而是盛开的百合开。并没有干枯。

  “唉,这个花居然没有干枯呢。”阮甜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洁白的花瓣。

  温柔也很惊讶,忍不住感叹:“楼上楼下这些布局感觉跟我想象中的家很像呢。”

  “想象的家?”阮甜反问。

  温柔点点头,伸手擦拭了下沙发上的灰尘,然后坐下。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阮甜拉了两把椅子,推向一把椅子给k,又想起他有洁癖,拿了纸巾擦了干净。

  见k坐下后,才开始擦自己椅子上的灰尘。

  温柔见她们的相处日常,眼神里透露出几分打趣。

  她弯了弯嘴角,想起以往的事情。神情总是会很温柔怀念:“以前在医院很少会有机会出去玩,所以我男朋友总是会偷偷带我出去,然后再偷偷带我回医院,每次偷回医院被发现后,他总是会被医生给骂一顿……”

  “那温柔姐的男朋友一定是个非常好的男人吧?!”阮甜乖巧的接话。

  温柔想了想:“也不算是吧,他想做的事情,父母不理解。所以很叛逆。其实,我也不理解他做的事情,但是我不想成为他的包袱,所以就算我什么都不懂,我也不会去阻拦他的。”

  阮甜莫名的有些心疼这样善解人意的温柔:“你这么好,我要是你男朋友也会喜欢你的。”

  温柔有些羞涩的笑了笑。

  只有在谈到恋人与过往的时候,温柔姐的眼睛才会像有了神采一般,有了光芒与温柔。

  那样被爱着的人是很幸福的吧。

  阮甜偷偷地瞄了一眼身侧的k。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