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一起去G市5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003 2018-12-23 04:48:19

  跟着一起去的人们,在第二天都得到了物资,并且当天沉诺还带着人去市区搜寻了一圈,也救回了几十剩存的人。

  当天晚上沉诺便宣布明天启程回G市,虽然大部分人都决定跟着去,但也有小部分人决定要自己离开。

  当然决定单独走,不跟军方的人一起的,都是自身有异能,或者是可以自保的人。

  晚上时,阮甜还有k跟温柔,苏酒三个人坐在帐篷里,一脸严肃。

  阮甜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忍不住开口道:“我们是要跟着她们一起,还是我们单独走?”

  温柔神情有些凝重:“去Z市,其中就要经过G市,所以不管我们跟不跟着走,都是要路过的地方。”

  “我觉得还是我们自己走比较好,军方带了那么多人,万一路上遇到什么,也顾及不了什么的。”苏酒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温柔倒是跟阮甜一样,想跟着军方的脚步:“可是有军方的人,也算是一层保护膜。总比我们四个人一起上路好吧。”

  “不一样,人那么多,你以为都能顾得上吗?再说了,我们自己走不是更加的轻松一点吗。”苏酒强势反驳。

  温柔张了张口,转而看向k跟阮甜:“你们俩是怎么想的。”

  阮甜也跟着看向k,比起温柔跟苏酒的想法,她也更倾向k的想法。

  k垂眸,没什么表情。

  苏酒也忍不住推了一下他:“你说一下你的想法呗。”

  “我们跟在后面就可以了。不用跟着军方的人走。”他淡淡地说道。

  温柔还想再争取一下:“可是跟着军方走,我们不应该更安全吗?”

  k抬了眼眸,深邃的眼睛盯着温柔。

  温柔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

  本以为k不会在说话,阮甜都准备出声打圆场时。

  “跟着他们走,利大于弊。”他意味不明的回了句。

  k决定了后,四个人也算是散了场。

  隔天。

  四人跟沉诺他们打了招呼就先行开车离开了。

  阮甜正昏昏欲睡时,突然想起之前k好像说过要跟着沉诺她们一起走的,这才几天就开始变卦了?

  k瞌着眼皮,神情有些不济。脸色也不怎么好。

  可阮甜还是义无反顾的摇醒了身边坐着的k。

  “有事?”被刻意的弄醒,语气有些不太耐烦,半眯着眼睛,盯着阮甜。

  阮甜干笑了几声:“就是你之前不是说要跟着军方的人走嘛,然后这几天你就开始变卦,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内幕?”

  “……”完全不想搭理她的k,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这种态度的吗??这么冷淡的吗??阮甜一脸不敢相信。

  温柔从副驾驶递过来一瓶水,笑呵呵的说:“你这不就是故意的吗?唐先生都没睡醒,你去吵醒他,不就是找事吗。”

  阮甜闷闷地瞪了一眼身边的k,接过了水,还发泄般的喝了大半瓶。

  苏酒但是很喜欢看这种八卦,幸灾乐祸的道:“也有可能是唐彻嫌弃你笨,不太想搭理你的意思。”

  于是苏酒就被阮甜狠狠地瞪了一眼,要不是他现在在开车,她真的很想把手里的瓶子扔过去。

  “能不能安静点??”k不耐烦的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苏酒跟阮甜顿时就闭上了嘴。

  没睡醒的人还是很可怕的。

  虽然是苏酒开车走的高速,可道路上裂开的裂缝,还有周围时不时有被雨水感染的变异植物的骚扰,一路上走的磕磕绊绊的。

  快到晚上才不过走了几百公里,要是按照以前,估计一天下来就已经差不多到G市了。

  搞得现在,还得在野外找个住的地方。

  因为走的高速的原因,房子很是稀少,唯一多的就是各种植物。

  当然也有小部分植物抵挡住了雨水的侵蚀。

  天渐渐黑了下来,也都是知道变异植物的厉害,也不敢去周围的山上住。

  只能在公路上停着。

  阮甜打开车窗呼吸了下新鲜空气:“外面怎么看着有点慎人啊,大晚上的,就路灯都一闪一闪的。”

  苏酒灵光一闪,嘿嘿嘿的笑了几声:“我之前看了一个电影,就是四个人因为事故被堵在高速上,然后最后……”他故意的停顿了一下,转换了阴森的语气,“都死了。”

  “啊啊啊啊啊,你滚啊,大晚上别吓人啊。”阮甜一脸惊恐的捂住耳朵。

  温柔心里也有点发毛,双手紧攥着阮甜的手,满手心的汗。

  k面无表情的拿了手里的帽子朝着苏酒砸了过去:“你要是再开口,我就把你扔出去。”

  “???”苏酒一脸懵逼。“不就开个玩笑吗?你至于这么护犊子吗。”

  k看着他,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

  苏酒顿时连抱怨都吞回了肚子里去。

  像阮甜这样连恐怖电影都没看过的人,因为苏酒的话,半夜的时候,突然做了噩梦。

  吓得满头大汗。

  她看了一眼身边还在睡的温柔,忍不住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副驾驶的k在阮甜睁眼的那一刻时,就醒了。

  发现她下了车。

  也跟着开了车门下去。

  昏暗的灯光下,阮甜靠在护栏,脑子有些懵。不过被风一吹就好了很多。

  听到声音,她心里毛毛的。开始回想起自己做的噩梦,虽然没什么记忆了,还是勉强可以记得几个画面。

  “做噩梦了?”

  听到k的声音时,她才松了一口气。

  转身过来,有些诧异:“是我吵到你了?”

  “没有,白天睡多了。”

  “如果没事了就回去继续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k看了她一眼,又转身回了车里。

  阮甜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好多了。

  回了车里。

  只不过因为噩梦的原因,后半夜时,阮甜睡得一直都不怎么安稳。

  就连睡觉的时候,眉头都是皱着的。

  于是后半夜时,苏酒愣是没有睡好。

  一直做噩梦。

  导致第二天被阮甜跟温柔给好一顿嘲讽。

  不过经历了噩梦的事件,苏酒也开始对那些恐怖故事有些不太美好的记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