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一起去G市3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340 2018-12-21 03:13:11

  苏酒跟阮甜两个人都在分头找着辣条,即使手里已经有了好几包,还是觉得不够吃。

  k忽然感应到什么,眉头一皱。扫了一眼正在跟苏酒窃窃私语的阮甜,随即走了过了,隔开距离,对阮甜道:“你要跟紧我,不要乱跑。”

  苏酒不屑的撇撇嘴,不就靠得近一点了嘛,至于这样吗?!

  阮甜反问:“是察觉到什么了吗?”

  自从知道k的异能后,只要k说的话,不是又目的就是有后文的。

  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k勾唇:“没事,问题不大。”

  超市货架上的东西,沉诺找了人来装,但是见到很多异能者都带了背包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来,留了很大一部分没有装进空间里。

  当然仓库里所有东西都被几个空间异能所瓜分。

  也算是可以保障一段时间的食物了。

  还未走出超市,外面就肉眼可见的围了不少丧尸。

  超市里的异能者们开始窃窃私语,也有些胆小的女异能者,因为大批丧尸,被吓到了。

  沉诺皱了皱眉,沉声道:“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团结一致,不能慌张。”

  众人没有如沉诺所料安静下来,议论声反而更大了起来。

  “沉师长,外面的丧尸不断的在增加,要是再不出去……”旁边的一个身穿军装的女孩子,拉住了正准备说话的沉诺。

  沉诺这才感觉到不对劲儿,也没了要演讲的心思。

  小了声音吩咐道:“那几个空间异能的,你待人保护他们,走人群后面,他们没有什么自保能力,所以一定要竭尽全力的保护好。”

  女军官点点头,把身边的几个人都带着绕向后面去。

  “我也不说什么了,大多有异能的放异能,能杀的杀丧尸。但是……”她话锋一转:“要是我看到有人敢临阵脱逃什么的,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番话简洁又霸气,震住了不少人。

  也都不是第一次见到丧尸,大多都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杀死丧尸,只是数量过多时,难免会觉得惊讶,这也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人数这么多,会异能也不再少数,也有不少人被鼓舞起来。

  阮甜被k死死拽住了手腕,生怕她被人群冲散一般。

  不过单手砍丧尸,虽然有些困难,但是还算可以解决掉。

  “你能把我手放开吗?我不适应。”阮甜乘着喘息的期间,跟k说话。

  k看了一眼阮甜的手腕,红了一圈。他放开了手。

  “跟在我身后。”

  时刻注意着朋友的苏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说不是女朋友呢,这么照顾。

  一波不断的丧尸,让众人都有些疲惫,有异能的还好,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毕竟体力上就比普通人大大的拉开了一切。

  阮甜这边打开一个丧尸,后面又扑上来一个。要是一个个的来还好,像这样的不断扑上来,完全没有喘息时间。

  那是耗尽体力的人们,都躲进了超市,也有丧尸不停的捶着玻璃门,或者贴在玻璃门上,往上翻着的白眼珠,有些让人害怕。

  阮甜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仍旧强迫自己撑着。

  额头上的汗不断往下掉,湿了头发。从头到尾她没有用过异能,全靠自己的唐刀。

  手已经酸得不行了,虎口都快没知觉了。

  就连沉诺都有些对她刮目相看,看起来是一个漂亮文静的女孩子,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坚持的比一些大男人的时间还久。

  k皱眉:“你进去休息吧,不要硬撑了。”

  苏酒因为娇生惯养,即使被异能改造过身体,也早就因为因为体力不支在超市里休息。

  阮甜勉强地笑笑:“我没事。”

  “这不是你强撑就能解决的事情。”k沉了表情,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看起来的确是有些生气了。

  最后还是沉诺把所有人都叫回了超市里边,即使竭尽全力。外面的丧尸依旧还在增多。

  这让k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只是此时的他没有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别的。

  阮甜的手被磨出了血痕,身上的衣服也沾了不少血迹,血腥味很浓。

  反而是最怕洁癖的k,沉着脸给她处理手上的伤。

  当包裹完最后一层纱布,他才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阮甜。

  “疼吗?”k冷冰冰地问了句。

  “不疼啊。”其实已经疼的快要哭出来了。

  闻言一顿,他在已经包扎好了的手掌上重重地按了一下。

  “啊,好痛啊。”她吃痛的叫了一声。

  k没有说话,依旧面无表情。

  苏酒在旁边看着两个人互动都感觉到有粉红泡泡是怎么会事???

  他干咳一声,试图插话:“女孩子还是不要太拼了,要是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得后悔一辈子的。”

  于是成功的受到k冷淡的一眼。

  阮甜慌了一下:“就手上受伤,应该不会留下伤疤吧???”

  “活该。”k也没有说会不会留疤,只是冷淡的回了句。

  她瘪了瘪嘴,有些不太高兴。

  k站了起来,把东西拿回去。

  苏酒靠了过了,悄咪咪地说:“你不知道你在外面的时候,唐彻的眼神总是时不时的扫你一眼呢。啧,关心的样子,我看着都觉得暧昧。”

  阮甜红了脸,反驳道:“你肯定是看错了。再说了,他保护我还有别的原因呢。”

  “什么原因?我跟他认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关心一个女孩子。”苏酒不甘示弱。

  阮甜也不可能把空间的事情说出去,只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反正不是你想得那样。”

  “那可不一定。”苏酒笃定道。

  阮甜盯着自己的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手背,没有接话。

  虽然很想反驳k是因为她有空间才会这样的保护她,可听到苏酒说的k第一次这么关心一个女孩子的时候,阮甜内心不得不说产生了别样的感觉。

  呸呸呸,想什么呢。

  现在唯一重要的是要活着,可不是想这些儿女情长的时候!!!

  “你不懂,儿女情长什么的,很影响我们行走江湖。”她一本正经的说。

  苏酒完全不信她:“我预计将来不久,你就会打脸。”

  k回来时,脸色淡淡地,什么都没说。

  三人并肩坐在墙角,就论颜值来说,也算是在众人里显眼的了。

  也有几个妹子赤裸裸地目光毫不掩饰。

  这让苏酒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反而是k都当作不存在一般。

  他转头看向玻璃门外,丧尸渐渐地少了不少。心里的猜测也从侧面大大的佐证了。

  隔离了人群的沉诺,看了一眼角落里的三人:“这个阮甜看来还是个人才。”

  “是啊,不过她旁边那个男人才更加深不可测。”王丽道。

  作为沉诺一直都很信任的副手跟亲信,王丽看人一般都是很准的。

  沉诺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虽然他在表格上填的无异能,我看不过是不想透露而已。”

  王丽笑了:“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就只能好好的不得罪。”

  沉诺放下手里的矿泉水,若有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