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苏酒1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149 2018-12-14 05:41:38

  “嘀嗒,嘀嗒”

  脚步声由远到近,在空旷的密室里显得十分诡异。

  坐在角落里的两人听得十分真切。

  阮甜有些懵:“你叫了人进来吗?”

  k蹙眉,没有回答。似乎也有些疑惑这里是怎么被发现的。

  之前一心在密室里,也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查看周围的活人,现在看来,估计是有人看到了……

  “你还好吗?”k低声问了句。

  阮甜摇摇头:“有点虚脱,怎么办?”

  长时间的掠杀丧尸,导致体力虚脱严重,刚刚又立刻坐了下来,现在阮甜感觉浑身都没力气,还有些难受。

  比起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更担心的是谁进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威胁到k……

  特别认真地听着脚步声不断传过来。心砰砰地跳个不停,手心里开始出汗,她微微握紧了手里的唐刀。

  “你坐着吧,我大概知道是谁过来了。别担心,可以算得上是我的好友。”k释放精神力,查看了一番,确认了密道中的人是谁后,开始安慰她。

  听到答案的阮甜,毫不留情的瞪了他一眼。

  不早说,害的她这么担心。

  k摸了摸鼻子,也没有反驳。

  门被打开了,男人弯着腰,双手插着腰,额前的刘海被汗水打湿,脸上飘上红晕,气喘吁吁地用目光锁定了坐在地上的两人。

  “唐彻,你大爷的。把老子一个人丢在酒吧,都不过来救我??”眼神里满满的哀怨。

  k,也就是唐彻。

  阮甜默默地记下了他的名字。

  k蹙眉:“你又没叫我去救你。”

  “现在电话要是可以联系到你的话,我还用来这破房子蹲你?”男人十分不满道。

  等体力上升几分后,他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突然一脸惊奇:“哇,你洁癖那么严重的人,居然都可以席地而坐了。”

  阮甜仰着头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一头垂到肩的黑发,五官有些阴柔之美。耳朵上闪闪发亮的黑色耳钉。穿着一件长长的风衣,敞开着,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里边的一件熊猫T恤。

  “这么个天气,你穿T恤,不热吗???”阮甜忍不住发问。

  男人这才注意到阮甜,眼前一亮,立刻半蹲下来。从刚刚还有些吐槽的表情,立刻变得正经起来。声音也莫名低沉。“嗯,很可爱的妹子,可以加个微信吗?”

  k一点没客气,直接朝着他小腿踢了一下。

  “苏酒,我的女人,你别乱勾搭。”k语气不善。

  苏酒坐在地上,使劲儿的揉着被踢得小腿,他怀疑自己的腿是不是断掉了。怎么那么痛啊。

  听到k的话,他有些不可置信:“不是,你居然能找到女朋友??”

  阮甜刚想解释。

  “你怎么可以比我先找到女朋友呢?这不科学!妹子你要不要看看我啊,我可是比他靠谱多了。”苏酒不高兴的乱嚷嚷道。

  顿时想解释的心思也没了,还是让他误会吧。

  k对于他的声音容忍度不是很高,“你在嚷一声,等下出去我就把你扔进丧尸群。”

  苏酒分分钟闭了嘴。

  唐彻真的会把他扔进丧尸群啊……

  其实阮甜也很想吐槽,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吵。没有女朋友很正常了。

  再休息了一会儿,等阮甜的体力稍微的恢复了些,三人才开始决定原路返回。

  “我来的时候,门已经破了。所以出去估计是一场恶战。”苏酒一脸沉着。

  与刚才乱嚷乱叫的男人,完全不似一人。

  阮甜觉得有些惊奇。

  k却习以为常。

  “既然这样,你走前面吧,阮甜就走中间,我走后面。”k沉默了几秒,安排道。

  苏酒立刻拒绝:“不行,我要走后面,谁知道你会不会带着妹子两个人跑了。”

  “……”阮甜有些佩服他的脑洞。

  k也好脾气的跟他换。

  他低头过来:“你等下跟紧我。”

  阮甜一愣,“知道了。”

  “这狗粮老子不吃。”苏酒翻了个白眼。

  走出密道,k蹙眉。感觉有些不太好。

  “你有异能吗?”

  “有啊,土系的,只是用不了多久就耗尽异能了,感觉一点用都没有。”苏酒毫不客气的吐槽着自己的异能。

  k又看向阮甜:“你呢?现在的体力够支持异能吗?”

  阮甜摇摇头:“我不能确定,但是可以凝聚起一点冰。”

  “外面丧尸很多吗?”苏酒敏锐的问道。

  k朝着窗户下看了一眼,神色有些不太好:“周围的丧尸都聚集在一起了,并且还在不断增加。我怀疑是不是有人在聚集他们。”

  苏酒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走向窗外望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丧尸,在大街上。

  之前的丧尸似乎是因为感觉到人消失了,所以在这里转了几圈后,离开了。

  而现在楼下的丧尸,是他们来之前的数倍。

  想脱险,就凭他们几个人,可能会很困难。

  “如果我们呆在这里,会被军方的人发现吗?”阮甜问

  苏酒摇摇头:“这个不能确定。这里丧尸太多了。有异能的还好,如果是没有异能的普通士兵,简直就是过来送人头的。”

  k往下望了一眼,“要不我们继续在密室里待着?”

  苏酒忽然眼前一亮,想起了什么:“密道好像是可以出去的?!”

  见k有些愣神,苏酒微微摇头,一脸惋惜:“年轻人啊,这记性就是健忘。”

  “……你很老了吗?”阮甜插了句。

  苏酒嘿嘿的笑:“也就比你男朋友大个两三岁,也算是奔三的人了。”

  “……”

  k一脸无奈,“好了你快说。”

  苏酒收起笑脸,清了清嗓子道:“之前我们发现这个地方的时候,不是有找人专门修缮?所以当时施工的工头说从这里不太好运沙跟灰进去,所以找人从密室里打通了出去,你不知道估计是我忘记跟你说了。”

  也是一栋荒废的大楼突然被人修缮,肯定会令人起疑的。

  k抿了抿唇。抓住了关键问题:“所以,你知道从哪里出去?”

  苏酒挠了挠头,“工头好像说得是,按动地板吧,跟进门一样的方式。”

  “那密室很大的,有没有具体的位置?”阮甜问。

  苏酒摊摊手,表示自己不知道。

  k深吸一口气,“先回到密室慢慢找吧,说不定就找到。”

  阮甜真的很想骂人啊,原本以为苏酒是一个靠谱的人,结果现实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不过她倒是真没想到,k这么洁癖还话少的人,居然有一个话痨朋友。

包子吃草莓

我更新呢,是佛性更新,随心所欲。先给你们提个醒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