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物资2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2371 2018-12-12 02:56:14

  本来以为第一个地方已经算是恐怖的地方了,直到到达k的第二个地方,阮甜才发现她太天真了。

  怎么可以一般人的思想来要求k,他根本就不能用常规的思想来判断。

  之前存放物资的地方是在别墅下面,算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室,虽然有些大得离谱了,不过也说得过去。

  可现在,k完全带着她来了废弃的工厂大楼,且不说车外面围着的无数丧尸,就这些不断拍着车门玻璃的丧尸,都有些让人够呛了。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外面那么多丧尸,正常不应该是掉头就走吗?你还义无反顾的开进去。”就阮甜看到的,都撞飞了好几个拦车的丧尸。

  k瞟了她一眼:“你要是再多说话,我就不介意把你扔出去。”

  扔出去啊……

  阮甜打了个激灵,一脸乖巧的坐在位置上,眼睛也不在嫖向外面的丧尸。

  绕过外面有些崎岖的路,终于到了一栋大楼前,这栋大楼看起来比看到过的大楼更加的破烂,外墙上还大写着拆字,一看就是危楼。

  “把周围的丧尸清理干净了再上去,如果遇到求救的人,你别圣母心泛滥,不然我把你一起扔在这里喂丧尸。”k义正言辞的警告道。

  阮甜虽然觉得k不会把自己扔在这,毕竟自己还存着他大把物资呢,可是又想到原主是怎么死的,她也不敢拿储物空间威胁k。

  得到阮甜的保证后,k倒是率先的下车。

  阮甜瘪了瘪嘴,还是跟着下去了,明明之前还对她那么好,结果一转眼就开始雷厉风行了,男孩子都这么善变的吗?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两人不断的清理着周围的丧尸,硬是从中杀出一条血路。

  阮甜浑身是血的靠在墙壁,不断的喘着气,额头上的汗也一直往下掉,垂在脸颊两边的短发,因着汗水的缘故,十分的不舒服。她忍不住抬头去看k。

  k也不复之前的光鲜亮丽,身上沾了不少丧尸的血,比起阮甜来,也更加的游刃有余,只是额头上的汗,也是不断的往下滴。

  “你先进去,我走你后面。”大概是察觉到阮甜体力有些耗尽的缘故,k倒是有些绅士起来。

  阮甜有些担心的望了他一眼,然后握紧唐刀,小跑进那栋破旧的大楼。

  k见阮甜进去了,才把周围离得最近的几个丧尸解决完,跟了进去。

  幸好门还是好的,虽然不能长时间抵抗,至少可以抵抗一小段时间。

  大楼内,空荡荡的。地上灰尘垃圾堆积一起,也有碎成几块的木板,随意的扔在地上,被掩埋在灰尘中。

  阮甜坐在地上,大喘着气。仅剩干净的袖子擦着脸上的汗。

  k进来后,把口袋里干净的手帕递给了她:“站起来,我们得上去,这门抵挡不住的。”

  她接过手帕,胡乱的擦了下脸,再把手帕扔回他手中。

  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往楼梯口走去。

  k有些疑惑,想说什么,可触及到阮甜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又想到现在的处境,也没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丧尸们开始撞门了,声音越来越响。

  k带着阮甜快速到了三楼,三楼跟一楼一样,感觉没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站在三楼,可以把周围的风景尽收眼底,尤其是窗框都没有,只有窗户形状,风一吹,这凉爽的感觉。

  周围的丧尸都在不断的朝着这栋大楼聚集,越来越多的趋势。

  k蹙眉,双手不断的在墙上摸索着什么。

  “你在找什么?”

  “找一块可以按动的瓷砖。”说完,就继续按着墙。

  阮甜有些无奈,这都什么事啊?!好不容易脱离丧尸,获得安全。现在开始要敲砖了??

  她忍不住瞪了一眼正专心致志地k,都是他的错!

  “过来。”k低声的叫了一句,阮甜立刻聚了过去,k一眼严肃的伸手按动了那块方形的砖。

  紧接着,地面上缓缓地打开了一个洞。

  ????

  一脸懵逼的阮甜站在原地。

  k却掏出了口袋里的小电筒,往下照了照。然后把手电筒塞嘴里,手脚并用的往下爬。

  “跟着下来,丧尸快上来了。”k朝着阮甜喊了一句。

  阮甜往下望了下,漆黑一片。这让她有些怕,k走在前面,也算是给了她一些勇气,她闭了闭眼,给自己打气。然后顺着洞一步步的往下爬。

  等到两个人顺利到达地底后,k不知道按了什么地方,那块地板又合上了。

  唯一的光源就是k手心里的那个小电筒。

  阮甜抱住了k的手,完全看不清周围的环境,小电筒的光,只能勉强看清地下的路。

  这更加的让她有些恐慌,毕竟没有女孩子会喜欢这种黑漆漆,甚至还不知道去处的地方。

  “k啊,你想带我去哪啊?为什么都没有灯?”阮甜声音都有些发颤。

  想起之前别墅的那个地下室,虽然也很吓人,可至少通道里还有灯呢。而这里什么都没有……

  k一愣,然后伸手握住了阮甜的手,声音低沉了些,带着安慰:“别怕,我在你旁边,你不会有事的。”

  被握住手时,阮甜大脑有些没反应过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性牵着手……

  k的手宽厚,带着热度。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手掌心的纹路,还有大拇指上的老茧,都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里。

  “你手心怎么出汗了?很冷吗?”k有些诧异得开口。

  自从末世来临后,温度一直高温不下,能不被热死就很好了。

  “不冷。”

  两人安静地走到了尽头。

  是一堵墙。

  k倒是对这里比较熟悉,放开了阮甜的手,半蹲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朝着墙敲了几下,又换了个地方敲几下。

  突然被放开,手上的温柔骤然消失,阮甜抿了抿唇,退后几步站在k身后一脸安静。

  门打开了。

  带着光。在走到这门前,阮甜就知道肯定又是个密室,而且还是装着物资的密室。

  进去后,也不用k多解释,她就特别上道的把密室里的东西给装好了。

  随后找了墙角坐下,她真的想吐槽。

  开了这么远的车,走到这里来,甚至还引来了一堆丧尸,就因为这个物资,也不知道k怎么想到这些个地方的。

  k也坐在了她身侧,垂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这个地方是我无意间发现的。”他似是而非的来了一句。

  所以不是他特意弄的密室。

  阮甜也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就安静地坐在一起,几分钟后,k面无表情的把身上的外套脱了,披在了阮甜的身上。

  末了还忍不住,摸了下她的手。

  发现还是有些凉,眉头皱了皱。

  “你干啥咧?”阮甜摸不着头脑地问道。

  k垂眸:“你手这么冷,是不是生病了?”

  阮甜睁大了眼睛:“你才生病了呢,我只是肾虚而已,所以才会手冷。”

  “肾虚……?不是男人才会有的吗?”k不耻下问。

  “……”

  她顿了顿,“反正我没有生病就对了,手冰是因为气虚的缘故,不是什么大问题。”

  k若有所思,也没在追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