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黑色的七月1

女主她只想安稳活着 包子吃草莓 1869 2018-11-25 03:30:52

  阮甜今天一大早醒来时就发现外面在下雨,一开始还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直到她打开水龙头时,发现流出来的水都带着淡淡的红色。

  一开始还以为是水管生锈,所以带着红色。就一直开着水龙头,希望可以把水管里的锈冲洗干净。

  去换了衣服出来,发现流出来的水还是带着异常的。

  随即去开了热水器里的水,也是一样的,带着淡淡的红色。

  这让她有些慌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带着红色的水。

  也顾不上洗漱,跑下楼去找k。

  脑子里有个想法就是,k一定是知道为什么水管里的水是红色的。

  k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远方的景色,隔着玻璃的空中飘着红色的云,落下地的也是红色的雨水。

  表情淡漠,双眸毫无疑惑,就那么安静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焦急。

  就好像他本来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场雨一样。

  在客厅没找到人的阮甜,直奔二楼就发现k的书房没关。

  她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进来了。

  “k,水龙头里的水都开始变颜色了……”阮甜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话语里有着浓浓地慌张与担忧。

  她虽然看过书的,可很多细节她都不清楚,甚至剧情如何展开,她也都不知道。除了k以外,她现在真的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k转身过来,脸上毫无表情。然后走到书桌前坐下,淡淡地开口道:“没事,只是这几天都不能出去了,得好好的待在家里。你也别碰水管里的水。”

  阮甜的眼神突然落在落地窗前,之前在自己房间里,虽然知道下雨了。但是把窗户窗帘都拉的紧紧地,完全看不到外面的场景。

  而现在k把窗帘拉开后,红色的雨,完全暴露在阮甜的眼前。

  她有些惊恐的走了过去,伸手触上落地窗。冰冷的玻璃如何都驱散不了阮甜手心的燥热。

  “这是怎么回事?”她转头来,望向k。

  “如你所看到的。红色的雨。”k平静地回答。

  可是阮甜却开始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开始感到一丝恐惧,颤抖着声音:“这个,雨是代表着什么吗?”

  她完全不担心k听不懂,因为在她脑子里就好像k知道所有事情,包括她不知道的事情。

  k帮她解答道:“这几天红雨过后,植物要开始变易了,水管里的水也不能喝了,甚至一些没有异能的人,也会因为这场雨变成丧尸。所以你不能到处跑了。”

  阮甜听完,有些茫然的望向外面的雨。

  突然间发现,末世好像真的来了。

  虽然之前一直都在末世,可有k在,就算有危险的时候,她也不是很担心。甚至还会觉得末世好像也没什么。

  可当人类最重要的水源都被污染时,她忽然有些不敢想以后的日子了。

  就一霎时间看清了这是末世,没有水没有电,甚至还会有很多残忍的事情发生,不再是她所在的那个国泰民安,歌舞升平的世界了。

  k见她神情有些不太对,干咳了几声,眼睛瞄了几下,开始试图安慰她:“你别担心,有我在。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

  阮甜有些无措的眼神对上k深邃的眼眸,就好像心底得到了安慰一般。

  心底涌起的害怕,都在k的眼神里慢慢被安抚。

  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在怕什么呢。不管如何,她都要好好的活着不是嘛。

  就这样自我安慰着,她开始慢慢坚定起来。

  又想起之前住在超市的那些人。

  她看了k一眼,想说什么。可又想起这雨可以让人变成丧尸后,她动了动的嘴唇,顿时就闭住了。

  虽然很担心别人,可现在明显是k更重要。

  这种圣母心不能有。

  她敲了敲自己的头,正准备跟k打一声招呼回自己房间去。

  可k却拦住了她。

  “你去把浴缸里的水注满,顺便也把我水壶里,嗯,所有能装水的东西都注满。”k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走到阮甜面前。

  他比阮甜高,所以阮甜还得抬头看他:“为什么啊?”

  “你敢用水管里的水?”他反问。

  阮甜猛地摇头,她才不想变丧尸呢。

  “那你还不去注水?我们俩就你一个冰系异能,应该是可以用水的冰系异能。”他特意强调了后面半句。

  眼神也变得玩味起来。

  阮甜不清楚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只能满口答应,然后跑出了k的房间。

  “记得我浴缸的水,我每天都要洗澡的啊!!”k在背后加了一句。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记得你的洁癖呢?

  不过吐槽归吐槽,阮甜还是去把k房间里的水给注满了。

  “真是个方便携带的注水器啊。”k站在门口感叹道。

  “呵呵……”她忍不住翻个白眼,没见过这么爱干净的,还得天天洗澡。

  k也不介意,半倚身在门槛上语气有些慵懒:“七月开始了,过几天军队就差不多要来了,大概你可以轻松一点了呢。”

  “真的吗?军队真的要来了?”阮甜眼睛一亮,忍不住追问。

  “嗯,大概就这几天了吧。”他有些怀疑的看了一眼阮甜:“你这么相信军队?”

  阮甜特别坚定的点头:“对啊,军方肯定是靠谱的呀,绝对都是些好人的。”

  k摇了摇头,一脸惋惜:“又是一个脑残。”

  “你什么意思啊?!”

  “军方是靠谱?你也不看是什么时候。”k嘲笑她天真。

  阮甜也不介意。反正她无条件相信军方。

  回了房间后,她拉开窗帘,外面的雨还在下。

  虽然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停,但是她希望红雨快停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