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残雪乱

092发现

残雪乱 九v九 2198 2019-03-15 12:09:00

  此时坐在客厅里的裴俊终于知道喻长衾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什么了,他的身子只能僵在原地。

  “裴大人对喻府的歌姬还满意吗?”裴俊的反应在喻长衾的意料之内。

  喻长衾请出的歌姬都是府上的“男宠”,几位穿着艳丽的男子,一直冲着裴俊眨眼睛,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裴俊强忍着内心的厌恶,喻长衾到是想看看裴俊能忍到什么时候,她一拍手,旁边的两位男子竟然跳起舞来,其中一位径直走到裴俊身旁环住了他的脖子,吓得他马上跳了起来,一旁的茶水都打到了自己身上。

  “裴大人您没事吧,要是着凉了可不好!”喻长衾故意摆出一副夸张的模样。

  裴俊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虽然他还不想离开,但那两个妖冶的男子他实在是消受不起,裴俊的身影刚消失在门口喻长衾就忍不住大笑起来,他听到了也只能装做听不到地快步离开了。

  “裴大人真是太有趣了。”

  看着喻长衾开怀大笑,九王爷的心情也好多了,但看着两位所谓的“歌姬”他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王爷今日来喻府有什么事?”喻长衾现在才想起被自己忽视的九王爷。

  九王爷一时语塞,他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

  “长衾,你们在干嘛?”温清适时的出现,解救了九王爷的尴尬。

  温清刚从梅园出来就听到了喻长衾的笑声并且还偶遇了脸色铁青的裴俊。

  “远华,可惜你错过了一场好戏。”岔开话题的九王爷松了一口气。

  “那可得跟我也说说。”温清坐到了九王爷身边拿起茶杯掩饰住自己审视的目光。

  但九王爷并没有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了喻长衾身上,眼睛里藏着笑意。

  “远华,我让人给你换杯新茶吧。”

  喻长衾突然的一句话让九王爷也把目光转向了温清,他迅速把目光收了回来,“夏天还是喝冷茶比较凉快。”

  “喻雪他怎么样了?”

  “无碍,都是老毛病了。”温清的眼睛盯着茶面,细小的茶叶在清亮的茶水里沉浮。九王爷感觉到了温清好像在掩饰着什么,看来喻雪的情况不太好。

  突然喻长衾感觉到了地面轻微的晃动,如果不是习武之人可能也不会发觉,喻长衾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有人陷入了阵法里,你们在这儿不要乱走,我去去就回。”

  温清拉住了想要跟上的九王爷,“我们还是等着吧,这里毕竟是喻府。”

  九王爷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但是他的心始终放不下,他也不知从何时开始特别在意起喻长衾的事情来了。

  “远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九王爷想起温清刚才眼神里隐约的闪躲。

  温清的心漏了一拍,他低头喝了一口茶水,“我能有什么事呢。”

  “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瞒不过我的。”

  温清的动作有些僵硬,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喻雪的情况,不太乐观吧。”

  温清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原来九王爷指的是这件事。

  “你别告诉长衾。”温清看着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木眼神中有些无奈。

  九王爷没想到喻雪的情况这么差,温清仔细观察着九王爷的神色,他的眼里除了担忧还多了一种晦涩难懂的感情。

  喻长衾来到了主阵当中,看到了被困在里边的裴俊。

  “连萧何都看不住你。”喻长衾现在只想把裴俊赶紧扔出去,省得留在府里闹心。

  “我不走,还差一点我就可以破了这个阵法!”裴俊的双眼腥红,看样子应该是被阵法所迷惑,喻长衾看着裴俊的样子心里有些悲哀,自己的阵法岂是那么容易就破得了的。

  “不想死就快点跟我出去。”

  “哈哈,喻长衾你怕了吗,怕我破了你的阵法,你输定了!”

  裴俊像疯了一样跑进阵法深处,喻长衾拉不住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裴俊有些懵,趁着这个空隙,喻长衾把他带出了阵法外。

  庭院中,萧何早已等在那里,“请主子恕罪。”

  裴俊回过神来就感觉到了自己左脸热辣辣的温度,为什么又是这副狼狈的样子。

  “喻长衾你就这么怕输给我吗!”

  “如果你想死,现在进去我也不会拦着你!”喻长衾真想弄死这个自大的蠢货。

  “我如果在这里出了事,喻府也脱不了干系。”即使脸上留下火辣辣的印子,裴俊在嘴上依旧逞强。

  “裴大人别忘了这里是喻庄的地盘,”喻长衾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杀意,“你认为自己的分量会让陛下跟喻庄翻脸?”

  裴俊被喻长衾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胀红了脸。

  “一个人想要做大事之前还是先认清自己的实力吧,”喻长衾并不想对裴俊客气,“萧何送客。”

  喻长衾再也没有看过裴俊一眼,俊裴离开后心中开始恼怒起来,他为自己心中升起的恐惧和喻长衾的不屑而恼怒,他恨,他一定要让喻长衾输得一败涂地。

  喻长衾一回到客厅,九王爷就迎了上去,“长衾,你没事吧。”

  “不过是只苍蝇罢了。”喻长衾丝毫没有在意。

  温清把九王爷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他从九王爷的神情中好像看懂了什么,想起喻长衾真实的身份,他的脸上反而添了几分笑意。他弯起了眉梢,突然抓住喻长衾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前,喻长衾的头刚好碰到温清的下巴,影子打到两人身上,仿佛一幅画一般。

  “别动。”温清的眼神里充满柔情。

  九王爷的目光一直跟在他们身上,而温清也一直在观察着九王爷的神色。

  “头发上粘到东西了。”温清的手指穿过了喻长衾柔顺的长发,手上多了一片细小的花瓣。

  喻长衾一抬头就对上了温清笑盈盈的眸子,原本的“谢谢”被温清笑容里意味不名的恶寒给逼了回去。

  九王爷看着两人亲密的小动作心情莫名有些烦躁,“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天色,还挺早的嘛。”温清好像看懂了什么秘密。

  九王爷没料到温清会接这么一句话,“许大人的晚宴或许还赶得及。”

  九王爷不再给温清拒绝的机会,两人出了喻府后一直沉默着,九王爷一直拉着一张脸,而温清却是笑盈盈的。

  “你生气啦?”到了马车上,只剩温清和九王爷两人,温清忍不住开了口。

  “我为什么要生气。”

  “这个得问你自己咯。”

  看着温清的笑容九王爷觉得自己好像栽进了什么陷阱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