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上弦之灵:失落的古城

第六章:梵弥斯(2)

上弦之灵:失落的古城 西柚茜 2142 2018-11-09 11:32:29

  当梵弥斯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他揉了揉眼睛,缓缓坐起身。

  “这是哪啊——嗯?谁把我伤口包扎了……”

  梵弥斯盯着腿部的绷带,一脸蒙。

  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随后门被打开,只见尧希面无表情地走进屋子,手里还端了个银制的长方形小餐台。

  梵弥斯正向她扬起个笑脸,又见有位年长的精灵也跟着她一起走进来。

  “您醒了。”

  梵弥斯望着那名年长的精灵,有些不知所措,“您是……”

  “我是古精灵皇室的佐臣,殿下叫我德诺克斯就行。”

  梵弥斯“哦”了一声,突然又感觉哪里不对,惊呼道,“殿下!?什,什么殿下……”

  德诺克斯瞥了一眼他右手上的戒指,淡淡一笑,“看来您这次的旅行没有告知皇家啊。”

  梵弥斯当场愣住,他讷讷地把右手藏到被窝里,极其勉强地朝德诺克斯亮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尧希把餐台放到床边的一张小桌上,接着就退回到德诺克斯的左后方。

  “这些天辛苦您了,陛下。”,德诺克斯为他深深鞠了一躬,“古精灵皇室招待不周,我代表本族皇室为您致歉。”

  尧希也跟着他一起鞠躬。

  “不不不……”,梵弥斯连忙摆手,“挺好的,都挺好的……”

  “以后就由尧希负责照顾您,直到您的腿伤痊愈。”,说罢,德诺克斯示意尧希上前一步,接着,他继续说道:“等您康复了,我们会为您备好返回帝都的马车。”

  “这个马车什么的就太麻烦了——不用准备了……”

  德诺克斯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帝都那里,我们也尽快派人去禀告国王了。一切都为殿下打理妥当,还请殿下安心养伤,我们会全力弥补过错。”

  “额……”

  梵弥斯张了张口,一时没反应过来要说些什么。

  “尧希。”,德诺克斯吩咐道:“服侍皇少用餐吧。”

  梵弥斯看了看德诺克斯,又看了看尧希,“谢,谢谢……”

  “殿下客气了。”,德诺克斯为他行了一礼,“请您用餐。”

  尧希也照旧跟着施礼,随后,她走到小桌子旁,将餐台端到梵弥斯面前,为他放到床上。

  “谢谢!”

  梵弥斯凝望着她,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兴奋。

  “不用谢”,她漠然地回答道。

  梵弥斯望着她,心中的喜悦渐渐变得有些尴尬,他故意咳嗽了两声,然后低头看向餐台。

  为他准备的食物很丰盛,有特制酱汁淋制的煎蛋,有浇着果酱的吉事果,有夹着丰富肉馅的面包,还有浓郁的奶油蘑菇汤……

  此时梵弥斯的肚子立刻“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尧希。”

  德诺克斯示意地叫了她一声。

  尧希无奈只能服从,她从餐台上拿起一块厚实的方巾,为梵弥斯掖进他胸前的衣服里。

  梵弥斯一动不动地配合着尧希,而他与尧希接触到的皮肤却麻了一片……

  德诺克斯看到梵弥斯浑身不自在的样子,于是特意说了些话,“您的饮食是本族皇室后厨专门按照帝都皇室的饮食配方制作的,如果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您可以反馈给尧希,尧希会告知我的,我们会尽力为您改进。”

  “啊……”

  梵弥斯抬头,“好……”

  德诺克斯望向梵弥斯,却发现他正偷偷瞄着尧希。

  德诺克斯是明事理的,他微微一笑,道:“请您慢用。”

  说罢,他再一次鞠躬行礼,随后就离开了。

  尧希见德诺克斯走了,正要跟上他,谁知手腕竟一把被梵弥斯抓住。

  “去哪?你可是要服侍我的!”

  尧希转过身,冷冷道:“自己吃。”

  “哎哎哎,你这态度可不行。”,梵弥斯朝她噘嘴耍赖,“你要是不好好服侍我,我就告诉刚才那个德……斯,嘿嘿,看他不收拾你!”

  尧希甩开他的手,站在原地,不语。

  梵弥斯试探地瞅着她,“咋啦?不高兴了?”

  尧希仍不搭话。

  “哎呦……”

  梵弥斯把餐台推了推,探过身子去拉尧希,“我就跟你开玩笑啦,我怎么会是那种爱打小报告的人嘛——要说爱打小报告,也只有我那些哥哥……”

  尧希瞥了他一眼。

  梵弥斯一脸陪笑,不再继续说下去。

  “你快点把食物吃了,等伤恢复了就赶紧走。”

  梵弥斯望着尧希,拉了拉她的手,“你过来坐。”

  尧希嘴里“啧”了一声,再次甩开他。

  梵弥斯一边望着她,一边抠着手,问道:“是不是他们惩罚你了?”

  尧希不说话。

  “他们要是惩罚你,我去跟他们说一下就好了……”

  “你就不该来这。”,尧希打断他。

  “我……”

  梵弥斯欲言又止,他又偷偷瞥了眼尧希,心想,“我不来这,又怎么能遇到你……”

  他抿了抿嘴,把餐台拉回自己跟前,从碗里舀了一勺汤,送到自己嘴边喝下。

  其实梵弥斯在出宫的这段时间里,已经有很久没吃到像样的食物了,然而他现在喝着鲜美的汤,可依旧感觉不是滋味。

  他忍不住问道:“那些树——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梵弥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尧希不禁蹙起双眉。

  她愠道:“难不成还能让你这个腿瘸的皇少去处理?”

  梵弥斯愣住,“他,他们真怪你了!?”

  尧希真是受够这个人类了——怎么这几天不顺心、倒霉事全都让她碰上了,她还没从“异类”的阴影里走出来,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飞来横祸……

  她真是有苦不能言,明明抓住入侵者她是立功的,可谁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帝都的皇少;烧了达尔森林的古木应是罪不可赦,可他是皇少,无论如何精灵王还是要给国王情面,再加上她出手太重,伤了这嫩王子,真不知道以后他们会怎么处置自己……

  尧希越想太阳穴越痛,于是她再也不愿意跟梵弥斯继续对话。

  她瞪了梵弥斯一眼,丢下他就走。

  “哎哎哎——你别走啊!”,梵弥斯叫唤着:“你别生气,快回来!哎呀……”

  他坐在床上动弹不得,只有上半身在焦虑地摇晃着。

  “我,我这些食物吃不完,你快回来,咱俩一起吃啊!”

  尧希默默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地继续走,当她走到门边,右手扶上门把手时……

  “啊!我腿疼……”

  从她身后传来梵弥斯的惨叫声。

  “小希,我好痛——你快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