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第268章山海药铺(十一)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君子九九 4049 2019-09-18 07:03:31

  傅家是d市排的上号的名门望族,年轻一辈当中傅锐是最为勤奋努力,而且天赋最高,早早的就被作为继承人培养。

  加之有和孔家的联姻在,傅锐继承人的位置可以说是不动如山,傅锐和孔明珠这对小辈也是备受瞩目的天作之合。

  只是之前订婚后闹出了孔明珠逃婚,找人替嫁的丑闻,不过,正主已经回来,两家的婚约也没有受影响,这点小小的风波,自然而然的就散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的是,这个回来的孔明珠已经不是之前的孔明珠。

  光线昏沉,空寂无声的地下室里。

  容貌美艳,但脸色惨白,甚至有些透明的纸人雪艳,被人用一条红绳子牢牢地捆在椅子上。

  雪艳眼睛紧紧的闭着,不知过了多久,地下室的门打开,走进来了一男一女。

  走在最前面的女子有一张和雪艳一模一样的脸,同样美艳不可方物,只是杏眼当中透出的神色却全然不同。

  听到声音,雪艳睁开了眼睛,看着向她而来的孔明珠,还有目不转睛就跟眼珠子掉在了孔明珠身上的傅锐。

  胸腔里面一道仿若针扎一般的尖锐疼痛传了出来。

  雪艳低下头,掩盖住眼中的情绪,仿佛没看见这两个人。

  “听说纸人的心是世界最纯粹的东西,对凡人来讲,吃了便可以容颜永驻,而对妖来讲,吃了便可以增强法力。”

  纸人无心,只有拥有了感情的纸人,才会生出一颗心来,纸人的心往往是玲珑剔透之物,因为他们的感情也往往是最纯粹的。

  只是简单干净的东西很多时候会遭到他人的觊觎。

  孔明珠走上前,伸出手钳制住雪艳的下巴,染着艳红色丹蔻的手搭在她的脸上,两人一模一样的脸就像是照镜子一般,只是看上去一个像是人,而另一个更像是妖。

  但像是人的是身为纸人的雪艳,而像是妖的却是作为人的孔明珠。

  “你想要我的心。”雪艳听出了孔明珠的打算。

  “不错。”孔明珠凑近她,低哑的声音带着蛊惑,更多的却是阴森。

  雪艳脸色很白,但眼神很坚定的道:“我可以把我的心给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放了傅锐。”

  雪艳相信傅锐对她的感情,即使他真的那么快的变心,以他的人品也不会帮助孔明珠做出这种助纣为虐的事情。

  更何况,这次回来在再一次看到孔明珠的时候,雪艳察觉到孔明珠的身上,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妖气。

  “不可能,你现在已经被绑在这里,我想要取你的心随时都可以,至于傅锐,我还挺满意他的,等我吸取了他的精气,若他还能留一条命的话,放掉他也不是不可以。”孔明珠妖艳的红唇一勾。

  被当做猎物一般的傅锐仿佛没听见这话,眼神依旧痴痴的,准确地说是木然的看着孔明珠。

  雪艳闻言,急了,厉声道:“你到底是谁?你根本不是孔明珠,为何要纠缠在傅锐身边?”

  雪艳原本以为她这一次回来,和傅锐之间就能够长相厮守。

  因为傅锐向她保证了,以后根本不会有傅家和孔家的婚约。

  可是雪艳万万没想到,她才回来不久,就因为傅锐端上来的一杯酒,昏迷过去,醒来后就被绑在了这地下室。

  雪艳以前帮助孔明珠逃婚,和她打过一次交道,知道孔明珠虽然骄纵,但并不是恶毒之辈。

  而且一个普通人,也几乎不可能识破她纸人的身份。

  之前雪艳仓促离开,没有想到这一点,直到这一次回来被关押在地下室,看到了对孔明珠十分顺从,简直是她傀儡的傅锐,还有想要她心的孔明珠,雪艳才敢断定孔明珠身上绝对不对劲。

  “我就是孔明珠啊,傅锐是我的未婚夫,我为何不能在他身边,要说纠缠也是你自甘下贱纠缠着傅锐。”孔明珠拍拍雪艳的脸,眼睛当中带着讥讽和得意。

  不远处站着的傅锐面上冷漠,眼神漠然的看着这一切,而他的眼睛当中似乎只容得下一个孔明珠,对于曾经两相厮守,深情告白的雪艳似若无睹。

  “你不是孔明珠,傅锐向我承认过会解除和孔家的婚约,他喜欢的是我,定是你用的什么手段迷惑住了他。”雪艳挣扎着大叫。

  “喜欢?谁会喜欢上一个纸人,简直是可笑。”孔明珠捂着嘴轻笑起来。

  雪艳眼中泪花滚动,纸人不能流眼泪,眼泪会打湿他们的身体,会让他们彻底的消亡。

  看到这一幕,原本像个傀儡一般的傅锐木然的眼珠子突然的动了动。

  就在这时,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个妩媚妖娆的女子走了进来。

  雪艳和孔明珠的这张脸,可谓是美艳天成,但在进来的这个女子相衬之下,却也显得有几分寡淡。

  近来的这女子身穿仿古样式的大红色长裙,裙摆摆动之间,露出女子小腿间晶莹如雪的肌肤,天生妖娆美艳的脸,便是不动,也自带风情万种,而这一位便是白花街胭脂斋的老板娘狐媚。

  “狐湘,把人放开。”狐媚慢慢的走了进来,一双狐狸眼冷然如冰。

  “狐媚,不关你的事,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孔明珠,不,这时候应该说是狐湘脸色难看的呵斥道。

  孔明珠早就不是人,在她逃婚的时候,意外遇到了狐狸精狐湘,被夺走了躯壳。

  狐湘在占据了孔明珠的身体后,从她的记忆中得知了纸人雪艳的存在,这才有了之后的一连串。

  “你以为我想管你。”狐媚翻了个白眼,丢过来一个蔑视的眼神:“特别自作多情了,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从同一个狐狸窝出来的,我还懒得搭理你。”

  “狐媚,你……”

  “怎么,我说错了吗?狐湘,再怎么说你也在人世活了那么多年了,怎么连点人话都听不明白。”狐媚冷笑着嘲讽。

  狐湘双目赤红,脸上蔓延出诡异的妖纹,“狐媚,你是自己送上门来找死。”

  狐媚略略正了神色,“想打架呀!刚好我这几年也好久没有活动活动了。”

  “啊!”狐湘仰天大叫了一声,一双手变成锋利的爪子,鬓便出现出白色的绒毛,速度极快的攻向了狐媚。

  狐媚和狐湘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只是两个狐狸性格全然不同,狐媚虽然看起来人如其名,但性格挺懒,平日里就喜欢制作一点胭脂,待在胭脂斋里面很少出门。

  而狐湘却贪恋红尘,游走在人世中,而且性格残忍,经常仗着幻化出来的样貌勾搭凡人,吸取他们的精气,身上血孽很重。

  这些年来,人族兴亡,妖族败落,万年前,上古之神带领众妖退进了山海界,人界只留下个别法术低微或者留有牵绊的妖类。

  其中狐媚和狐媚之母便是当初留下来的妖类后裔,数百年前狐母诞下了她们姐妹二人后,教她们习的妖术,幻化成人形,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临终之前,狐母对身为姐姐的狐媚再三交代,让她一定要看管好妹妹狐湘。

  可狐湘根本不服管教,姐妹二人的感情也并不好,狐媚这一次会来,也是看在狐母临终的时候的嘱托。

  狐湘身上杀孽太重,终有一天会遭到反噬。

  近些年来,狐媚一直在阻止狐湘犯下杀孽,可惜还是收效甚微。

  这一次,狐媚说什么也不会让狐湘再得偿所愿。

  姐妹二人打了起来,狐媚修为本在狐湘之上,但狐湘却更精通其他的邪门手段,一时之间,两人不相伯仲,竟分不出胜负来。

  这时,一直立在原地,眼神呆滞木然,默默不动的傅锐,动了。

  只见他手中刀光闪现,一把刀子竟是直接插进了没有防备的狐湘后心。

  狐湘震惊的回过头:“你……”

  傅锐发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额头不断的冒着冷汗,而且一双眼睛当中尽是挣扎,充斥着傀儡时候的木然,已经清醒时候的仇恨。

  突然的,傅锐手上一抖,单手支撑跪在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狐湘被伤中的要害,也不知她之前是修习了何等邪术,在她虚弱之时,体内一股力量开始反噬,直接叫她在片刻之间便绝了命息。

  狐媚眼中掠过一丝怅然,抱起已经变回了原形的狐湘的尸体,手上一挥,解开了捆绑住雪艳的束缚。

  雪艳站了起来,快步的跑到了傅锐的身边:“傅锐。”

  傅锐这时候面色惨白如纸,比雪艳刚才的脸色还要难看。

  见状,狐媚对雪艳道:“他强行挣开了狐湘控制,受到狐湘的妖力冲撞,你若想要救他,就赶快带他去百花街444号的山海药铺。”

  雪艳赶忙的扶起已经处于昏迷当中的傅锐,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狐媚也没有久留,但是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她手上抱着的狐湘的尸体,突然的化成了一滩脓水。

  脓水当中冒出一阵难闻的白烟,而且极具渗透性,根本不给狐媚反应的时间。

  狐媚只来得及用尽全身的妖力,将毒素控制在手臂上,大骂了一声:“狐湘,你居然连尸体都要算计我。”

  狐湘尸体所化的脓水,含有一种针对妖狐的剧毒,狐媚虽说不惧,但要想将毒素完全的排出去,也至少需要个几天的时间。

  狐媚看了看周边的环境,干脆的化作原形,跑了出去。

  山海药铺

  雪艳用最快的速度带着傅锐赶了回来,还没来得及进门,便已是大声喊道:“凤大夫,凤大夫……”

  凤衿从内室走了出来,看着一身狼狈的雪艳,还有被她搀扶着气息微弱的傅锐,道:“将人扶进来。”

  人被扶到药房里面的病床上躺下,凤衿双手截印,打出一道灵力过去,温和的灵力在傅锐周身流转,很快的滋养了傅锐身上所有的暗伤。

  等凤衿收回手后,傅锐悠悠转醒,但准确的说是身体醒了过来。

  只见他双目呆滞,面容僵硬,和一句能够呼吸的傀儡人没有多大区别。

  “傅锐中了狐族的控心术,而且从他体内的情况来看,他还遭到了反噬。”凤衿对雪艳解释道。

  控心术反噬后果就是以后都像个傀儡人一般,只留有呼吸,而这已经算是比较良好的了,若不是雪艳及时把傅锐带到了这里来,傅锐早就给狐湘陪葬一命呜呼。

  雪艳急道:“凤大夫,那要怎样才能够救傅锐?”

  对此,凤衿又道:“我可以解除他的控心术,但这本是咒术,非下咒之人亲自解开,强行断离,傅锐恐怕活不过一年。”

  雪艳脸色顿时惨白,怔怔地看着傀儡模样的傅锐,喃喃自语:“那该怎么办?狐湘已经死了,难道傅锐要给她陪葬吗?”

  “既然下咒之人已死,那便还有一个办法,我可将控心术转移。”若是狐湘还没死,控心术转移的过程当中,很可能被她察觉,狐族控心术最为诡异,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命令一个人为自己所用,哪怕操控他自杀,被操控者也无法反抗。

  像傅锐这样种了控心术,最后都还能保留一丝神智,反杀狐湘,本就是属于概率极为稀少的那千万分之一,想必也是傅锐对雪艳感情很深的缘故。

  “我可以。”雪艳跪下来恳请道:“凤大夫,我请求你将他身上的控心术转移到我身上。”

  凤衿看着她,沉声道:“你可知道,你虽是纸人,但已经修出了心,待到一定时日,或许能够变得同真人一般。可若将这控心术转移在了你的身上,你的一生修为将会全部白费,自此以后被打回原形,只能做一个,不能动,不能哭,没有表情的真正纸人。”

  “我知道,求凤大夫帮我。”雪艳义无反顾。

  “好。”

  天色由暗转明,一夜又过去了,白花街的白天和黑夜没有多大区别,主要以安静为主,大多时候大街小巷看不到一个人影,又或者,即使是看到了也不一定是人影。

  山海药铺的小妖怪们非常勤快的将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热热闹闹的声音吵醒了,药房里面病床上躺着的年轻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