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第35章重生女大战穿越女(三十五)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君子九九 4387 2018-12-23 23:04:30

  轩辕衿毫不遮掩的话让轩辕夜清晰明白,她早就知道了他的打算。

  而魏家那边,魏如妍名声彻底被毁,只剩下两条道路,一是被关进尼姑庵,二是嫁给那个京城风流闻名的纨绔公子哥。

  魏如妍一生骄傲,一心想要做那人上之人,如今却早已经成了魏家和轩辕夜的弃子,婚事匆匆忙忙的被定下,短短半个月之内就被嫁进了那让她深恶痛绝的人家,后又因为魏家的倒台,被一封休书赶出了夫家,惨淡凄凉的过完一生。

  还有魏家这边,魏如妍出事后,魏家明白轩辕衿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谋算,若有朝一日轩辕衿真的登上了皇位,成为大梁朝的第二任女帝,那他们魏家只能得一个举族轻覆的下场。

  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拼死一搏。

  回镇国公主府的路上,一路非常的安静,尤其是经过快要到镇国公主府的前一个巷子。

  赶马车的车夫拉了一下缰绳,马车停在了原地。

  现在还是青天白日,这条不说多么热闹,但白日里往往会有人经过的巷子,却没有一个人影。

  轩辕衿的马车停在这里,马车内轩辕衿优雅落座。

  一阵清风吹过,一丝血腥味的气息开始蔓延。

  外面的打斗拼杀声,却没有让轩辕衿的眼睫毛颤抖一下。

  很快的,一切都平静了。

  车夫也就是暗卫首领暗一,抓住那群刺客当中的三个活口,在马车边轻声的说了一句:“殿下,已经留下了活口。”

  “去问清楚是谁派他们来的?”轩辕衿平静的说道。

  而这句话中的答案,她早已清楚。

  那三个活口现在命悬一线,他们的小命全都把握在轩辕衿的手上,这些人也是死士,刚做出刺杀镇国公主的事情来,那早就将生死抛之度外。

  但只要是人,那就有弱点,轩辕衿的这些下属,别的本事不说有多少,在找出刺客身上的弱点,这一项倒是修了个满分。

  过不其然,须臾一刻钟的时间,暗一就将结果报了上来。

  轩辕衿轻笑:“既然是魏家做的,今日又正逢他们的赏菊宴,本宫就送他们一个小礼物。暗一,你亲自给他们送去。”

  “暗一遵令。”暗一手上的长剑冷光一闪,三个人头摆在了地面。

  片刻之后,暗一捧着三个盒子来到了魏家。

  “老爷,外面来了个年轻人,说是要给您送礼。”管家匆匆忙忙的进去,附在魏家家主,也就是魏太傅的耳朵边说了一句。

  魏太傅眉头一蹙:“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模样?”

  “穿着一身黑衣,长相普通,手上捧着三个盒子,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的,老爷,用不用我把他赶出去?”

  魏太傅摇摇头,今日的赏菊宴他邀请了朝中很多的大臣,名为赏菊宴,实际上是三皇子一党的暗中筹谋打算,不宜闹出太大的动静,惊动他人。

  更别说之前魏如妍出事,已经是将魏家的面子踩到了尘埃里。

  魏太傅向着门外走去,越走越近,眼看着大门近在眼前的时候,心头突地一跳。

  “魏太傅,我奉我家主子的命令,前来为魏家送礼。”暗一眼中不带恭敬,将手上三个盒子全部移到了管家的手上。

  若是一般普通的人见到了魏太傅在,怎么也会恭敬的称一声太傅大人,眼中也会带着恭敬之态,而暗一的这幅模样。

  魏太傅心中有些恼怒的同时也有些恐慌,厉声一喝:“你的主人是谁?”

  “魏太傅看了礼物自然明白我家主人是谁。”说完这最后一句话,暗一直接掉头离去。

  魏太傅的眉毛皱的和拧成了几截的蚯蚓一样,吩咐管家:“打开盒子,本太傅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了不得的礼物。”

  管家打开了盒子,顿时眼睛大睁,恐惧的大叫了一声,手上的盒子滚翻在了地上。

  三个人头滚了出来,而这三个人头,在一个小时之前魏太傅还见过他们。

  魏太傅同样眼睛大睁,眼中又是恐惧胆颤,又是惊慌失措,仅仅是一个小时,他派去的人,又成了这番模样的回来。

  魏太傅一下子跌坐在了自己家的门前,神情悲剧慌乱的念念有词:“完了,完了,我魏家完了。”

  夜灯初上,御林军的人马,带着皇谕包围了整个魏家,御林军统领拿着圣旨大声的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魏家大逆不道,刺杀镇国公主,结党营私,意图动乱国祚,着御林军清查魏家,一干人犯,立即打入大理寺监牢。钦此!”

  早在二皇子轩辕承逼宫反叛,被贬为庶民,终身囚禁宗人府的时候,魏家为了不被牵连,并且保住他们的荣耀,暗中的归顺了轩辕夜。

  又在轩辕夜的授意之下,做出了赏菊宴上那两件赫赫的事。

  如今得到这样的结果,他们算得上是皇权之下的牺牲品,但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魏家的覆灭只是开始,又或者只是蚕食鲸吞的第一步。

  三皇子党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三皇子当中的几个元老先后被撸掉了位置,而替换上来的人不是保皇党,就是镇国公主轩辕衿的人。

  三皇子党人心惶惶,要不是有人依旧还念着三皇子是皇帝唯一的儿子,这个仅剩的希望的份上,三皇子党早已经四分五裂。

  而现在离那个结局也不远了。

  轩辕夜这段时间表面上老老实实的龟缩在三皇子府,而实际上却是在暗中筹谋和他那个愚蠢的二哥同样的打算。

  逼宫反叛,皇帝能够容许第一次,却不代表他还能够容许第二次。

  御林军的人马又出动了,这一次带头的人正是镇国公主轩辕衿,毫不意外的包围了整个三皇子府。

  “你们终于来了。”轩辕夜对于轩辕衿他们的到来毫不意外,可在这份毫不意外当中也蕴藏着他巨大的不甘心。

  “听三皇弟这么说,到是我们来晚了。”轩辕衿从容优雅而笑。

  “轩辕衿,你不要得意,皇位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做,你一个女人坐在那个位置上,下面站着的全部是要将你拉下位子的人。”轩辕夜恶毒的看着她。

  轩辕衿不为他的这话恼怒,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这世界上多的是。

  她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轩辕夜,眼中的冷意深深:“至少本公主会坐上那个位置,而你只能够在阴暗的角落里死死的看着。”

  “轩辕衿,你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穷尽毕生之力,让你不得好死。”轩辕夜崩溃的大喊。

  “不,本公主不会杀了你,相反的,本公主会叮嘱他们,让你在宗人府好好的活着,最好是长命百岁,叫你眼睁睁的看着你所梦寐以求的一切,本公主是怎样轻易的得到手。”轩辕衿抚了抚袖子,眉眼中带着一种别样的冷峻。

  轩辕夜崩溃的抽出旁边侍卫贴身佩戴着的佩刀横杠在脖子上,想要自杀的时候,一颗小石子打来,瞬间打落了他的刀。

  “不要以为本公主说的是废话,本公主既然说了,你就只能好好的活着。”

  轩辕衿转身离开,跟着的御林军自然会将轩辕夜押到宗人府去和轩辕承作伴。

  他们二人都会好好的活着,就像轩辕衿所说的那样长命百岁。

  只有这样,对他们来说才会是最好的最令人满意的结局。

  皇弟唯二的两个皇子都把自己作到了宗人府,如今剩下的就只有镇国公主轩辕衿,轩辕衿成为下一任大梁朝的皇帝,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若说之前朝臣当中还有异言,那么现在,已经没有哪个不识相的,敢说出反对的话。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在钦天监那边算出的大好日子当中,轩辕衿被当今皇帝册封为了大梁朝的太子,也是下一任皇帝。

  而就在隔日,皇帝不顾群臣的劝说,宣布退位。

  仅仅只当了一天太子的轩辕衿,成为了大梁朝历史上的第二位女皇。

  相较于前一任女皇碌碌无为的一生,轩辕衿在皇位上坐着的二十年,从开始到结尾,纵观整个大梁朝。也就只有开国皇帝能够与之相比。

  轩辕衿为帝后发布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领军,对齐国出兵。

  又在三月之内,攻进的齐国的首都,将大梁朝的版图向北边大大的扩展。

  就在其他的附属小国,以为这位新上任的铁血女皇会挥动她的铁骑,向他们出手的时候,轩辕衿停手了。

  轩辕衿不是战争狂,若不是那齐国自己野心勃勃,一直觊觎大梁朝的版图,轩辕衿还不愿意那么大费力气的去领兵作战。

  回国之后,铁血女皇的手腕丝毫不减力度,诛杀奸臣逆党,肃清朝堂;颁布利国利民政令,百姓群贺;修改科举制度,打压科举舞弊行为,一经查处,终身不得进入朝堂。

  凡事种种,上到宗亲朝臣,下到普通百姓,只要是还愿意承认他们是大梁朝子民的,无不拍手叫好。

  短短两年的时间,大梁朝的风貌与日俱变,在这之中,不是没有人为女皇的铁血手腕所惧,甚至想要将太上皇请出来,但太上皇的宫殿根本不让他们进入。

  对于这些无关的朝臣,作为女儿控的太上皇,自然是站在女皇轩辕衿这边。

  国家的发展好了,人民安康了,朝廷上面站着的大臣也老实了。

  那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将目光放在了女皇的后宫。

  在大梁朝的前一任女皇,也娶了一位皇夫,还有几位皇妃。

  这不管是男是女,轩辕皇族子嗣不昌,当皇帝的总是需要多繁衍后代。

  所以也不知是朝中哪一派的大臣先开的口,提出了要让女皇立皇夫,再择选几位皇妃进宫。

  这一次轩辕衿石破天惊的一愣,显然没想到他们会提出这件事,皇夫就不说了,还要在那几位皇妃。

  这是要给她三夫四妾吗?

  与此同时,轩辕衿也意识到在她身上的责任,不仅有将大梁朝好好的发展下去,还有为皇族传承后嗣。

  一个女子为皇的有,但后宫一个人都没有,茕茕孑立的皇帝古往今来还真就没有。

  想到这里,轩辕衿不免的就想到了那个出尘绝世的身影。

  轩辕衿心里面的那根情根不发达,不管是因为镇国公主的时候,还是如今身为女皇的时候,都没有娶一个男人回来的想法。

  而如今……

  登基以来一直勤勤恳恳,为国为民,除了第一次的出征齐国之外,几乎没有离开过皇宫的女皇,罕见的出宫了。

  而女皇出宫的方向正是靖远侯府。

  靖远侯府子嗣凋零,前一任靖远侯夫妇死亡过后,他们唯一的独苗苗,在历经的二十多年的时间才被找回来。

  如今偌大的靖远侯府,除了一个管事的管家以及几个打扫的奴仆之外,便只有已经承袭了靖远侯侯位的新任靖远侯,也是还俗的前九华寺主持圣僧迟宿大师。

  迟宿虽然还俗了,但在靖远侯府和在九华寺的生活,却没有多大区别。

  波澜不惊的生活,终究因为轩辕衿的再一次到来,染上了不一样的色彩。

  “迟宿,你说你在九华寺是一个样,在这靖远侯府也是这个样,既然住哪个地方都没有区别,不如你就跟我一起去皇宫里住吧。”轩辕衿一边如同往常一样的撑着下巴欣赏迟宿的俊颜,一边漫不经心又带着一丝郑重的说道。

  “女皇陛下是要娶我吗?”迟宿停下了敲墨鱼的手,抬头看向轩辕衿。

  “对呀,那你同意吗?”轩辕衿低眉浅笑,那一瞬间的温柔像城外十里莲池盛放的莲花。

  迟宿从蒲团上站起了身:“那就走吧。”

  轩辕衿一时恍惚,随即大笑,跟在了迟宿的身边,纤细柔弱无骨的手却霸道有力的拉住了迟宿。

  皇宫里太大,太空荡,若是一定要有一个人陪伴的话,轩辕衿只希望这个人是迟宿。

  迟宿从第一次见轩辕衿的那一眼,从不拒绝轩辕衿赖在他身边的那一个念头,从告诉佛祖弟子的心乱了的那一刻,从选择还俗的那一天,就知道,九华寺的圣僧已经是过去,现在留下的只有陪在轩辕衿身边的人。

  终此一生,不离不弃。

  轩辕衿不懂什么是爱,以前也从未想过会接触到这个东西,但自从迟宿进了宫之后,女皇的皇宫就只有他一人。

  今后几十载的相依相伴,早已经胜过了一句我爱你。

  大梁朝的历史记载上,圣轩女皇是一个传奇人物,十五岁从军,从小小的兵卒到镇国的元帅,率领士兵一次又一次打匈奴的进犯,直到打到匈奴,不敢反抗为止。

  二十岁长居京城,一双素手,在短短一年之间就解决了夺嫡之争,一天的太子,二十载的皇帝,英明果断,知人善任,法纪严肃,内政修明,大梁朝在她的治理下开启了最为辉煌的二十几载,奠定了大梁朝之后一百多年来,富国民强的基础。

  值得一说的还有圣轩女皇的后宫,唯有皇夫一人,至始至终没有第三者插足,相爱携手几十载,共同白首,简直是一段让人羡慕不已的佳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