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第34章重生女大战穿越女(三十四)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君子九九 2677 2018-12-22 22:45:13

  “殿下真是妙赞了,臣女愧不敢当。”魏如妍低眉顺眼的笑道。

  轩辕衿放下了手上的酒杯,她今日身上穿的是一件暗紫色的长裙,便是那酒水洒在了袖袍上,也不明显,那魏如妍也不敢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直盯着轩辕衿的身上。

  魏如妍见酒杯中已是空的,而轩辕衿面色如常,便以为轩辕衿不知道下药的事,而她的事也顺利完成了。

  心下担心轩辕衿怀疑,又客气了几句,便躬身离开了。

  半响过后,轩辕衿支着头,像是有些疲惫,又不胜酒力的样子。

  “殿下可是有些累了,不如到客房中小憩一会儿,待到宴会正式开始,臣女便去请殿下出来。”魏如妍走过来,体贴的开口。

  轩辕衿点点头,身姿优雅的站了起来,轻笑道:“魏小姐果然是个蕙质兰心的姑娘,便如魏小姐所言。”

  魏如妍领着轩辕衿去了客房,亭子里其他坐着的名门贵女们并不知道刚才那小小的风波,依旧是说说笑笑的,还有个别想要巴结轩辕衿的,故意的说着讨巧的话,要跟着照顾轩辕衿。

  魏如妍的脸色有着细微的变化,估计在想着该怎样的拒绝。

  不过这一点就不用她操心了。

  轩辕衿乐得看好戏,尤其是看那些人自取灭亡的好戏,所以也没打算把其他人拉下水,摆摆手,拒绝。

  到了客房,肯定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打扰轩辕衿,又或者有其他的目的在,魏如妍一派自然的将周边的婢女全部都带走了。

  轩辕衿在这一处客房看了看,装扮上精致中带着贵气,优雅中带着大气,尽显书香人家的气派。

  可惜了,这种人家若安安份份的,必然可再传承几世,偏偏要搅进那一潭浑水当中。

  魏如妍只是魏家的一个嫡出的小姐,若是没有魏家在后面授意,便是她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出对镇国公主下药的事。

  轩辕衿别的不说,对自己这条小命还是挺爱惜的,再加上身处宫廷当中阴谋阳谋的手段,向来层出不穷,多一层保命的手段总是要安稳一些。

  所以在医药方面,轩辕衿虽算不上精通,但碍于有一个敏锐的鼻子,对于很多的气味,较之常人总是要更加敏感一些。

  早在端上那杯水酒的时候,轩辕衿就感觉到了,在那股酒香的压抑下,还有另一股十分微弱,常人的鼻子闻不到的龌龊气息。

  显而易见的,那些人想要做个什么打算,已经全部被揭露了出来。

  皇帝现在对镇国公主大力栽培,群臣明知这一点,却不敢说出反驳的话,其原因有二,一是在于皇帝的威严,二是在于镇国公主本身实力非凡。

  但公主毕竟是公主,而非皇子,就算是皇子在别人的宴会当中,闹出这等风流事情来,也会添加很多的绯闻,名声上必将受到一定的影响。

  更何况说是公主,如今这个年代,虽较之前朝,对女性更加宽容了些,但宽容也是有限度的。

  女性的这种绯闻那可不叫做风流,这样的名声一出,别说是朝臣,那便是普通的百姓之间,也很难容忍一个女人坐上那至高无上的皇位。

  流言往往是一把双刃剑,利用好的时候,可以杀人于无形。

  轩辕衿轻声的笑了笑,优雅的端坐在桌子边,就要看看接下来,那些人打算给她安排一场什么样的好戏?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有了轻微的脚步声传过来。

  一个看起来挺高大的身影推开门走了进来,再看到坐在桌子边十分清醒的轩辕衿之后,脸上大骇,刚想退出去。

  轩辕衿手指上一弹,一滴茶水仿若利剑一般的打在了那男人的额头上,轩辕衿还算稍稍的收了力度,只是将这人打昏,还没有打死。

  这男人的身份,轩辕衿算是有几分了解。

  因为这一位是京城出了名的放荡公子哥,还没有娶正妻,妾生子就已经弄出了不知道多少,后院里更是百花齐放,比那青楼妓馆还要多姿多彩。

  不过却有一点,这男人也算得上京城有名的美公子之一。

  据说他那后院当中大部分的女子就是看上了他这张脸,自愿进去的。

  可想而知,若是轩辕衿一不小心中了那些人的招,真和这样一个放荡的公子哥发生了关系,到时候会传出多么难听的话。

  更别说轩辕衿,如今是有未婚夫的,而且轩辕衿的未婚夫还是前九华寺的圣僧,只怕到那时候关于镇国公主强抢圣僧入府的传闻,又会重新喧嚣起来。

  谁叫迟宿那一身出尘绝世的气概,更是秒杀了京城中颇有名声的那些俊美公子。

  “暗一,去把那位魏小姐请来。”轩辕衿依旧优雅的坐在位子上,嘴唇含笑,眼眸含冰的说了一句。

  空气中出现了一丝波动,一道灰色的影子飞了出去,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带着另一个人进来了。

  “魏小姐今日为本公主准备的一份大礼,本公主无福消受,只能够请魏小姐自己享受一番了。”轩辕衿站起身,离着魏如妍走近了几步,可清晰的看到魏如妍脸上那种惊恐的神色。

  魏如妍被点了穴道,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只有那双看起来水波荡漾,分外迷人的眼睛里,荡漾着恐惧和害怕。

  现在知道恐惧和害怕了,可惜晚了。

  镇国公主向来是一位有仇必报的主,敢把主意打在她的身上,那就是自找死路。

  暗一作为轩辕衿培养出来的暗卫首领,对于自家主子算是有几分了解的,将这女人送来的时候,还带来了一壶水酒。

  暗一在轩辕衿的眼神示意下,将这壶水酒分别倒入了魏如妍和那处于昏迷中的男子口中。

  之后暗一再次引入了暗处,而轩辕衿冷嘲的眼神瞥了魏如妍一眼,嘴角扬起了一个颇为欢快的弧度,脚步轻巧的走出了房门,还分外贴心的替他们关上了门。

  “啊!”

  这里的这处客房离后花园比较近,闲谈之中,有些无聊了的名门贵女们来这后花园赏花,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门一打开,却没想到居然是素来有着文雅知礼、优雅贤淑美誉的魏太傅府的千金,和京城有名的浪荡公子哥。

  药是魏如妍准备的,人也是她提前派人通知的,如今成了她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轩辕衿拂了一拂衣袖,深藏功与名的从魏太傅府离开。

  离开的时候恰巧碰到了脸色有些难看的三皇子轩辕夜。

  “三弟这是要去哪?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别是生病了,若生病了可别讳疾忌医。”轩辕衿唇角带笑,仪态万千。

  轩辕夜看到安稳无事的轩辕衿,再联想到后院那边发生的一连串动静,原本难看的脸色更是一沉:“牢大皇姐挂念,皇弟并无大碍。”

  “那就甚好,三皇弟既然没什么事,不知可愿意和本公主一起去看一场好戏,这场戏的名字叫做自作孽不可活。”轩辕衿瞧了他一眼,眼中笑意更深。

  到这时候,该撕破脸的就要撕破脸,还碍于什么姐弟情面。

  轩辕夜听到最后的六个字,面色微微一变,拱拱手:“皇弟并无这方面的兴趣,还有事在身,就先告辞了。”

  轩辕夜留下一句话,脸色分外难看的离开。

  轩辕衿嗤笑了一声,与轩辕夜走了个相反的方向,上了镇国公主府的马车后,眼神更是冰冷得如同万里雪山下面的冰层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