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第22章重生女大战穿越女(二十二)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君子九九 2373 2018-11-30 13:57:51

  选秀刚过,恰逢这临近白鹿书院的招生,白鹿书院是大梁朝的第一书院,文人学士众多,深受天下学子的推崇,一年一度的招生,自然是迎来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众多学子,便就是那地方再偏僻的也不远万里的赶来。

  而这赶来的众多学子当中,有一人,是个学痴,一到京城的地界,别的地方不去,专去那个个书斋,便是那地处偏僻简陋的都不放过。

  也是因此,这位学痴遇见了一家简朴的书斋,在处理很多蛀虫,基本上都快要被销毁了的废书,那人爱书成痴,就将这些废书全部买了下来,却意外的从这些废书当中得到了一本诗词集。

  这本诗词集上大半部分已经被蛀虫咬了,但唯独露出来的那些却意外的和叶倾所著的那些诗词完全相同。

  可是这本诗词集单从年龄来看,绝对是十年往上走,里面记载了众多没有名姓,但是叫人拍案叫绝的佳作,而且这些诗词但是从内容风格来看,就绝不可能是一人所作,必是集大家之所长。

  这一本诗词集的传出,叶倾抄袭的名声算是坐稳了。

  叶倾这些年得了一个第一才女的名声大扬就是因为她的口中总是说出精妙无伦的诗词,而这些诗词每一篇都可以说的上是佳作,但风格迥异,单是从诗词来看不像是一人所作。

  这也是素来喜欢研究这方面的各大学家所疑惑的地方,但因为这些诗词的确是出自叶倾之口,再加上天下闻名的众多名士当中,也没有谁站出来说,叶倾所说的那些诗词是他们所做,所以也不会有人将目光凝聚在这些诗词是抄袭的份上。

  而现在,这本古旧的诗词集的传出,顿时让众多学子议论纷纷,也不知那叶倾是从哪里找到的这些名声不响诗词大家们的佳作,从而移架在了她自己的头上。

  叶倾的名声算得上是彻底的臭了,若说康宁郡主的及笄宴,只是让她和二皇子之间多了些风花雪月的谈资,说到底是你情我愿的事,与旁人何干,对旁人来说也不过是多了几句笑谈而已,如今叶倾依旧是二皇子的侧妃,再过不久,谁还记得这么件风流逸事。

  可是这一次,叶倾算是被架在了火上口,之前那么多的学子有多么广泛推崇她这个京城第一才女,那么现在就有多么的恨她的抄袭,她的欺骗。

  更不要说在这件事后面还有那么多未推手,仅仅一夜之间,叶倾抄袭的事,不仅在京城广为传播,甚至已经传到了京城之外。

  纷纷扰扰的流言即使是有丞相府那边和二皇子那边双方施压,也丝毫没有被按下去的架势,甚至于越演越烈。

  再加上又逼近白鹿书院的招生,据说在这段时间里,丞相府门外始终能够看多很多愤愤不平的学子的身影。

  想必若不是叶倾的父亲,是这百官之首的丞相,只怕那些愤怒的学子,已经要将叶倾给撕碎了。

  在京城的第一酒楼里,轩辕衿和迟宿坐在一个隐蔽的包厢之中,包厢里面的声音外面的人听不到,而这外面的声音里面的人却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以至于他们两个可以清晰的听到如今大堂以及二楼纷纷扰扰,关于讨伐叶倾的声音。

  “迟宿,你相信转世轮回吗?”轩辕衿摇晃着一个酒杯,清冷的酒水映衬着她,此刻的眼睛,有一种别样的冷漠和慵懒在里面。

  “我相信,佛家讲究轮回之说,因果轮回,报应不爽。”迟宿的身上已经换下了穿了十几年的僧袍,仅仅是一件竹青色的长袍,也越发的衬着眼前这位光着脑袋的美男子温润如美玉一般。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对,现在可不就是报应不爽。”轩辕衿笑言。

  不管是连雁衣的重生,还是苏衿这个任务者的到来,何尝不是报应一说。

  叶倾现在这个时候已经被逼进了绝境,接下来不管是她彻底的沉入低谷,还是一个反扑,想必后面的精彩不会少。

  镇国公主看着在他对面坐着的美圣僧,笑着邀约道:“城外的十里莲池正值胜景,不知圣僧可愿同我走一朝。”

  迟宿对上那双明媚的眼睛,点点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叶倾凭借着水调歌头,在众多秀女之中夺魁,虽只被封住二皇子的侧妃,却得了当今皇帝一句不错的评语。

  如今水调歌头被证实也是抄袭,如此叶倾的这个行为更是涉及到了欺骗当今皇帝,欺君罔上,这可是抄家灭族的罪过。

  也是,幸好当今圣上是位仁君,只是在朝堂上指名道姓的点了丞相这个教女不严的罪,并且罚俸一年,这惩罚不算严重,却是让丞相在百官面前彻底的丢了脸面。

  至于叶倾,如此一个名声臭大街的人自然也不能够当皇族二皇子的侧妃了,皇帝本是打算直接取消他们俩的婚约,将叶倾送到郊外的女观去得了,谁料在这时候,丞相府又爆发出了一件事。

  叶倾怀孕了,而这孩子就是二皇子轩辕承的。

  先且不说叶倾未婚先孕的事,这孩子再怎么说也是皇家的骨肉,总不能让它在肚子里就被打了吧。

  皇帝听到这个消息,脸色顿时的就沉了下来,看向了二皇子的眼神,就跟飞刀子似的。

  而这么一则消息还容不得轩辕承反驳,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叶倾的肚子里若是有了孩子,那那个孩子无疑就是他的。

  最终叶倾被降为了二皇子的妻侍妾,直接被一顶青色的小轿子抬进了二皇子府。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京城第一才女,有的只有二皇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侍妾。

  外面喧嚣声沸沸腾腾的流言,总算在这个时候有了下降的趋势。

  叶倾一直压抑着的怒火也彻底的爆发了出来,她却不相信这是一个偶然,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所谓的诗词集绝对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因为那些真正做下来这些佳作的诗人们根本不属于这个朝代,甚至于不属于这个时空。

  然而在巨大的怒火之中,叶倾也在害怕,是不是她根本不是所谓的天命之女,穿越过来的根本不至她一个。

  叶倾在过往的十多年里,一直自持穿越女的身份,认为穿越女的光芒无敌,而在这时候现实却将她的自以为是打入了尘埃。

  不过叶倾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空穿越女是只有她一个,但是除了穿越女之外,还有一个和她在前世结下了深仇深怨的重生女。

  这叶倾在前世过于嚣张,彻底的打压了连雁衣,逼的连雁衣喝下毒酒之后,还想让她在黄泉路上也走得不安稳,所以自鸣得意的将她的身份全部都抖了出来。

  要不然连雁衣怎么会知道这个所谓的第一才女,实际上内里却是个草包。

  “给我去查,我一定要知道那本事诗词集到底是出自于何人。”叶倾怒火滔天当中夹杂着恐惧,咬牙切齿的对着一个黑衣男子吩咐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