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第20章一个正妃一个侧妃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君子九九 4801 2018-11-28 04:24:44

    本来呢,这一次的选秀和轩辕衿还真就没什么关系,选秀再怎么选人,也不可能叫她一个公主去长眼。

  但谁叫镇国公主有一颗乐得看好戏的跳动的心,去皇帝和太后的面前说了会儿好话,自然而然的就得到了一个位置。

  叶倾和连雁衣以及其他三位秀女走进来的时候,看着上面高高坐着的皇帝,皇后,贵妃,以及镇国公主,低垂着头,恭敬的行了个里:“臣女拜见将陛下,皇后娘娘,贵妃娘娘,镇国公主殿下。”

  作为权力最大位于最中间的皇帝叫了一声:“起。”

  五个妙曼的姑娘们站起了身,现在正值春夏交接之际,还残留着春日的凉爽,这股凉爽中同样也带来了夏日的炎热,秀女们的服饰是统一发放浅粉色绣着淡青色花边的宫装,清清爽爽的,一个个漂亮的秀女们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株株粉色的莲花。

  能够走到选秀的最后一关,目睹圣颜,别的不多说,这容貌绝对是属于上层,和容貌相提并论的,还有这些秀女们的家世。

  在这里站着的全是朝中三品大员的妹妹或者侄女,女儿,不管最后会不会被指给两位皇子以及皇室的宗亲,只要走出了皇宫的门,接下来依旧会得到不一而同的赞誉。

  毕竟能走到最后一关就是对秀女自身实力的肯定,往往即使在这最后一关落选的秀女,在回去之后也可得到很多的媒人上门,尽可能地配的一位好佳婿。

  “果然都是几位青春漂亮的姑娘们,不知你们有哪些拿手的才艺?”位于中宫的皇后慈爱可亲的说道。

  皇后和这些秀女之间没有利益的价格,因为皇帝近几年都没有将秀女进宫的打算,再加上这些秀女的身后,一般都站着不菲的家世,这时候说点好话,一则是可以拉拢,二则也可展现独属于中宫皇后的魅力。

  五位秀女当中,看起来最活泼机灵的那个,首先开口说道:“臣女不才,愿展示一段书法。”

  书法,琴棋书画位于第三者,想要在书法上得到比较好的成就,这首要条件就是耐得住性子。

  “允!”

  秀女屏息以待,转瞬间,眼眸当中的目光一变,变得格外的坚定,笔墨之间,如笔走龙蛇,不见停顿,落笔无悔。

  这位秀女写的是行书,以字观人,确实可以看得出这位秀女是难得的洒脱之人。

  “不错,赐玉如意。”皇帝难得的露出了赞赏的光芒。

  赐了玉如意,就说明这位秀女是被选中了,等待她的结局,不是被赐入皇氏宗亲之中,就是选为两位皇子的正妃。

  不管是哪一种,在外人看来,或者是在这个朝代看来都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而这秀女对于这个结局,秀丽的脸上带着平静。

  就这一点来说,轩辕衿还算颇为赞赏,走到这一步,还能够做到波澜不惊,除非是心思深沉,不然就是真正洒脱之辈。

  这位秀女过后,接连着的两位秀女分别表演了琴和画,而很遗憾的是,这两位秀女都没有被留下。

  很快的就到了连雁衣,这位热门的三皇子妃的人选,但实际上,不管是外面谈论得再火,其实在选秀之前,皇帝对于两位皇子的正妃人选就已经有了打着,选秀不过是走一个过场,同时也是在考察皇帝选中的那两位皇子妃的水平如何?

  连雁衣究竟有没有被选中,并不取决于这最后一关,而连雁衣毕竟是从十年之后回来的,同样也清楚这一点。

  对于这场选秀,连雁衣若不是为了看着这前世的仇人,爬得越高摔得越惨,她根本就不会来。

  真正嫁进了皇家,走进了那个令人倍感心酸的皇宫,连雁衣分外的清楚那个地方就是吃人的地狱,表面上看的光鲜亮丽,实际上连寻常家庭都不如。

  连雁衣表演的是一段剑舞,剑锋凌厉,舞蹈旋转飞舞之间带着的不是属于舞者的妩媚,而是一种别有的英气。

  而最终的结果,连雁衣没有被赐玉牌,也就是说哪怕是外面的传言传得再火,至少在这一次的选秀,连雁衣不会成为三皇子妃。

  对于这一点,连雁衣的脸上倒不见丝毫的沮丧。

  最后一位,也可说得上是压轴的,叶倾出场了。

  按照剧情来说,穿越女在这时候往往会大展锋芒,不管前面有表现的再好的都会被她一力的压下。

  果不其然,只见叶倾非常自信的说:“臣女在此献丑了,唯有一首歌送上。”

  说着清了清喉咙,妙曼的歌声从她的口中吐出,若是有来自现代的人在,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知这首歌,正是在前几年烂大街的《水调歌头》。

  别的不说,其实叶倾的嗓音倒是不错,若是还在那个年代,有着这般容貌和这声音,倒是可以去娱乐圈中混一混。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皇帝的声音当中多了一丝怅然,轩辕衿转头看了过去,心中清楚这是皇帝又想到了元后,少时夫妻,恩爱携手,本以为可到百年,谁知半路妻子便撒了手,这时候即使是皇帝,也难免得有了普通男子的惆怅,然而皇帝毕竟是皇帝,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平静的问,“你的这首歌像是根据一首词改编的,这首词是你自己做的吗?”

  “回禀陛下,《水调歌头》这首词就是臣女亲自所作。”叶倾微微低着头,自信而傲然的说。

  闻言,皇帝脸上并未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赐玉牌。”

  皇帝不同于其他人,坐在龙椅上几十年,看太多的人,懂太多的人心,皇帝并未怀疑叶倾是说了假话,但是有才学的人并不代表品德依旧,对于这位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皇帝也有所耳闻,而他的二儿子对于叶倾的痴迷,皇帝更是了解。

  轩辕承是嫡子,他名字中的那个承字,承,有继承之意,身为皇帝的儿子继承什么,不言而喻,从这一点其实也可以看得出,皇帝对于这个儿子还是抱有期待的。

  但是这么保有期待的一个皇子,却如此的痴迷一个普通的女子,这难免就让皇帝有些不虞了。

  作为皇帝最先要懂得的就是克制,克制自身的欲望,克制自身的感情,若是真为继承人的皇子连这一点都做不好,那又有何能力能够坐上龙椅?

  皇帝最终还是选择了给叶倾赐玉牌,也就是说叶倾有可能嫁入皇家,皇帝选择了给二皇子轩辕承一个机会,就是要看他抓不抓得住这个机会。

  在场之中,唯独轩辕衿看明白了这一点。

  如果说轩辕承有那个头脑能够从儿女情长之中,从叶倾的温柔乡之中走出来,那么太子的位置未来皇帝的位置,他就还有这一争的能力,若不然的话,他就相当于是将这个位置拱手相让给了轩辕夜。

  皇帝本身对这元后情深意重,所以并非是皇帝看不过去轩辕承痴迷一个女子,而是看不过去轩辕承痴迷的女人并非表里如一,可轩辕承自己却看不透。

  若是当皇位的继承人,连这一点都看不明白的话,那就坐上了那个位置,能不能够保住,那还不一定。

  皇帝自然也不愿意将祖宗的基业交到这么一个无能之辈的手上。

  皇后对于娘家的侄女被赐玉牌,脸上看上去没有大喜,也没有大怒,对于这个娘家的侄女,若不是因为有娘家的身份在,又是亲哥哥的女儿,皇后早就将她给解决了。

  皇后在后宫中拼了那么多年,得到一个各方面都很出众的儿子,可是为了朝着更高一步的地位攀爬,而不是为了儿女情长的事,对于儿子有这么一个痴迷的对象,若不是碍着情面,皇后对于叶倾那就只剩下厌恶。

  赐玉如意和赐玉牌之间有着很明显的差距,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是正一个是侧,叶倾的确是得偿所愿的留了下来,但留下来的这个结果会如何发展,却不如她的意。

  叶倾死死地咬着唇,低着头,千想万想,没有想到她居然只是被赐玉牌。

  为什么她要身份有身份,要容貌有容貌,要才华有才华,居然只是给人去做侧房,叶倾简直想要大喊,她不给任何人做小妾。

  轩辕衿坐在上首微偏的位置,敏锐的目光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叶倾身上的不满,对于这位穿越女,轩辕衿不用想也知道她不满的是什么。

  不过好在的是,叶倾总算脑子不是蠢得透顶,在古代呆了那么多年,也清楚在皇权社会下有什么该说,有什么不该说,从她选择参加选秀开始,很多事情就容不得她做主。

  也是如此,今日总算是没闹出一些笑话来。

  秀女们被重新的送出了宫,秀女们手上得到了什么,也很快的传了出去。

  在第二天,从宫中出来的那些管事太监们,就纷纷的朝着各个官员的家中而去。

  很快的结果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出乎他人意料的是,连将军府的大小姐连雁衣没有被指婚给任何人,而是留下旨意可自由婚配。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叶丞相府的那位大才女被指婚了,指婚的也是和她曾经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二皇子轩辕承,但唯独有一点不同,叶倾是被指做了侧妃,而正妃是当朝太傅的女儿魏如妍。

  同时三皇子妃也新鲜出炉了,说起来这三皇子妃倒是不在京城中人的盘算当中,这人是工部尚书之女,三年前为了替祖母守孝回到老家,最近这段时间才重新回到京城,关于她的传言并不多。

  而轩辕衿在收到这些消息之后,尤其是这最后一条,轻声叹息了一句:“如此人物嫁进了皇家,倒是可惜了。”

  轩辕衿自己生在皇家,对于皇家的其他人也看得明白,她的那位三皇弟轩辕夜看起来不显山不漏水的,实际上心思深沉,完全可以吊打轩辕承。

  在前世当中,若不是轩辕承有着连将军府加上丞相府文武双方的支持,轩辕承想要从轩辕夜的手中夺过皇位,可谓是难于上青天。

  这样一个心思深沉的人物,心里面占着绝大部分的只有那高高在上的那把龙椅,可是赐婚给他的三皇子妃,仅仅是六部之中位于最末尾油水最少的工部尚书,可想而知轩辕夜的心中会怎么想。

  婚后轩辕夜和那个洒脱的女子相比,双方之间顶多只能做得相敬如宾,而那女子若是不嫁入皇家,想必是很容易能找到一心人的。

  赐婚的结果出来了,要说最高兴的那必然是皇后,皇后并不赞同,将她娘家侄女叶倾嫁给他的儿子正妃,但是碍于丞相哥哥在那里,这话又确实不好说。

  而现在二皇子妃是魏如妍,魏如妍的父亲是当朝太傅,虽说没有什么实权,但是名声清贵,门下弟子也是片布四海,再加上魏如妍在京城当中的名声,虽说比不上叶倾那么响亮,但传出去的更多却是温婉大方的话。

  大家族选儿媳妇,一般也不会选择那种名声太响亮的人,因为那一种难免有些不安分,就外面的家族都这么想,更别说是皇家了。

  如此,也不难怪二皇子妃的人选最终会变成魏如妍。

  再说魏如妍这个人,这人虽说生在后院闺房,但也确实是个人物,魏如妍心中并无两位皇子,不管是轩辕承,还是轩辕夜,魏如妍并无爱慕之心,但她未来的夫婿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定下了两人其中之一。

  魏如妍想要的不是丈夫的宠爱,而是那后宫至高无上的位置。

  在前世当中魏如妍嫁的不是二皇子轩辕城,而是三皇子轩辕夜,这一对夫妻也的确是给轩辕承添了很多的麻烦,甚至于就连轩辕承登上了皇位,轩辕承的后宫也差一点个孩子都生不下来。

  这究其原因就是魏如妍的手笔,魏如妍直接通过太傅府留下来的暗桩给轩辕承下了绝孕的药。

  若不是有着穿越女的光环在,那要刚好被叶倾闹脾气给打翻了下了药的汤,那到那时候轩辕承可就真的生不出一个儿子来了,即使坐上了皇位,也得乖乖的在百年之后让出去。

  可见魏如妍的真是有多强大,算得上是顶级的反派boss。

  和魏如妍的心满意足相比,叶倾这边简直就快要暴跳如雷了。

  魏如妍本来就是她的死对头,两者的家世相较而言,丞相这边握有实权,为百官之首,叶倾本是要压魏如妍一头,而现在魏如妍为正妃,叶倾为侧妃,魏如妍却是死死地压在了叶倾的头上。

  以叶倾的性子,怎么会受得了?

  所以在面对连夜赶来安慰她的二皇子轩辕承,叶倾背过身,拿着丝帕,捂着脸,那泪珠儿滚滚的往下落,清丽动人的脸上,别有一种柔弱无依之感。

  简直瞬间的让轩辕承那一颗怜香惜玉的心跳动了起来,赶忙的安慰:“倾儿,我知道这一次的赐婚对你不公平,但是你要相信我,我的心中从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在我的心里面,只有你是我的正妃,我向你发誓,我对魏如妍绝无一丝一毫的感情。”

  也不知是哪一句话打动了叶倾,又或者叶倾知道这吊胃口耍脾气也不能太过分,所以柔柔的转过了头:“表哥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轩辕承自然是忙不迭的点头,又是一番又一番的承诺:“倾儿,都到了这时候,你还要怀疑表哥的真心吗?我们青梅竹马一块长大,表哥的心里面有谁,倾儿还不清楚?”

  轩辕承目光温柔,带着深情的看着叶倾。

  叶倾顿时破涕而笑,投入了轩辕承的怀中,然而此时分外满足的轩辕城,却没有看到他怀中的那位他所认为的柔弱无依的小表妹,眼眸之中的毒辣。

  一个正妃,一个侧妃,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只要以后等表哥坐上了皇位,那后宫之主的位置,绝对是她叶倾的。

  这时候的叶倾早就变了,又或者是在这个时代浸营了十几年,叶倾早就不是刚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那个抱着穿越女就是主角,一心想要找一心人的小女子了。

  如今对叶倾来说,真正在她心中位于第一位的,并不是她和轩辕承之间的感情,而是她依靠着轩辕承能够走到什么样的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