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第18章自食恶果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君子九九 2603 2018-11-26 21:10:58

  今日的朝堂和往日相比,显得更加的庄严肃穆,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轩辕衿刚刚踏进朝堂不久,就已经感觉到了很多打量在她身上的视线,有些甚至于不加掩饰。

  轩辕衿手下的一员大将,虎背熊腰的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粗声粗气的道:“殿下,那些龟儿子又不知道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俺真想去将他们好好的修理一顿。”

  轩辕衿轻笑着,若无其事的摆摆手:“稍安勿躁,那些人可都只剩下一把老骨头了,经不得你的一拳头。他们要做什么?等父皇来了不就清楚了,反正说来说去,不就那些点手段,这些年也没个长进。”

  “真是烦人,一个个的就知道张着嘴巴大声的叫,真要把他们丢到战场上去,只怕匈奴人的刀子还没有来,这些人就给吓死过去了。”虎背熊腰的大将一脸不爽,朝着那些文官瞪了一眼。

  和他们相隔着不远,抱拢成一团的文官,被着刀子一般的眼神,给逼的朝后退了一步,就连那些不断打量在轩辕衿身上的眼神,也赶忙的收了回去。

  轩辕衿背着手,眼角的余光之中刚好就看见了,作为百官之首的丞相和他身边跟着的一个身穿四品官袍的官员之间,不动声色的交换的一个眼神。

  看来今日的朝堂上,可不会像往日那般平静了。

  “皇上驾到。”

  “臣等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身穿龙袍一脸威严的皇帝,坐到了龙椅之上,微微一抬手。

  “众卿平身。”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位于文官那边,一个官员一脸肃穆的走了出来:“微臣有本启奏,微臣状告镇国公主强抢民男,意对九华寺圣僧行不轨之事。”

  来了,朝堂之上其他官员屏息以待,武将这边一个个瞪着铜铃大的眼睛,恨不得把那个状告他们殿下的文官撕成碎片。

  唯独只有作为当事人的轩辕衿一脸闲适的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从容的笑意,就像是那官员口中的镇国公主,并非是她一般。

  就连皇帝在听到这个官员的话,都有一瞬间的愣神和尴尬,他确实没有想到他前一脚才将迟宿送到的镇国公主府,后一脚就有人来状告他的宝贝女儿。

  愣神过后,皇帝心中便涌起了滔天怒火,什么时候皇家人做事,也容得这些人质嚣。

  更不要说仅仅只是一夜的时间,若不是有人刻意的盯着镇国公主府那边,怎么会那么快的收到这个消息。

  皇帝一直都清楚,朝堂之中有大多数的官员都看不过轩辕衿以一介女儿身立在朝堂,并且手掌二十万大军兵权,但是这些人却忘了轩辕衿手上的兵权是皇帝心甘情愿给的,也是轩辕衿凭借自己的实力挣的。

  那些人再有不甘愿,若行那堂堂正正的手段,在战场上夺了轩辕衿的兵权,不管是轩辕衿还是皇帝都说不出二话。

  但偏偏只会做这些阴私手段,下三滥的事,居然连堂堂镇国公主都敢监视,是不是有朝一日,作为一朝天子的皇帝所有行事,也会出现在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

  皇帝都是多疑的,哪怕皇帝在轩辕衿的只是一个慈和的父亲,但对于外人而言,他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天下之主。

  更何况这一次的事情根本不是轩辕衿将迟宿掳进了镇国公主府,而是皇帝亲自派人送来的,背后那个躲在暗处看到这一切的人,以为自己监视的是轩辕衿,手上握着的是她的把柄,殊不知却是打了皇帝的脸。

  “放肆,谁告诉的你,是镇国公主强抢民男,九华寺圣僧是朕送入镇国公主府的。圣僧原是靖远侯之子,自幼归了空门,在前段时间已经还俗,朕有意为镇国公主和靖远侯之子赐婚,才叫他们二人相看相看,怎的到了你等口中,就变成了那般龌龊的事。”皇帝勃然大怒,一双龙目,怒火滔天。

  早在将迟宿送入镇国公主府,皇弟就已经心思缜密的安排好了迟宿今后的身份,因为在外界而言,总不能真的叫人说朕国公主强强九华寺圣僧。

  有一个靖远侯之子的身份在,不管是身份地位,都要说得过去一些,更何况这个身份也不是皇帝随意安在迟宿身上的。

  迟宿俗家的身份的确是靖远侯之子,而靖远侯也是从开国传下来的一门勋贵,在战场上立下功勋无数,后来遭到了敌国的报复,靖远侯和其夫人当场毙命,唯独他们的幼子不知所踪。

  也是缘分所在,皇帝去查九华寺圣僧身份的时候,居然查出了这么一段往事,也是如此,皇帝才有了这个打算。

  站出来的那个御史,一下子就吓软了脚,先且不说九华寺的圣僧什么时候变成了靖远侯之子,什么时候又还俗了,但这话只要是出自于皇帝的口中,就容不得他人的质疑。

  现在皇帝亲口说了,有意为他二人赐婚,那么作为未婚夫婿的前九华寺圣僧到镇国公主府,也是说得过去的。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臣,臣……”那大臣抖着唇,想要辩解。

  “无故造谣皇家公主是非,朕看你头上的那颗脑袋是不想要了。”皇帝这时候怎么可能息怒,喝道,“摘了他的顶上花翎,贬为庶民,即日起逐出京城,永世不得回京。”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皇帝是一位仁君,只是将他贬做了平民,但好歹是饶了他一命,不过从一个四品大元瞬间变成了一介白身的平民,还要被逐出京城,对这官员来说,也不亚于是晴天霹雳,所以瞬间的就瘫倒在了地上,变成了一滩烂肉。

  帝王的怒气之下,瞬间就镇压了那些心思不轨的人,想要以这么一件事打压镇国公主,那不过是信口开河的笑话。

  下朝之后,看着云淡风轻的轩辕衿,丞相的面色微微一变,在他人还未察觉到的时候,就已恢复成了寻常日子那种和蔼可亲的模样,甚至于还颇得兴致的到了轩辕衿面前道了一句喜:“殿下和靖远侯之子可谓是郎才女貌,龙章凤姿,天作之和,不知老臣什么时候能够喝得一杯二位的喜酒。”

  轩辕衿似笑非笑的勾唇,但眼眸深处并未有一点笑意:“八字都还未有一撇,现在说这些还是太早了点。倒是本公主听说令爱和二皇弟彼此有意,要知道在安郡王的府上,二皇弟对令爱可是千般百般的维护,就是不知本公主何时能吃他们二位的喜酒?”

  轩辕衿的话无疑就是又提醒了丞相,叶倾在康宁郡主的及笄宴上闹出的乱子,现在京城当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丞相府的第一才女叶倾和自家表兄之间有勾角,不惜对自己下药,也要破坏了二皇子和连将军府的大小姐连雁衣之间的婚约,可惜就是一直没能上位,叶倾现在的名头早就不知道烂成了什么样子。

  俗话说得好,子不教,父之过,叶倾闹出了这样的笑话,丞相的脸皮子,也好看不到哪去。

  丞相的脸色微不可察的轻微一变,一双浑浊的老眼当中暗沉了下来:“公主说笑了,小女和二皇子之间,清清白白,只是表兄妹的关系。”

  “哦!”轩辕衿拉长的声音,长笑了一声,意味深长:“呵呵,原来只是表兄妹的关系。”

  丞相也可称得上是一个人精,怎会听不出她语气当中的嘲讽,当下脸色一变,黑了下来。

  轩辕衿兴致颇高的提脚离开,别以为她不知道今日闹得这一出,可不只是一个小小的四品官员能够干得出来的,那个官员的背后没有丞相作为推手,任他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状告当朝镇国公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