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第10章终于到了退婚的节奏了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君子九九 3239 2018-11-18 21:31:28

  果然能够在京城上流这个大圈子里生活的人,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康宁郡主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已经完全阻隔了叶倾的退路。

  若是没有惊动安郡王和安郡王妃以及丞相,那以二皇子现在的身份和本事,想要那小部分看见他和叶倾偷情的人闭上嘴也不是没有办法,而且至少也能够改一改口供。

  而康宁郡主显然不乐意看到这么个结果,与她同样不乐意的,还有她身边的魏如妍。

  并且康宁郡主的这番作为,就算是以后叶倾想要找她的麻烦,也找不出由头来。

  更何况身上背了这么一个污名的女子,一般来说是别想登得上属于女人的那个至高无上的

  位置。

  轩辕衿眼角的余光在此刻看起来脸上瞧不出什么神色,只带有恰到好处疑惑的魏如妍身上看了一眼。

  魏如妍现在现在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真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依着她和叶倾做了这么多年的死对头,要说真的一点都不知道,那未免也太过不可相信。

  不是她真的没有关注叶倾,那就是她伪装太好,让轩辕衿忍不住的有些怀疑,魏如妍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又是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而在连雁衣的上一辈子,二皇子轩辕承真的是阴差阳错之下和连雁衣发生的关系吗?这后面会不会有一个推手,现在一切都还不确定。

  轩辕衿颇含趣味的跟在康宁郡主的身边,一起去看看今日上演的这场好戏。

  很快的到了后花园的假山,安郡王府的假山是仿照苏州园林建造的,自有一番奇特秀丽之处。

  此时围绕在这里的人一个个的可就没有那个兴趣去看这假山的奇特秀丽了,而是都在拿着或直接或隐晦的眼神在看被堵在假山里面的两个人。

  这两人自然是在外界传闻当中郎有情,妾有意,只剩中间隔着一个碍眼的草包连雁衣的二皇子轩辕承,以及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的叶倾。

  而假山里面原本处于你侬我侬的轩辕承和叶倾两个,也在感知到外面的那些人的时候,瞬间的清醒了过来。

  叶倾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顿时变得清明,揪紧了身上的衣服,狠狠的咬牙,始终不清楚这一切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明明是她想要算计连雁衣,借着这个大好的机会,毁去连雁衣的名声和清白,为何最后却是她在这里和表哥被抓了个正着?

  叶倾紧紧的握着拳头,清丽娇美的脸上,有着一阵阵的扭曲,而在这种扭曲当中,她瞬间的想明白了过来,绝对是连雁衣,绝对是连雁衣算计的她。

  轩辕承在这个时刻,脸色也有些难看,虽说男人被逮住偷情,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是多了一桩风流韵事。

  但什么时候不发生,偏偏就发生在现在这个时候,轩辕承知道他的父皇是一个重情的人,独独看对元后的感情,以及对他的那个大皇姐镇国公主的宠爱就可知道。

  一个私生活不检点,明明有未婚妻,依旧和自家表妹在别人家的院子里偷情的皇子,哪怕是嫡皇子,在皇帝的面前也会依旧会大大的降几分情分。

  更别说现在外面站着的人当中还有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轩辕承的确不喜欢,甚至非常厌恶连雁衣,但他也知道,要想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他就必须要借助将军府的势力。

  轩辕承在这转瞬之间就想了很多,之前他明明是喝醉了酒,然后被贴身的侍从扶到这边散散心,怎么会突然的和他的表妹叶倾勾结在了一起,甚至于还被那么多的客人抓到了正着。

  一般来说,皇家出身的人免不了多疑,轩辕承此刻就怀疑到了很多的人,甚至于包括就在他身边站着的十分狼狈的叶倾。

  他怀疑是不是叶倾为了二皇子妃的位份算计了他,这般想来,轩辕承看向叶倾的目光,不免有些深思和复杂。

  叶倾微微的低着头,虽然没有直接对上轩辕承的目光,却也可感觉到这目光中的刺眼,她眼眶中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楚楚可怜的抬起头:“二表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究竟是谁那么歹毒?竟然想要毁了我的名声。”

  叶倾的这话这表情第一是向轩辕承示弱,因为叶倾知道,轩辕承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看起来楚楚可怜,让他分外有保护欲的女子。

  这第二点也就是不着痕迹的解释她不可能算计轩辕承,因为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明显是叶倾的损失最大。

  在这个年代,女子损失了名声,被抓者和未婚却有未婚妻的男子偷情,哪怕是名门贵女,也依旧会遭人唾弃。

  轩辕承怜惜的在她的背上拍了拍,眼睛当中的怀疑和打量稍微退却了一些。

  的确,叶倾没有这么做的必要,那么还会是谁?

  轩辕承再一次的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他的死对头,他那个好三弟——轩辕夜。

  轩辕承眼眸当中一冷,清楚今日这件事必须得好好的解决,不然的话,就真的会叫轩辕夜再压上他一头。

  看着埋在他胸口一脸狼狈,柔弱无依的叶倾,轩辕承脸上闪过明显的怜惜,在心中同时也有着庆幸,幸好刚才最后那一步还没来得及做成。

  只要是叶倾的清白还在,那到时候偷情这件事便是名不副其实,也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表妹,别怕,有本皇子在这里护着你,和本皇子一起出去,外面的那些人不敢乱说。”

  叶倾听了这话,眼中闪着眼巴巴的希望,一脸崇敬的看着轩辕承,极大的满足了轩辕承的保护欲。

  两人一起走出了假山,在看到这两个人走出来的时候,在场的人脸上明显有着不屑、讽刺、嫉妒、以及揶揄的目光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但主要的还是针对着叶倾。

  谁叫这个年代对于女子来说就是那么的不公平,更别说轩辕承还是当今唯一的两个皇子,以后继承大统的可能性五五分成,谁敢真正得罪未来可能会当上皇帝的皇子。

  叶倾低着头,纤长的发丝遮掩了她脸上大部分的表情,唯独露在外面一截白嫩的脸蛋显得格外的柔弱,可怜。

  只是在场的大部分都是名门贵女以及身边跟着的奴仆,同样都是女人,对她这么一幅小白莲一样的表情,可起不了一丝的怜惜之情。

  偷情的两个人出来了,但是碍于这两个人的身份,一个比一个的高,外边站着的这些人还真就不好了说什么?

  看好戏的确是可以看好戏,可若是一不小心的插了进去,想要脱身可就困难了。

  连雁衣原本是隐于人群当中,面对周边的那些人同情的目光,连雁衣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和以往一样的失落,反而是极大的庆幸,只要她抓住了这一次的机会,想要摆脱和轩辕承的婚约,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想到这里,连雁衣拨开所有人走了出去,眼中含泪一脸痛恨的看向二皇子轩辕承,这个本该是她未婚夫的男人:“臣女本以为外界传言的二皇子殿下和叶小姐之间的事只是谣言,却不想在今日亲眼目睹了你们二人之间的深情。”

  说到深情两个字,连雁衣眼睛中明显的闪过了一丝讽刺。

  由于速度太快,倒是没有叫身边的人发现,而一直乐在于看戏的轩辕衿,却没有错过眼神。

  轩辕衿唇角勾起的弧度又加大了一分,今天的这场大戏,果然是没有让她白来。

  轩辕承对于她这话皱了皱眉:“连雁衣,你身为将军府之女的气度呢?难不成没有人教过你话不要乱说,本皇子和叶倾表妹之间没有什么。”

  这时候听了这话,连雁衣再也忍不住的讽刺道:“若是二皇子和叶小姐之间没有什么,那我和在场的众人看见的又是什么?难不成当场搂搂抱抱的那两个人,不是二皇子和叶小姐,而是两个长得和你们二人一模一样的人不成?”

  这番讽刺的话,可谓是毫不犹豫的撕破了脸面,而现在被未婚夫和未婚夫的表妹当场背叛,在场其他的人也明白连雁衣这是被逼急了,俗话说的好,兔子急了还咬人。

  在场的人一时之间不免更加的同情连雁衣,摊上这么个心里面装着其他女人,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偷情的未婚夫,换做哪个女人来了都受不了。

  叶倾这时候一脸痛苦的抬起了头:“连小姐何必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和表哥之间发乎情止乎礼,绝对没有做出一丝逾越的事,刚才只不过是我不小心的扭到了脚,表哥扶了我一把罢了,怎么到了连小姐的嘴巴里,就变得这么的难听。”

  扶了一把能够扶着叶倾整个人投入轩辕承的怀抱中,能够扶着他们两个的嘴巴紧紧的贴在一起,能够扶着轩辕承的手不断的在叶倾的怀里乱摸,能够扶着叶倾发出那种可以意会不可言传的声音。

  在场的人谁都不明白,这只是轩辕承和叶倾的托词,

  “好一个发乎情止乎礼,叶小姐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这口才我连雁衣是自佩不如。”连雁衣冷冷的发笑。

  轩辕承隐约之中觉得事情朝着他无法控制的一面发展,再看此刻连雁衣脸上冰冷的表情,冷声喝道:“连雁衣,你一定要像个泼妇一样在这里撒泼吗?本皇子已经明确的说了,本皇子和表妹没做什么其他的事,别以为你是父皇赐给本皇子的二皇子妃,你就可以在这里胡言乱语,无故扰人清白。”

  “我们解除婚约吧。”连雁衣仰起头,脸上像是被伤透了心一般决然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