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第7章穿越女的毒计来了

快穿之女主是天道亲闺女 君子九九 2341 2018-11-01 23:08:42

  进了宫门口,连雁衣女扮男装考取武状元的事已经传进了皇宫大院。

  这时候御书房除了皇帝之外,还有一大群以当朝丞相为首的大臣在。

  “儿臣参见父皇。”

  “民女参见皇上。”

  轩辕衿带着连雁衣走进了御书房,皇上自然是舍不得宝贝女儿多跪,立马的就叫了起。

  “父皇,儿臣这个时候来打扰您,是因为今日儿臣去兵部观看武举考试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一位武举人才,一举夺下了头名的武举状元。”轩辕衿笑意盈盈,并不将两边站着的诸位大臣打量的目光放在眼里,坦然自若。

  皇帝神思不表,顺着轩辕衿的话说:“皇儿说的可是眼下跪着的这个女子?”

  “确实就是这个女子,她便是本次科举的头名状元。”

  轩辕衿话音刚落,朝臣当中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喊道:“镇国公主慎言,她一介女子隐瞒身份,女扮男装考取的武状元怎么能够算数?该治她大不敬之罪才是。”

  连雁衣脸色微微泛白,她前世专注于后院的宅斗宫斗,殊不知前朝的争锋,往往要更加的波涛汹涌。

  轩辕衿面色不改,悠然而笑:“本公主敢问丞相,我大梁律法当中,可是有哪一条不允许女子参加武举?这连雁衣出生定北将军府,一身武功,没有半点作假,她凭借实力考上的武状元,又为何做不得数?丞相说要治她大不敬之罪,也是源于她女扮男装,二者之间又岂可混为一谈。”

  丞相被这番话问的脸色一冷,反驳道:“大连律法虽没有规定,但女子不能参加科考,本就是心照不宣的事,这连雁衣的武状元的名头做不得数。”

  “丞相说是心照不宣,那是谁和谁的心照不宣,再说既然是心照不宣,为何又不归在大梁的律法之上?既然大梁律法没有这一条,那女子为何又不能参加科考?可是丞相看不起女子,认为她们没有本事参加科考。”轩辕衿脸上笑容不减,口中却越发咄咄逼人。

  这丞相毕竟不是兵部尚书那么冲动的货色,知道眼前站着的是执掌边境二十万大军的镇国公主,便是心里面再怎么不屑,嘴巴上也得说着场面话:“微臣并无这个意思,只是大梁建国百来年,从未有女子参加武举得得封状元的事,哪能为她一人破例。”

  “丞相这话就说得搞笑了,怎么能是破例呢?大梁前一百多年没有女性武状元,但并不代表现在没有,以后没有,连雁衣有这个本事,武状元的名头就该是她的。”轩辕衿面上不显,眼底笑意深深,重新朝着皇帝回禀道,“父皇,儿臣认为连雁衣当得本次的武状元。”

  “这连雁衣能以区区女儿身打败那么多武功高强的男子,也确实是当之无愧的武状元人选,丞相可还有何异议?”皇帝虽是这么问,但语气中明显已经是站在了轩辕衿这边。

  “回禀陛下,微臣并无异议,只是这连雁衣女扮男装,欺君罔上在先,也应当严惩,不如……”丞相刚想说不如功过相抵,以连雁衣的过错来抵武状元的名头。

  但这话先被轩辕衿给截了过去:“丞相所言有理,连雁衣犯下如此大错,应当给予她严惩,不如就封她个从七品的官职得了。”

  按照大梁的律法来讲,武状元一般会被封从六品,这般降了两个等级,也确实算得上是惩罚。

  “皇儿所言甚对,就这么办。”皇帝和自家闺女一唱一和,堵得下面那些朝臣说不出话来,遂威严的看向连雁衣,“连雁衣,听旨。”

  “民女在。”连雁衣汹涌起伏的内心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心里面隐约猜到了轩辕衿为何会把她带到这御书房来。

  镇国公主以一介女儿身在朝堂上占据了第一的席位,早就让很多古板的大臣看不过去,这些大臣当中,又以当朝丞相为首。

  轩辕衿此番这么做,不过是想要告诉这些古板迂腐的大臣们,她轩辕衿即使是女儿身也依旧不输男儿的才能,能够在朝堂上占据属于自己的位置,也能够将更多的女子引入朝堂。

  连雁衣此番女扮男装去考取状元,原本就没想着能够一直隐瞒下去,也想过哪天东窗事发,自己会受到的后果,但是哪怕想到了最为严重的后果,她也想这么做,前世一生被困于后院,连雁衣今生不想再这么重新来过,既然已经有了一位镇国公主敢于踏出后院的方寸之地,那她连雁衣又为何不敢?

  最终连雁衣得到了一个从七品的官位,便是她再镇定再喜怒不形于色,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脸上多出了抹喜色。

  而与她的高兴相比,御书房中其他大臣的脸色就要难看的多了,这些大臣古板而又大男子主义,什么时候想过要将他们在朝堂中站着的位置分一部分只属于他们附属品的女子,偏偏这些位置还就不得不分出来,这简直就是相当于用钝刀子割他们的肉。

  而同样还有不高兴的人,自然就是丞相府的嫡小姐,赫赫有名的京城第一才女叶倾。

  叶倾穿越而来将近十载,一直顺风顺水,是京城众多贵女当中的领头人,被无数好男儿爱慕的京城第一才女,也与自家表哥二皇子两情相悦,很有可能以后能够登临凤位。

  可是谁叫二皇子那边有一个未婚妻在,她堂堂穿越女,怎么能够和其他女人分享丈夫,哪怕二皇子那边再三保证,一定会退了和连雁衣的婚约,叶倾心里面还是不舒服,相对的,自然而然看连雁衣更不顺眼。

  巴不得连雁衣一直是那个名满京城的草包女,谁料居然叫她给考上了武状元还得了一个从七品的官职,据说还在那位镇国公主的面前冒了头,这以后谁还会说她连雁衣是个草包,而二皇子和连雁衣解除婚约,不就更加的遥遥无期了。

  叶倾狠狠的一拍桌子:“该死的,居然又叫她得意了一场。”

  在最近的这半个月的交锋当中,那连雁衣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让她吃了好几次的暗亏,而叶倾再三试探过,连雁衣就是她本尊,不是其他穿越来的女人,可这连雁衣越来越精明,最近甚至让二皇子也对她刮目相看,实在是叫叶倾里面大感不安。

  “小姐,你可是京城第一才女,而连雁衣就算得了个七品的小官儿,那也是只懂舞刀弄枪的草包,小姐何必与她斤斤计较,若是实在看不顺眼,直接……”叶倾的心腹丫鬟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叶倾若有所思,之前她一直容忍着连雁衣,不过是顾及她背后的定北将军府,万一中途出了什么差错,很可能会连累到她自己这边,而现在看来这连雁衣却是不得不除,不过直接要了她的命,那也太让她走得舒服了。

  叶倾眼眸当中暗光微闪,心思一转之间,一条毒计就想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