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娇宠小猫妃:殿下,太腹黑!

第99章 诊脉

  安珂越来越觉得脑容量太小,装下了这件事而忘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

  早上宫嬷嬷拿着藤条过来,扬青扬柳怀中抱着簸子,里面装着各种颜色的线团,针包和样绣绷子。

  安珂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宫嬷嬷掀她被子的时候,她将枕头底下的红色药丸拍进嘴里,硬吞下腹。

  当下便开始腹痛难忍,浑身冷汗涔涔。

  宫嬷嬷最先发现不对劲,赶紧让扬青去禀报太子,扬柳去请离鸢。

  “郡主,你怎么样?”

  宫嬷嬷虽平时对安珂严厉,此时却也是真心实意关心她。加上昨天安珂的身份已昭告全府,她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搬到星晖苑,就冲殿下对她的这份特殊,众人也不敢对她放任不管。

  安珂在床上疼得打滚:“嬷嬷,救我,肚子好痛!”

  宫嬷嬷一时也没了办法,只能望着门口干着急。

  不一会儿,离鸢与夏至臻前后脚赶来,一旁地扬青忽然惊叫道:“该不会是郡主长大了吧?”

  她说的十分隐晦,可一直关注安珂身体变化的几人却是听得十分清楚,就连万年不化的夏至臻此时脸上也不禁染上了三分红晕。

  离鸢最为淡定,他不动声色地伸出纤长的手指,捻起那只软绵无力的手腕探了探。剑削般的眉毛拧成两条曲线。

  她的脉搏竟与常人不同,似有若无,频率也不一样。

  上一次给她探脉还是几年前,那时候她的脉象异常表现得并没有这么明显,到底是什么原因?

  他加重力道,往深探了探,疑惑的目光对上安珂探究的眼神,他幅度极小地摇了摇头。

  “她为何如此?”

  温凉的声音自身边传来。

  离鸢放下安珂的手臂,敛去脸上的惊异之色,道:“郡主如此,是误食了不干净的东西,开服清洗肠胃的药,稍加休息便可痊愈。”

  是吗?

  “今日课程延后。”

  夏至臻此话一出,宫嬷嬷与扬青扬柳纷纷告退。

  精明的眸子淡漠地打量着安珂:“好好休息,别耍花样!”说完也不再停留。

  直到他们的衣摆消失在视野中,离鸢终于忍不住吐槽道:“你当真下的去手,这么猛的药你也敢吃!”

  说着还是喂了她一颗乳白色药丸,药一下肚,安珂明显有所好转。

  “如果不狠,万一他识破诡计找其他医师给我看怎么办?”

  离鸢朝她伸手:“不交出来我也不告诉你结果。”

  安珂只好又从枕头底下摸出一粒红色药丸给他,她深知自己的病情很复杂,所以她准备了好几天的剂量。

  她也知道凡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往后还仰仗他医治自己,此事对他倒没什么隐藏的必要了。

  “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药,在市面上也没见过。”他拿起来嗅了嗅,心中暗叹炼药者的手法和用药,突然间想起之前夏至淳中了焕肤丸的毒,正是因为吃了她一颗药丸,一夜之间就好透了的事情来。

  “你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吧,之前淳小王爷身上的毒是不是你种的?”

  安珂翻了翻白眼,咕隆着:“那是他点子太低!”

  离鸢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收起那粒红色药丸,坐到床边的凳子上,又重新为安珂探了下脉。

  这次,他的疑惑更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