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娇宠小猫妃:殿下,太腹黑!

第98章 达成协议

  离鸢也不拆穿,将垂下来的一缕发丝捋到脑后,再次举筷,发现满大桌有一半都是鱼,红烧的,清蒸的,剁椒的,水煮的,煎炸的,烤的……

  黄花鱼,桂花鱼,鲈鱼,鲶鱼……

  “你这是全鱼宴呐?”居然连一片鱼以外的肉食都没有!

  “我爱吃,你管不着!”

  离鸢无从下手,干脆放下筷子,慵懒地往后一靠,狭长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这个小丫头……

  算了,世间万物,总归是一物降一物。

  于是重重叹了一口气,移开了视线。看向楼下的众人,目光变得空灵。

  安珂拆鱼骨的功夫一流,三两下将鱼肉里面的暗刺给剥离出来,放到离鸢的碗里。

  “既然来了,就陪我喝个尽兴呗。”

  离鸢回过头来,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一丝狡黠,心道看来小丫头有求于他,否则她万万不可能这般殷勤地邀请他喝酒还给他剥鱼肉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哦。”

  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安珂咧嘴嘿嘿一笑,手臂上扬让衣袖上滑一点,露出白皙的手腕伸到他的跟前。

  离鸢摇了摇头:“自那次之后,太子可是明确说过,不让我私自给你诊脉。”

  安珂愣了愣,原来他还下过这种命令,所以夏至臻是已经知道些什么了!

  可他越是不让她知道,她越是想弄清楚真相,更何况是她自己的身体!

  “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会知?”

  作为一届邪医,有此体质奇特的患者坐在他的面前,他怎么不想一探究竟,可是家里那位给他施压,他也很无奈啊。

  他们众目睽睽之下坐在一块儿吃饭以为太子不知?

  不然他又怎会坐在这里!

  离鸢表示很为难。

  安珂眼轱辘转了转,收回手臂,将袖子整理好,脸颊上的梨涡荡漾开来:“不能私下诊脉,那就当着他的面嘛,我们俩知道就行啦!”

  她笑得那般无害,那般天真,如果不是眼睛红肿显出了那一丝疲惫的话。

  离鸢挑眉,逃避终究解决不了问题。雏鸟总归要学会自己觅食,昔日的小姑娘也终将会长大,她再不张事也会渐渐发现自己与旁人的不同。

  这个事情他得回去好好跟那位聊一下。

  所以他点了点头:“也不失为一个良策,不过太子何其精明,我是不会配合你做伤害你的事的!”

  除非他不想活了!

  安珂了然:“我自有分寸,所有后果我自行担着,绝不连累你!”

  见安珂眉宇间的阴霾终于不再,离鸢催促道:“时候不早了,该回了。”

  安珂瞥了一眼满桌的酒菜,一脸的可惜。

  离鸢无奈,随意堆叠了一个餐盘,放下几锭银在桌上,朝安珂勾了勾手:“今晚别喝酒,明儿还有正事。”

  安珂蹙眉,明天不是选丫环的最后一环吗,她充其量不过是个打酱油的,就算没有她,左管家和嬷嬷们还是会选出最优质的婢女来。

  所以在他眼中这也算正事?

  不过在安珂自己看来,还真是不能缺席,否则太子府往后就只有一个傅流萤的日子,那得多无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