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娇宠小猫妃:殿下,太腹黑!

第96章 听风楼

  安珂入门后,伺机敲晕小卫子,把他拖到床上,面朝里侧卧着,被子从脚拉到头,只给他露出一点黑头发丝来,随便找了几朵珠花给他簪上,便拍了拍手,翻出太子府院墙,一路向西市奔去。

  她此时亟需有人给她建议,她太想见到夏叔了,她有好多话好多话想说,好多好多问题想问。

  听风楼的评书故事多,更有从五湖四海搜罗来的奇趣异事,绯闻八卦。这里歇业比其他地方晚,到了戌时依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安珂来到二楼中间靠走廊的位置,这里视野好,能将宾客出入的情况一览无余。说来也是奇怪,这么好的位置,不管听风楼的人员多爆满,安珂每次来时,这个位置总是空着的,似乎是专门给她预留的一样。

  只听惊堂木往桌上一拍。

  “啪”的一声,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寂静一片。

  说书人尖着嗓子喊道:“你们就不怕我夫君报复吗?”

  继而又是一道粗犷的男性声音,冷哼道:“你的男人选择与他的国共存亡,他已是自顾不暇,你一个顽固妇人,还是不要做无谓地抵抗了吧!”

  这是一段坚贞的帝后爱情故事,最后那个王凭借一己之力拯救了他的子民,在王后生死关头的最后一刻,他拖着残喘的身躯赶到,濒死边缘,身体爆发出无限潜能,他仅凭最后一口气力将五十名死士斩于剑下,在最后一名死士倒下的同时,他终于灯油枯竭,倒在了王后的怀中,王后不忍夫君一人孤独死去,于是用国王手中的宝剑自刎,与国王共赴黄泉路。

  这段故事安珂听了很多遍,每次听来内心都会隐隐萌生共鸣。

  这对帝后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女娃,就像她的父母,刚生完她不久,就相继离世一样。

  爷爷说,母亲是追随父亲而去的,就像这个故事里的王后一样。

  楼梯上传来清晰有节奏的脚步声,安珂敛起思绪,目光中有所期待地望着楼梯口。

  那道身着粗布麻衣却依旧气质高贵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帘,高大的身影笼罩住他小小的身躯。

  她扬起小脸,看着那一张被金属面具遮去一半英容的俊脸,灿烂却眼角带泪地笑了。

  “夏叔,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玉节般的手指拭去那一滴晶莹,指腹上有一层薄茧,蹭饭得眼角有些微疼。

  头顶上浑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你受委屈了。”

  紧绷的情绪顷刻间崩塌,久违的依赖感重新袭来,安珂鼻子一酸,小嘴因想哭又极度隐忍而珉成一线。

  他轻叹了一口气,那一只不属于园丁的白洁大掌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脑勺,以示安慰,他到安珂对面坐下,语气温凉,听不出任何情绪:“有什么话想说?”

  想说的话太多太多,正要开口时却不知从何说起。

  她想了想,道:“夏至臻向皇上请了一道圣旨,封我为安然郡主,择日与他成亲。”

  夏叔动作娴熟而优雅地为自己添了一口茶,原本小二要上前代劳的,被他挥了挥手赶走了。

  他淡淡地抿了一口,说道:“有何不妥?”

  “我跟他有血海深仇,他必然要做我的剑下亡魂!”

  “嫁给他不是更有利于你动手吗?”纯净无波的黑瞳淡视着她:“还是说你担心日后与他日久生情,下不了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