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柳西阳影

第十一章 思念不灭

柳西阳影 红尘了了 3516 2018-11-09 12:28:35

  我回到了住处,想着红姐的话。杨树喜欢我,可能吗?拒绝让我靠近又是为了什么?没办法,天上人间,我都只有暗恋的份吧。不做他的贴身侍卫也很好啊,自由得很。只是现在,杨树也该睡了吧?看他那醉醺醺的样子,我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心疼。我开始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却离他那么远了。

  这天,我正在挑拣草药,景言来了。我既期待他来,又希望他不要来。来了他便要带来杨树的信息,我害怕自己遏制不住思念,再次作贱自己。景言坐下来,跟我一起挑拣草药,好一会儿,都没有走的意思。

  我忍不住了,说:景言,你不用干活的?

  景言说:自从你那天去大闹一场,阳领军就几乎不住那。三五天回来一次,换身衣服就走。三五天衣服又脏又臭,有的地方破破烂烂,连洗衣服都省了。

  我问道:他去做什么?

  景言摇头道:不清楚。我真怀念从前那段愉快的时光啊,晚上有琴声,有歌声,有各种好玩的,其乐融融。

  我心想:我也怀念得很啊。终究忍住没有说。

  景言接着说:反正我现在时间多得很,有空我也去红姐那边帮帮忙,这么闲着心里发慌。

  我问道:红姐那边还好吗?

  景言道:红姐那边都忙不过来。现在的人马和物资一天天增加。红姐又提拔了一个副手。对了,小辛呢?

  我说:小辛去药房送药粉了。

  说罢,我想起来一件事,拿出那铜哨问景言道:这个你知道吗?

  景言看着这铜哨,说:在除魔军呆的年月久了,这铜哨都认得。只有最核心的成员才有这铜哨。

  哦。我问:那这铜哨的故事呢?

  景言反问道:什么故事?

  我说:就是它原来属于谁的?

  景言摇头说:那我不清楚。你可以问问红姐。

  我说:我问了,她不肯跟我说。

  景言说:那你就没必要知道吧。

  我说:就是好奇心。

  景言想了下,说:有一个人可能知道。

  我问:谁?

  景言说:涂苏。涂苏是最早一批参加除魔军的。涂苏在第97帐,负责兵器。这铜哨据说是他亲手制作的。

  97帐也还好吧,走过去大约半个时辰。我进去一看,一个瘦小的老头坐在里面看本子。我走过去叫道:涂师傅。

  涂苏眯着眼睛,想要认出我是谁,可惜,没认出来,只好问我: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把铜哨递给他,说,我叫柳西。

  说着坐在他旁边的小凳子上。

  涂苏拿着铜哨仔细端详半天,然后吃惊地说:清音的铜哨怎么会在你这里?

  我好奇地问:清音是谁?

  涂苏说:清音乃是阳影的徒弟。当年阳影有六个得意弟子,按资历排序分别是白度,清音、江旭、红月、流金、青田。其中能力最强的就是白度和清音。

  哦。我问:后来呢?

  涂苏道:后来白度和清音成了恋人。

  清音是女的?原来白度的意中人就是清音,可惜没见过。我想着,又问道:再后来呢?

  涂苏遗憾的说道:再后来清音就不知所踪了。这铜哨还是清音设计的。

  我好奇问道:涂师傅对阳领军居然直呼其名?

  涂苏道:呵呵,这些孩子,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

  我便又来了好奇心,问道:涂师傅你是怎么看着他们长大的?

  涂苏眯了眯眼睛道:说来话长了。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回忆起了往事道:这阳影啊,就是天上星宿下凡来拯救世人的,小小年纪就能砍杀魔兽。要知道那时候人间被魔兽折磨得遍地哀鸿,无人敢出手。结果这阳影,先后带着六个弟子,硬是把这些魔兽在人间漫延扩张的势头给遏制住了。你看他们师徒的年纪相差都不大吧?白度和江旭跟阳影的年纪一般大,红月他们小个一两岁。都是相仿的年龄。这些徒弟,都是阳影亲自一招一式带出来的,然后整出了这个声势浩大的除魔军队伍,不容易啊。算算也八九年了,这些小娃娃如今都长成大人了,魔兽的活动区域也越来越小了,估计再过几年就能彻底扫除了,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功劳啊。不过,在我眼里,他们还跟当时一样,都是一些小屁孩。

  说着,涂苏眯着眼,裂开那干瘪的嘴,开心的笑了。

  我问道:那白度他们怎么认识阳影的?

  涂苏道:白度是第一个跟阳影并肩作战的,除了阳影以外,估计没人知道来历。清音是她母亲亲自送来的。清音的母亲是一个出身武术世家的侠女,嫉恶如仇,听说有除魔军这回事,就把她送来了。

  我又问,那其他人呢?

  涂苏道:后来江旭主动来投奔。江旭的父亲据说是一个大将军,到了江旭八九岁的时候,他父亲战死,家道中落,江旭干脆把身家都带来这除魔军了。从那个时候开始,除魔军队伍就越来越浩大了。红月是被阳影救回来的女孩儿,听说还是官家小姐出身的,可惜父母都没了。流金和青田则是差不多同时来投奔队伍的——流金是自幼喜欢拳脚功夫的富家公子,为了加入这除魔军,差点被家里人打断了腿,一瘸一拐的还是来了。青田则是读书人家出身的,不过他自幼不爱读书爱武艺,干脆就投奔除魔军来了,也是搞了一个大动静。不过读书人嘛,更加通情达理些,见青田那么坚持,也就算了。

  我听了,心想,杨树这些弟子的来历还真千奇百怪,蔚为壮观啊。

  我接着问道:清音后来为什么离开除魔军了?

  涂苏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说法。阳影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只出气不吭声的,没想到其他人也跟他一样不吭声。清音不知所踪,应该跟他也有关系。

  我又跟涂师傅聊了好一会儿,见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便告辞走了。

  涂苏这个小老头,好不容易有人跟他聊个天,拉瓜几句,见我要走了倒是恋恋不舍的。

  我跟涂师傅告辞走了,一路上想着这事。没想到白度还有这样的故事。只是这清音为什么就离开了呢?不行,我得去问问红姐。我想着就往红月的帐篷走去。红月看见我,高兴地问我道:柳妹来了,今天怎么有空来?

  话说红月对我真是没得说的好,见到我总是眉开眼笑的。

  我开门见山地问道:清音为什么离开了?

  红月摇头道:你呀,居然连清音都知道了。

  我说:红姐快说。

  红月拉着我坐下,交代我说:行啦行啦。你可别在白度面前提起清音。

  我举起一只手,保证道:绝对不提。

  红月娓娓说道:当年白度和清音是师父的徒弟,也是恋人,可是,好景不长,白度有一次出战,身受重伤,被围困在铜岭,三天三夜出不来。清音急了,不顾师父的禁令,擅自带兵前去解救,不想也被围困。后来师父带着江旭、流金重重厮杀才把他们救了出来,师父、江旭和流金全都受伤,兵士折损过半,军队元气大伤。这件事发生后,师父下令把清音逐出除魔军,白度不同意,两人僵持不下,导致除魔军队伍内部分裂。最后,清音自行离开了我们,不知所踪了。

  我说:杨树也太固执了吧。

  红月道:这事谁也怪不得。清音离开以后,师父就把统兵的权限移交给了白度。

  听完红月的讲述,我不由对这个清音生出了几分同情。还有白度,没想到他心里藏着一个这样悲伤的故事。

  回到住处有点晚了。小辛见到我,一把拉住我说:西西姐,你总算回来了。

  我问她道:有什么事吗?

  她拉着我去到里面,说:你看,江旭哥哥今天送来这些好看的布匹。

  我问道:江旭怎么有这些东西?

  小辛说:我也不知道。西西姐给我做件新衣服吧。你看我的衣服都小了。

  我看着这些布匹,心想,反正身份已经暴露了,不如换回女装吧。刚好可以做几身衣服。接下来的时间,一有空我就在住处做衣服,我的、小辛的。我做着做着想起来杨树,也许我也可以给他做身衣服?我在心里默默的回想了杨树的身高体格,可以大致不离的做出来。但是他们这些战士总是穿黑色的。哪有时间穿别的颜色呢?那就给他做件披风吧,我的目光停在了一块蓝色带银丝的布料上,看着挺合适。

  换回女装后,大家看我的眼光都不同了。那些无事给我献殷勤的女孩子都不见了,男孩子们倒是积极了起来。杨树的那些徒弟,除了红月唤我“柳妹”,其他人见了我一律极有分寸感的唤我:柳西。刚开始大家比较不习惯,久了也就好了。只是柳大夫原来是个女子,这个消息还是挺沸腾的。一时间无论我走到哪,大家都争相来瞅上一眼。作为女人的不便,也很快就显露出来了,那就是男人们对我似乎热情过了头。好多人开始贿赂小辛,只是为了给我带一封信。这些信我从来不拆,我的心里只有杨树一个,再也容不下别人了。不论他是有情,还是无情,不论他是热情,还是冷漠。只是,杨树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了。不知道他是否一切安好?

  这天我照常出去采药,从驻地不远的地方开始,慢慢地走得远了点。我来到一条小溪边,打算洗洗刚摘的草药。突然从草丛里冒出来一条青蛇,我尖叫了起来,吓得瑟瑟发抖。这时候,刚好几个出来透气的年轻兵士看见了,把蛇打死了。我正要感谢他们,他们看着我却感兴趣了起来。

  一个说:这不是柳大夫吗,怎么,从前是个俊俏的男子,如今换成女装也如此曼妙?

  另一个说:我就说,真正的美女,就算穿上男装也是风流倜傥得很。

  又一个说:从前我就看柳大夫像个女子,没想到竟是真的。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调侃我。我拿了草药转身便要走。一个兵士拦住了我的去路,说道:这么快就要走了,我还没看够呢?

  几个人嘻嘻哈哈起来。

  我尴尬极了,推开他们就要走,可是那男子力气大,我哪里推得开。正在周旋之间,不远处传来一个淡淡而又萧杀的声音:你们几个,谁带的?那几个男孩扭头一看,脸都白了,屁滚尿流的逃走了。我望过去,看见杨树转身离去的背影。红姐说他喜欢我,是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一点也不真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