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米先生为何那样

第二十一章 结案

米先生为何那样 土豆的主人 2412 2018-11-09 11:47:50

  “我们也回警局吧。”米斯淡然的喝完了手里的咖啡对诺言说道,看着米斯结完账要出去的背影,诺言感觉有点莫名的委屈感,明明是两个人办案自己明明也是助手,为什么他有什么事情都不和自己说呢。

  咖啡厅外面的空气很好,阳光明媚,温暖的阳光倾泻在女生温柔而纯洁的脸庞上,洒向了她的全身,带出了一抹柔和的光晕,长而密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好像扫在了自己的心上,米斯眯了眯眼睛,莫名的想出了以后这双水眸里出现的自己。

  “在生气吗?”米斯突然问道,诺言听见这话有一瞬间的呆愣,没想过他会问这句话,原来他早就察觉到自己的不满了吗,既然被他察觉。

  诺言也没有装作扭捏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是啊,虽然我是你助手,可是我们一起破案,你要信任我啊,虽然我有点笨,可是我会努力跟上你的···如果·”诺言越说越觉得有点委屈。看着诺言近乎宣誓一样认真的神情,米斯突然有种情绪在心里发酵。

  一起破案吗?米斯想着,他破案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不喜欢和别人解释也不屑解释,可是今天这个女孩的话莫名的让米斯觉得如果另一个和自己破案的人是她,那好像也不错。

  “以后不会了。”看着男人认真的脸,诺言还没出口的话突然就说不下去了,其实诺言是有些委屈的,她抱着满满的信心要做好这件事,可是她几次参与的破案真的感觉有点力不从心,她不像宋漠他们对此习以为常,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新人,她也有很多办不到的事情,满肚子的委屈在听见米斯不算解释的解释时,瞬间崩塌。

  诺言泪汪汪的看着面前的米斯有些威胁道“你知道你刚才差点失去我这个助手吗。”虽然说得是想活跃气氛的玩笑话但也不算是开玩笑,她刚才确实有一瞬间想过,但是也就是一瞬间而已,但是她就是想知道米斯听到这句话是什么反应,她有点隐隐的期待。

  米斯顿了顿好像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然后他眨了眨眼道“如果你辞职,那么你以后就会发现这个行为多么的愚蠢,你失去了做一个如此优秀人的助手。”看着男人认真讨论的侧脸,诺言想收回刚才感动的话,她现在又想一巴掌呼死这个人了。

  “回去吧,该结案了。”诺言听见米斯的话也没有多言的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坐车离开。

  警局内,宋漠淡定的坐在办公桌后面喝着茶,李明看着悠然自得的宋漠焦急道“队长,咱们··就这么等着?”自从今天早上上班以后,宋漠就一改两天前焦急的样子一派淡定,还告诉他也不用着急,怎么可能不着急,这犯人还没有呢?可是宋漠却又高深莫测的告诉他会知道的,知道什么啊,他怎么不知道。

  不得不说其实李明现在的情况和诺言有点像,都是一头雾水。

  ‘踏踏踏~’皮鞋的声音打在地板上,宋漠不用抬头看就知道是米斯来了,他抬头问道“怎么样?可以抓人了吗?”听到他的问话,李明有点意外,不明白两个人到底再说什么,米斯却对着宋漠点了点头。宋漠明白他的意思转身对李明道“不是想抓人吗?去把宋君抓过来。”李明有点哭笑不得他是想抓人,可是也不是要随便抓一个人啊,“愣着干什么,去啊,那是凶手。”看着没敢动作的李明,宋漠就知道他又曲解了自己的意思,无奈的补了后面的一句话。

  李明惊讶的应了一声就跑出去抓人了。

  办公室里就剩下了诺言米斯还有宋漠,看着诺言迷茫的神情,米斯缓缓道“宋君就是凶手,她买通了私家侦探查到她丈夫李昊出轨的人是翟文文,于是她才伪装好了去翟文文家去杀她。”米斯的话可算是简洁明了,但是句句都是重点,诺言明白的点了点头转而又疑问道“那为什么确定是她呢?”

  “哎呀,当然是我们有证据咯,她那天杀人而穿的大码鞋我们也找到了,还有dna和私家侦探的证词和证据,这些就够了。”宋漠抢在米斯开口前砸砸嘴对诺言说道,反正他是很满意呀,毕竟年终奖又保住了。

  “所以我们今天见得那个私家侦探就是····那你怎么知道宋君就一定会找私家侦探的?”后面这半句明显是在问米斯,“这个你应该问宋漠。”显然要破案之前的喜悦感也影响到了米斯,他破天荒的打起了哑谜,宋漠却没什么感觉接起了话头答道“我和李明去她家问过,从客厅摆放的照片可以感觉出来她并没有表面上那么不在乎她丈夫的外遇,而且我觉得她好像在我们告诉她之前她就已经知道她丈夫有了外遇,虽然她也很惊讶,但是我怎么说也当警察这么多年了,那很明显是装出来的惊讶,所以···就问问咯。”宋漠不太在乎的耸耸肩。

  “那床上会出现她的头发是因为她和死者扭打在一起时,不慎被扯落了一根!“诺言兴奋的看着米斯,这个答案她终于想明白了,米斯却不意外,但是看见面前高兴的诺言他也不知可否。

  在看看面前的宋漠,诺言恍然大悟,她怎么就忘了面前这位虽然看着是普通警察,但是也是和米斯是一个学校出来的,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谈笑的功夫李明就一脸喜悦的跑进来,看这个样子就是已经抓到人了,宋漠和李明对视了一眼,然后转身前往审讯室,诺言跟在米斯的身后问道“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米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审讯室内,宋漠看见面前的女人已经不如那天的凌厉,相反有些憔悴,“宋君,现在坦白的话,我可以向上面报告。”宋漠的话已经很明显,可是女人仍然咬了咬唇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种狡辩的手段在宋漠从警的生涯中不计其数,他也懒得和宋君废话,直接扔出了一份dna报告,对面看清报告的的宋君突然脸一白,“怎么?还要说不认识翟文文?那你的头发是长腿跑到死者家的?”

  宋君突然身体轻微的颤抖了起来,看着仍然不开口的宋君,宋漠道“还不说吗?要我拿出你找私家侦探的录音,还是在你家附近找到的大码皮鞋?”听见这句话宋君的情绪彻底崩溃,她捂着脸低声的哭了起来,宋漠皱了皱眉,却也没有继续开口逼问她。

  等着面前的宋君情绪渐渐平静,她看了一眼宋漠道“是我杀的,是我杀的翟文文,是我假意要约她摊牌,然后在晚上换上男鞋进到卧室杀了她的,是我。”说到最后她好像已经平静的有点恐怖。

  宋漠没有管她而是继续问道“为什么?”宋君听见这句话仿佛有一瞬间的怔楞“为什么?因为这个贱人不止抢了我的丈夫,还要在我怀孕的时候让他和我离婚,我的孩子··也是因为她而流产,我要让她来陪葬。”看似激动的女人仿佛在说到孩子的那一瞬,心里隐藏着巨大的悲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