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他来自彼岸

第十章 约会吗(下)

他来自彼岸 国民丫头 1933 2018-11-02 09:32:48

  第十章

  约会吗(下)

  鬼使神差的上了他的车,梁湾才猛然想起秃子还约了她吃饭,要是这一回身发现她不见了会不会以为被人给绑架了?

  “和别人有约?”

  “没有!”她把碎发掖到耳后随手就把手机放回了包里。

  他开车从来不放音乐,窗外呼啸的街景与车内宁静形成两种极致的美。

  梁湾喜欢看他开车时的专注,喜欢他正襟危坐时西装上的细小褶皱,喜欢他明明很年轻还要整天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

  “看够了吗?”

  “看不够。”她甜甜笑着,双手托腮更加肆无忌惮的看他。

  “王噜叮嘱过你,不要接近我,昨天的事...以后可能还会有。”

  “张日山,我梁湾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女人,我的意中人是位盖世英雄,我是可以和他并肩战斗的女人...”她声线颤抖,像是卯足了全身力气。

  他停下车,终于转头正视她。

  促急不妨,不可预料的...是梁湾的吻。

  只有蜻蜓点水般的轻啄,在她离开的一刻,他听到了她脆弱的声音,“张日山,你就是我的盖世英雄...”

  他看着她...良久,抬起手在她额间轻弹,“要约会吗?”他说。

  最终她还是没想到,张日山口中的约会,竟把她带到了历史博物馆,她对着各种历史参照物复习了一遍中国上海发展史,最奇葩的是张日山并没有陪她一同参观,他在入馆后消失了近一个小时才出现。

  “好看吗?”他的声音出现在后方。

  

  梁湾有点生气撅起嘴,“张日山,你觉得我是一个没有深度的女人吗?”

  “好了,我带你去吃饭。”他忽然揉乱了她额前碎发,亲密的举动瞬间浇灭了她的战火。

  张日山走在前面,她在身后磨磨蹭蹭,他回头顺着她的古怪一直往下,看到了她被高跟鞋磨红了的脚。

  “还可以吗?”张日山指了指附近的一家就百货商场。

  

  梁湾有些失望的点点头,她幻想着,期待他会像上次那样抱起她,把她抱到某柜台,然后单膝点地为她换上一双舒适的鞋。

  事实证明这样的情节只会出现在小说中,他张日山的气场不论走到哪都像个领导,她稍不留神跟不上,就会像个助理一样被甩到身后。

  梁湾有很多梦想,她希望找个帅哥谈恋爱,现在她做到了,而且张日山的全部都能满足她对恋爱的侧想,可梁湾依然觉得和他谈恋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张日山身着正装,笔直修长的身形在商场形成一道养眼的风景,他目不斜视直接到女款鞋区顺手提起一双白色兔耳运动鞋。

  “张日山,你不会让我穿这么...幼稚的鞋吧?”梁湾没想到他还有这种特殊癖好。

  张日山提起来看了看点点头,“确实。”梁湾从他面部表情中看到了嫌弃,他在表达她已经老的不再适合这种小清新了。

  梁湾一把夺过鞋子套在脚上,又站起来蹦哒几下,引得旁人侧目嗤笑。

  “很合适,我平时就喜欢这种少女系列。”她故意把少女二字咬的清楚。

  张日山看她执拗的又挎着自己的胳膊硬把他拉到男装区,认真仔细的挑了几套颜色较艳的衣服推给他,他看在博物馆里她表现良好的份上就不与计较了。

  梁湾觉得他的正装虽然很帅,但她更想看他别的风格会是怎样的,她算好了他不会拒绝,因为博物馆那一小时他的去向,她只字未提,所以她要把握机会对他为所欲为一番。

  张日山从试衣间出来的瞬间,梁湾知道,她沦陷了,彻底的被他征服。

  她帮他选了三色毛衫,长款亚麻风衣,正常尺寸的长裤在他的腿上自然缩成了小脚裤,梁湾又露出一脸花痴,张日山却没有第一次初见时那么排斥了。

  他走到梁湾面前,手指轻触她的额头,“你不是饿了么?”他不明白是这世道真的变了还是她梁湾的与众不同,她从不掩饰自己的内心,不管是嗔痴爱乐,她的脸上总是丰富多彩。

  “你不说我都忘了。”她懂他的意思,她的适可而止让张日山颇为满意。

  “我终于还是和你一起吃饭了。”梁湾想起秃子说过张日山从不和别人一起用餐,她现在算是个例外吧,有点小雀跃。

  “怎么?和我吃饭有那么夸张吗。”张日山夹起一块擂沙圆到她碗碟。

  

  “当然了,再晚一点你又该说晚上不宜吃饭了。”

  “食不言,寝不语。”

  梁湾看着满桌子的素食陷入了沉思,难怪那次给他送的饭,一口没动。

  “很晚了,该送你回家了。”张日山突然抽走梁湾手里的筷子,抓着手腕把她牵离座位,经过旁边那一桌时,他侧目扫了一眼。

  看来,总有人不安分。

  “怎么了?是不是...”梁湾也跟着警觉起来。

  出了饭店,还没走几步,里面的人就跟了出来,张日山脱掉外套甩到梁湾头上,直接把她罩在黑暗之中...转身,凌空一脚就踹倒一个,其余二人从怀中抽出匕首左右把他夹击在中间。

  张日山松了松领口,回头看了一眼被衣服罩着一动未动的女人,嘴角浮起挑衅的笑,对他们勾了勾手指。

  

  梁湾知道他很能打,甚至三秒就能拆了一支手枪,她信他,一定不会有事。

  “张日山,如果你不想她死,就把资料交出来!”一把冰凉的匕首抵上了她的脖颈,梁湾头顶的衣服被人撩开,她看到张日山手握匕首背对着他们,脚边趴着三个人。

  

  他转身的同时手里的匕首飞出,和他冷漠的眼神一起深深的刻在梁湾的眼里,即使身旁的人应声栽倒,她也没能从那一刻的震惊中走出,手机落地,屏幕碎裂成几瓣,亦如她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