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狂想第二部

美丽完整的归宿

青春狂想第二部 单蝶gogo 2252 2018-10-22 10:34:23

  每个女孩  

  最终都会有一个美丽的完整的归宿  

  只要去用心争取了  

  就算没有一个想要的结果  

  但是  

  也不会后悔了,而且会释然微笑  

  关于之前那个白面书生呢,他叫廖凯,前面已说是嚣嚣的初恋。也许别人不这么认为,那我只能说,其实可以不顾别人的眼光,至少他们曾经那样甜蜜,足够解释了。从嚣嚣消失的那天起,他天天魂不守舍的,茶不思,饭不想。有没有人想知道那个告白女怎样了呢,她被狠狠拒绝了。虽然,那天因为她哭,他送她回去了。但是,那天晚上他睡不着,他不想就这么算了,才拒绝了那个,还算可爱的小女孩,他的无奈是他握着电话听她大哭了一晚上,他只是耳朵痛,没有丝毫感动的意思。那女生自己哭完了挂了电话,让人甚是郁闷。最后还是说这辈子没了他不行,他都不去辨别真假,只是想起嚣嚣,就不住的握拳头。  

  现在说说廖凯为什么会知道这里吧,他没通过一些熟人找。一年后,他死要他爸把他转回去,说在那个学校过的不开心,他还怀念着老同学。他爸开始就是三个字“不同意”,后来好说歹说,说自己连死的心都有啦,他爸没法儿了,终于同意了。转是转回去了,可已物是人非,他比嚣嚣低一年级,不能和她同一班不是坏事,不是一个年级才折磨人呢。他当时有点失落,他每天都遇不见嚣嚣,甚至以为她转学了。直到过了几个月,他才从朋友口中得知嚣嚣还在,而且又获得校里演唱比赛一等奖的优异成绩。他很高兴,还能再见到她,现在不求永远了,哪怕是能再见一面,也满足了。他常常在那个他们常常去的书店等她,还会在食堂等她,过多的掩饰让别人看不出他在等人,他还会去校天文社等她,他们一起在那看美丽的星空,数星星,说一些有的没的誓言,誓言就像小丑脸上的泪,转瞬即逝。就在天文社,他曾经跟嚣嚣说,如果他有一天不能在她身边,让她不要哭泣,伤心的时候请抬头看看天空,会看到一颗最亮的,那颗星星会替我守护你,其实这言外的意思就是他要转学了,可是嚣嚣没听出来。  

  终于见到她,就是在毕业典礼上,他看到她却没敢认,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么会打扮成这样子,完全一副男孩的模样。真的不只是一般调皮的装扮。他的心很痛,可他不知道是因为他才成这样的。人家都在想,这打着球呢,中卫怎么突然站着不动了,球直径穿过廖凯,狠狠砸在了一个女生的腿上,当即她就“啊”的大叫了一声。后来,他死活是终于毕业了,他还是忘不了嚣嚣,他想只要不出这个市,还能见到她。有天,他碰上了队友,就是一起打篮球的,那个所谓的队友就是陈文健,他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们互问喜欢的人是谁,廖凯说“张潇丽”,问陈文健呢,陈文建借着喝高了说“好多女人”。陈文健呐,陈文健,真是刀子不落不求饶。

  突然,陈文建脑子像是想到了什么,问:“她怎么没和你一起,总是见你一个人在校园里徘徊。”他一下子说了出来,招来厌恶的眼神,边上人都在谈情说爱呢,他一大声可好,浪漫气氛一下子搞没了。廖凯没喝多,他陪着笑脸给大家说对不起。之后,气氛又恢复了,陈文健也少许酒醒,廖凯这才又告诉他,张潇丽早他一年毕业了。陈文健笑了笑“那没戏了!”他说,后来,他又说“你真的很爱她么?”口气是问的。  

  “爱,非常爱……”他沉沉的低着头,是不是忒想找个地洞钻了。他真不该贵为人。  

  “我似乎听过这名字,是从我朋友的朋友那知道的,有个叫嚣嚣的,你看…可能会是她么,她可是像个假小子一样,装扮还很怪异。”他想了想说。  

  “那你知道她现在在哪么?”他感觉心跳一阵一阵的加速。  

  “好像开了一家酒吧。”陈文建这样说着。

  真的是很好的精神,从那天后,廖凯好想确认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是不是在酒吧,由于不知道名字,只好一家一家的找。所有他父亲给他介绍的约会都推掉。因为找的慢,所以现在才找着。他其实没走远,就在酒吧外面,他斜靠在墙上,抽着烟,离远看被一团烟雾包绕着,无处不透着寂寞的意味。他就想着她会毫不犹豫的追出来,可是却没半个人影出现在门口。他足足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不见人影,一阵心灰意冷。他踱开脚步,准备走,这时看到蓝葳驾着她出来了,呵呵,看来英雄也有倒下的一天。他顿时明白了她没能追出来的原因,哎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他抬起手用袖子抹了一下眼睛,急忙上前去接她。她醉成泥了,身体软绵绵的,他一松手她就有倒下的可能。  

  “这可怎么办?我不知道她家在哪,怎么送她回家啊?”蓝葳这会儿急死了。  

  “我知道!我送她回去吧!”他立马背起嚣嚣。这会儿他有使不完的劲,说完再见,就大踏步向前迈去。怎么着?她的家在哪儿也调查过了?  

  他跟踪嚣嚣那么多次,那条路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他艰难的上楼梯,想着这楼梯他妈的也太窄了点吧。到了楼上,他拿出事先,从她兜里掏出的钥匙开门,然后艰难的开灯,然后艰难的向床的方向移动。“咚”的一声,把嚣嚣放到床上,自己坐在地板上使劲喘气,真是累坏他了。他感到一阵口渴,想找点水,站起身的时候,他顺着床看上去,虽然她抹了一堆眼影,面目有点模糊,但是看到了那久违的双唇。想起那唇曾经有多么激烈的吻住自己的双唇,进行有节奏的律动。他想着,就凑了上去,刚好,嚣嚣少许酒醒,一睁眼,看到他{口奴}着嘴,一步一步靠近自己,一个巴掌打在他脸上,  

  “你他妈的给我滚远点!”脏话就破口而出。以前那个张潇丽哦,真没了,性格大变啊。  

  他没听,还是继续他刚才的动作,嚣嚣急了,一脚踹在他腿上,他一声惨叫,眼泪终于流出来了,真是一个爽快。屋里的动静,把邻居都吵醒了,他们纷纷起床开灯,往窗外看去。一看身影儿,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吵嘴,还打架,自然一笑了之,又回去睡了,当是小两口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