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狂想第二部

堕落

青春狂想第二部 单蝶gogo 1634 2018-10-22 10:30:26

  一开始,阳光很刺眼,她眼睛都睁不开 

  她是躺在床上,但是感觉在往下滑,在下坠,慢慢的跌入地里去了 

  然后眼前一片漆黑,就觉得是不是下地狱了。 

  醒来的时候,周遭的一切还是知道的,包括嚣嚣,可是却只记得她。嚣嚣说她又喝醉了,所以干脆就在这租了一个小间,她还说什么那间酒吧她买了的事情,还说谁再也不会去那了。她不记得酒吧的事?到底为什么喝醉呢?她问了嚣嚣,她就用很惊讶的表情看着她,“难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一阵头痛让她使劲地往床头板上撞,还喊着什么。嚣嚣赶忙去制止,但是她一直在撞,鲜血已经顺着脑门流了下来,她露出很痛苦很痛苦的样子。稍后,平息了一些,鲜血也在脸部凝固了。她湿了毛巾,帮她擦了擦,那样子真是惨不忍睹。 

  嚣嚣看着她打电话,她要做什么?她要打给谁啊?过了一会儿吧,嚣嚣说下去下,她就乖乖的点点头,她使劲摁着头,可是它还是疼,是跳着疼。这就是昨夜宿醉的结果。然后,一个大大的男孩和一个小小的女孩进来了,他们又是谁啊?她的头自从见到他们以后就更疼了。那个女孩子坐到了她的身边,他也跟着过来了,他的表情似乎看起来很激动,她想他跟自己是什么关系呢?看她目光变得很呆滞,他咆哮起来:忘了谁,也不能把我忘了啊?他开始使劲摇她了,她心里更纳闷,他到底是谁啊? 为了想知道他是谁,就调侃的说:“你女朋友挺漂亮啊?”他的表情马上变得很凝重,好像打击很大很大似的。嚣嚣跟他说了什么,他就说,那我背她去吧,就这样莫名其妙被背了起来。他们说要带她去医院,嚣嚣也没反驳,她也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的人真多,他就背着她,先带她去包扎伤口,包扎完了又带她去诊断。他背着她排队,那时他的个子此时真是鹤立鸡群,太显眼了。终于轮到她,他也没说什么很累之类的话,又背着她,进去诊断。放下她的时候,她死死的抓住他的衣服,她对医院的那种味道很敏感,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医生似乎是连药都没给她开,说什么心病还需心药医呢,实在是搞不懂。出去的时候,他还在外面,此时已经快要下班,他在椅子上似乎是睡着了。夕阳的余辉透过窗户洒在了他身上,他全身变成了金黄色,好不想打扰那种安静,可是还是轻咳了两声。他微微的睁开眼睛,发现她摇摇晃晃的向他走来,赶忙去搀扶,然后再一次背起她。她也没说什么,也没挣扎,总觉得对这个人感觉熟悉起来,诊断书上写着间接失忆。 

  她被送回家了,她的母亲看到她这样,赶快去接自己的孩子,并且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孩子。她似乎在想什么,叫陈文建进屋坐,恭敬不如从命,现在他的叛逆也消失的没影了。她把女儿细心的安顿了一下,陈文健看着这个家,曾经来过,也仅一次。但是她母亲已然不记得了。然后,她母亲走了出来,坐在客厅里,笑着叫陈文建吃水果,说挺甜的。他拿起一个苹果,轻轻地咬了一口,那种香甜的感觉窜上心头, 

  “这是我刚买的,新鲜的。”怕是以为陈文建觉得味道不好吧。 

  她仔细的看看陈文建,确实端正,她也觉得和她们家女儿相貌上真是天生一对。她想想必这位就是女儿说的那个男孩子吧?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她笑着说。 

  陈文建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搔了搔头说“我叫陈文建”,然后又继续慢慢的吃苹果。黑蓓在里屋听着,想着她妈妈也知道,他和自己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她好想揭开谜底。她想就从母亲问起吧。陈文建看着她母亲的表情,盯着自己似笑非笑,他不懂这其中的含义。她母亲执意留他吃饭,可是他说还有事就走了。晚上的时候,黑蓓就开始问母亲了,“妈妈,您认识那个人么?可以告诉我他叫什么么?”她迫切的眼神,把她母亲看的很疑惑。 

  “陈文建啊,还是你告诉我的呢”她母亲疑惑的看着她,女儿是怎么了呢? 

  看来,在母亲这,也问不出什么了,她感到很沮丧。她在屋里抱膝而坐,看到了那本相册,她打开来看,翻了几页,看到了陈文建和自己的照片,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她接到嚣嚣的电话,是问她的情况,她说头还是会微微的痛,嚣嚣就说叫她好好休息,她点头微笑着。这样的微笑好久没有。也许这样很好,至少暂时不再痛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