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神秘文化 看不见的地方爱着你

第十八章 看不见的爱

看不见的地方爱着你 书家女 2468 2018-10-23 16:22:57

  “你知道吗?当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和你的母亲都非常的期待,我们想过等你出生之后,一定要让你变成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我们甚至想到了有一天你会出嫁,我和你的母亲想着说如果你出嫁了就把我们俩照片做成项链让你戴在脖子上,这样就也算我们俩个一直陪伴着你。其实你知道吗?萧芸这个名字是你还没有出生之前,我和你母亲就已经想好了的。我们希望你叫云,希望你的自由和有女子一般的洁白幸福的人生。但没想到后来你的名字被养育你的人改成了现在这个芸字,变成了花草枯黄的寓意。”男人已经从刚刚与萧芸面对面的站着走向了窗子那里,眼睛看向远方,似乎在回忆着某个经历但是又带着深深的遗憾。

  萧芸听着男人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慢慢的变得不再那么害怕了,在她的眼里眼前的这个人也不过是一个爱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丈夫和父亲。可是萧芸依旧不敢说话,她想离开,可是她又在想自己的父亲是不是也会这样虽然没有在自己的身边,但是依然会思念着自己呢?萧芸想在这个男人身边多呆一会儿。

  “其实在我和你妈妈的生命里你一直都在,虽然我没有在你的身边。但是我时刻都在关注着你。”男人的目光又重新看着萧芸。

  “当你在孤儿院里因为自己时,因为不想睡午觉。而被老师怂恿其他小朋友不再理你,不再和你玩。当你再说任何的话的时候,他们都不再给你回馈。我看着你的害怕,一个人蜷缩着抱着自己哭的时候。后来初中你认识一个女性朋友,你觉得你很信任她。可是她却因为你的成绩比她好,而到处说你坏话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不再相信任何人,也不再去交朋友,等你上了高中,你的世界里变得只有自己一个人。你是那么的孤独。好不容易到了大学,当你后来靠自己的努力一边上大学一边打工。我是那么的心疼你。其实我一直都是陪着你的,我一直都在你身边。”男人依旧和善的看着萧芸静静的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可是我心里难过啊,我不能为你遮风挡雨。不能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不能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但是,请你原谅我,我也有自己的无可奈何。”男人眼中流露着无奈。

  萧芸听到这里震惊了,原来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与自己的经历也是一模一样的。

  “孩子,我能抱抱你吗?”男人突然问道。

  萧芸听着这个男人讲的事情,一时之间她有点同情眼前这个男人。

  萧芸点了点头。

  男人走向萧芸将她轻轻的抱入怀中,带着长者的慈爱。

  “孩子,直到你工作之后。我看见你很辛苦,我终于尽难千难万阻。写了我想说的话给你。后来我看着事情在一点点的变化,因为我在另一个空间联系不到而焦头烂额。我想尽了一切办法,做了一切能做的事情。可是每次我们通话时间都是那么的短。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联系到你的时候,我激动的都已经快哭了。没想到二十几年没哭过的,挂了电话真的哭了。这次知道这个另一个世界的你,因为你的努力有了改变,人生变了。生活也变了。其实我知道这就是你本来应该有的样子。但是因为你变得美好了,她使用了那个世界的禁用法则。所以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她失去了她的财富、地位、甚至名誉。她为了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想来这个世界取代你。在这个世界里你们两个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最多只能同时出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像是我到了另一个世界代替了另一个世界的我,而我就不能再回到这个世界来了。如果回来的话,那么我最多也活不过一个小时。可是我在我看见你有危险,担心你呀。我还是回来了。”男人似乎很满足。

  萧芸听着听着,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突然双手抱住男人,眼泪一串串的流了下来,萧芸早已泣不成声。男人抱着萧芸轻轻背着她的后背,似乎是在安慰她。

  “对了,上次那封寄给你的信是寄错的。那封本来是寄给和我在同一个世界的萧芸的人,也就是我们那个世界的另一个你。我今天将写给你的信带来了。当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和你妈妈就说你一定像一朵花那样美丽幸福。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见到你,我希望从这个时候你会像花朵一样绚烂开放。”

  此时的萧芸已经哭得不能自已,她紧紧的抱着眼前这个男人。

  “好孩子!好孩子!你知道能见到你的时间,对我有多宝贵吗?”男人轻轻的拍着萧芸的背给她安抚。

  萧芸一直哭着,她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父亲.萧芸突然觉得自己双手抱空了,她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没有人了。只省下了她自己的双手还在空中环抱着,证明刚刚这里的确有人在,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别走,你才刚回来看看我!爸爸……”萧芸喃喃的说着。

  “阿芸,你哭什么呢?”这个时候胡晓在自己的卧室出来,睁着惺忪的睡眼。

  萧芸满脸的泪水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再看看屋子里一片凌乱。

  酒落一地的书、那把寒气逼人长刀、还有那张带着关爱的信,留下了自己的父亲和那个与自己相貌相同的女子的足迹……

  “阿芸你饭做好了没啊?我快饿死了。”见萧芸不理会自己,胡晓不耐烦的问。

  “不做了!”说这话时萧芸将放在桌子上镜子材质的书合了上。据另一个自己所说,这本书应该是胡晓打开的,所以她才可以来到这个世界。

  “为什么不做啊?”胡晓有点恼怒的问。

  “没心情。”萧芸依旧抬头,趁着灯光整理散落了一地的书。

  “你不做,我吃什么啊?”胡晓突然咆哮起来。

  “我没义务照顾你。”萧芸依然淡淡的,没有情绪的起伏。

  “你怎么那么自私呢?我平时怎么对你的。你就这样对我?你还有点良心吗?”胡晓像是自己受了委屈,朝着萧芸大喊道。

  “我自私?从我们认识开始,我们有任何的交集,是不是都是因为你需要我的帮忙。我有钱给你出钱,有力给你出力。而你坐享其成,理所应当接受着我给你的一切。你给我任何的回馈吗?我甚至连一声谢谢都很少听过。啊?你说说你平时怎么对我的?你要是没失忆,那你就自己想想,你把我当成满足你的工具,当成能给你做任何事的丫环,当成你的老妈子了吗?是不是?你还和我说良心,到底谁该有良心。”萧芸不甘示弱的回道。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胡晓愣愣地说。

  “没有以后了!”萧芸声音依旧平淡,但却多了几分厌弃。

  胡晓离开了萧芸的家,也许这是惟一一次,她离开萧芸的家时是空手而来,同样空手而归。

  萧芸平静地将自己客厅的收拾整齐,她将书一本本整齐的放回到了书架了。将椅子放回了原位。萧芸拾起了那把“杀死”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长刀放在了桌子上。

  她打开了那封父亲写给自己却寄错的信:

  萧芸:

  你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