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神秘文化 看不见的地方爱着你

第八章 房东夫妇的到来

看不见的地方爱着你 书家女 3756 2018-10-22 19:24:58

  “萧芸我今天来是找你事的,最近打算和朋友去国外旅游。但手头有点紧张,所以想先在你这借一点钱周转下。”胡晓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

  刚刚打招呼那一幕使蒋悦对胡晓并没有太多好的好感,本想拿着书离开,可是她却觉得胡晓穿的衣服自己非常的眼熟。蒋悦又想了一下,原来是自己上次买新衣服时,一同买给萧芸的那件。蒋悦不由的好奇起来,本打算马上离开的她却站在原地不动了。

  “你要多少?”萧芸问。

  “就先拿7000钱吧。”胡晓直截了当的说。

  萧芸愣住了,一时没有说话。

  “哎呀,先救救急。我现在急用钱,你看我们这么好的朋友,这些钱你就先借给我嘛。”胡晓又说,这话已经是萧芸第二次听了。

  “哎呀,你有钱了啊,快把昨天借我的7000还我吧。”这时蒋悦一边笑着一边对萧芸说。

  “啊?”萧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而胡晓却愣住了。

  “哎!萧芸你能不能先把钱借给我,我这急用嘛。”胡晓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目的。

  “萧芸我这钱也是等着用的。”蒋悦又说。

  “我也没有钱呀!”萧芸终于说话了。

  看到这个情形,胡晓生气的回过头看着了一眼蒋悦,狠狠的给了她一个白眼。胡晓看起来非常的生气。

  “我真是白交你这个朋友了,以后别说我们是朋友。”然后回过头对萧芸说,说完便起身用力的打开门,只听得“砰”的一声,然后狠狠的将门关了上。

  “你怎么想啊?”屋了里只省下蒋悦和萧芸,这时蒋悦问道。

  萧芸这个时候觉得胡晓肯定会怪自己吧。

  “我没有没借,她应该会怪我吧?”萧芸说这话的样子,好像有点责怪自己。

  “作为朋友或大学室友吗?”蒋悦又问。

  萧芸点了点了。

  蒋悦:“我们俩可以说从小一起长大,你大学的时候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你和这个胡晓发生了什么,这个我不知道。但是今天我看得出她的这个要求,让你十分的为难。而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几乎不会拒绝别人。”

  听到蒋悦说自己不会拒绝别人,萧芸抬起头看着她。

  “你知道吗?你不应该责怪自己没有能力帮助她。如果你觉得帮助她是你分内的事情。这样她不但不会对你心存感激,而且还会觉得你做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你真的当她是朋友了,她也当你是朋友。你们之间相互帮助,这也无可厚非,可是真正的朋友应该体谅你的难处,而不是一味的满足自己。你现在处在失业的状态,根本没有经济来源。而以我对你的了解,她刚刚要求的数目。恐怕对你来说也不少吧?而她却只想到自己的旅行,她没想到你失业吗?她刚刚也说了和朋友一起去,那她为什么不去找她的朋友帮忙呢?你还因为自己没能帮到她,而感到内疚。可是真正的朋友是不会让你为难的。真正的朋友更不会因为你没能帮到自己,就责怪你。”蒋悦继续和萧芸说,仿佛在和萧芸讲着一个她要知道的道理。

  萧芸静静的听着。

  “你们之间的友谊是建立什么样的基础上了呢?是以你的付出一直来维持着吗?那说明她根本没有拿你当朋友,而是把你当成一个欲予欲求的,来满足自己利益和需要,在利用你。对她来说你不是一个朋友,更像是一个工具。”蒋悦看着萧芸又认真的说道。

  萧芸听完,仿佛明白了什么。

  “其实我并不是反对你去帮助和给予别人什么,但是这个前提是你要照顾好自己呀!中国有这样一句古话,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照顾她满足她并不你的义务,你更不能因为她而忽略了自己的感受,人要善待别人,更要善待自己。”蒋悦继续说。

  萧芸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朝着蒋悦用力的点了点头。

  蒋悦会心的笑了:“以后如果有人要求你做的事情违背了你自己的愿意,或者伤害了你自己的利益,还有或者别人想利用你的时候。你要当机立断,坚决的说-不,要学会照顾自己情绪,维护自己的利益。”

  “嗯!”萧芸一边思考一边对蒋悦说。

  “行了,我得赶紧回学校了。一会该迟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啊!”蒋悦边开门边和萧芸说。

  “好,你路上慢点!”萧芸和蒋悦告了别。

  蒋悦今天给萧芸上了一课,这一课让她变得有了信心。此时的萧芸心里十分的感激蒋悦。

  今天在页面上显示的事情发生了,可是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损失。蒋悦就这样帮助轻而易举的解决的对自己来说一个难解决的问题。萧芸的心变得有了点底气。

  蒋悦走后,她迫不及待的又去打开了书。想知道自己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当萧芸将画面打开,静静地等待着画面再次呈现。一分钟过去了,画面没有变化,挂在墙上的时钟依旧摆着,标志着时间的消逝,在萧芸的期待和等待中,五分钟过去了。可是页面依然而没有任何的变化。

  萧芸依然没有放弃,她还在等着画面重新显示出信息。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画面依旧如刚刚打开的样子。与以往不同,萧芸这次有点失望。她合上书小心翼翼将书的放回了书架上。

  萧芸突然想起什么,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规律。

  她突然想到,自己之前在页面上看过的情景,会在第二天发生。为什么今天当天发生。这件事情为什么会来的这么快呢?萧芸心中又有了疑惑,而自己见的和自己相貌一样,但神情举动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到底是谁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芸正想的入神,手机突然又震了起来。

  萧芸来不及多想,便马上接通了电话“喂!”

  “是我。”电话另一端的声音。

  这熟悉的是声音是萧芸非常期待的。

  “你能和我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为什么那个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呢?”萧芸觉得自己可能有十万个为什么。

  “那是另一个你,另一个不同的你。她也叫萧芸。”男人回答萧芸。

  “另一个我?”萧芸更加不解了。

  “是的,另一个人。你们两个是有关联的,其中的一个命运负向,另一个人的命运就会变得正向。”男人继续解释。

  “什么意思?我没懂。”对于男人的话,萧芸是真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以。

  “你现在所有的意外和事发都是她控制的。所以你要努力的去和她对抗,如果成功对抗了她,那么就成功对抗了命运。你一定要记住。”男人似乎在叮嘱萧芸。

  萧芸听着男人的话依旧是幅似懂非懂的样子。想自己哪里有能力能去对抗她,自己一直对抗的不是命运不是人生吗?而且自己一向如此的不幸,只是以前的不幸自己不能通过这本可能显示画面的书来提前预知,现在不过是可以提前预知罢了。

  “她为什么可以控制我?”萧芸又问。

  萧芸等待着男人的回答,可是却迟迟没有声音,萧芸放下耳边的手机,看到时间显示60秒。

  萧芸只有带着更多的疑惑和不解,继续着自己的人生和生活。

  那天晚上萧芸睡的非常的香甜安稳和踏实,梦里她好像一直在笑。第二天等阳光布满了整个屋子,将屋子照的明亮而温暖。这个时候萧芸在睡梦中醒来。

  起床后萧芸马上打开那本神奇的书,这次的心情没有那么的沉重了。对她来说更像是一种挑战。这次与往常一。萧芸静静的等待着,一分钟后画面开始出现。

  画面里房东夫妇正与自己桌子前面对面的坐着。

  “这个房子,我们今天就要收回了。你自己找别的房子吧!”房子的女主人蔑视和一幅势在必得的样子说。

  画面显示到这里便消失了,萧芸此时感觉一种大难将临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无力、不幸和悲伤。她觉得自己要露宿街头了,马上就会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了。

  这时她突然想起蒋悦,这个对她而言惟一朋友。

  萧芸这次小心翼翼的拨出了蒋悦的电话,生怕再拨错任何一个数字。

  “嘟——嘟——”

  “小芸。”电话那端传来了蒋悦亲切的声音。

  “你在忙吗?”萧芸听到蒋悦的声音有点高兴。

  “有点,怎么了?你先说。”

  “我是问想你,如果我突然被房东要求搬家。我该怎么办?”萧芸的声音有点委屈,还有点难过。

  “为什么要突然搬家?”蒋悦问。

  “我……”

  “哎,来了!我这边有急事,先这样。”还没等萧芸的话讲完,蒋悦便匆忙挂断了电话。

  萧芸有些不知所措。又想到自己马上露宿街头既而伤心难过起来。

  “咚!咚!咚!”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听到敲门声,萧芸突然吓了一跳。她走向门口想看看是谁,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腿在抖。

  萧芸战战兢兢的走到了门口中,透过猫眼萧芸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房东夫妇。两个人正站门外,敲门的声音并没有停下。

  萧芸看到她们两个人更害怕了,心跳也快了起来。在屋子里踌躇,她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门外的敲门彼此起伏并没有停下来,如果放到平时萧芸会及时将门打开欢迎这对夫妻。虽然与他们交集并不多。但自己在他们这里按时交了房租,住得也算安稳。可是今天萧芸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所以她迟迟不敢将门打开。

  正当萧芸害怕担忧的思索时,门外的敲门声停了,取而代之的是恶犬“汪!汪!汪”的叫声。

  而房东的女人主“啊——”的一声大叫起来,这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恐惧,好像自己遇到了危险。

  萧芸听闻透着防盗门镜观察,只见一只体型较大的恶犬正朝着房东夫妻咆哮着。女主人一边叫喊,一边向后躲在墙角里,而男主人同样向后躲去,虽然嘴上说着:“走开”来驱赶恶犬却也不敢上前。

  萧芸在屋里听着这些声音,担心自己一会面对房东夫妻的驱赶,无家可归。但是看到门外

  的场景萧芸更担心他们夫妻被恶犬咬伤,没有再犹豫便将门打开了。

  看见萧芸打开了门,房东夫妇立刻进了屋子,女主人同时将门关闭,将依然冲着他们大叫的恶犬挡在门外。虽然已经关上了门,但门外依旧可以听到“汪-汪-……”的狗吠声。

  进了屋女主人为自己脱离了危险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却厉声对萧芸说道:“你怎么不早点给我们开门,害我们差点被狗咬了。”

  房东妇夫两个人非常生气的走到桌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又发出了“哎呀”一声,“呀”字的音被拉的有些长。这是一声叹气,两个人像是在对刚刚那一幕的感慨,幸而自己现在无事。

  听了女主人的话萧芸心中一惊,心中疑惑,自己不是担心他们有危险才将房门打开的吗?自己不是为了他们着想吗?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萧芸的心中的立场不再坚定。却没有为自己做任何的辩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