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深渊中的石楠

一 暗流涌动

深渊中的石楠 愿成玦 4909 2018-10-22 00:15:30

  说到清晨,你想到的是什么?是初升的太阳,还是睡眼惺忪的城市?

  抱歉,我想到的是上班高峰期。

  机动车道上拥挤喧闹车水马龙的车流,和人行道上零零散散安步当车的行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边是喧嚣漫天的街道,而另一边的人行道则井然有序。

  穿着崭新的凝希中学校服的女孩子风一般地从人行道上飞奔而过,引得行人纷纷停住脚步回头看。

  安泽湦的速度不减,依旧飞奔。她抬头幽怨的看了一眼在头顶飞行的发冠卷尾:“阿瑞你怎么今天不早点叫我啊,我要迟到了!”

  被叫做阿瑞的发冠卷尾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安泽湦,唧唧的叫了两声——“我也睡晚了啊……”

  面临差不多处境的也不止安泽湦。

  林亦玥打着哈欠骑着一辆活飞到了一个转角处。

  都怪林亦辰!林亦玥气鼓鼓的想着。她这个不负责任的弟弟,一大清早起来了都没有叫她,吃完早饭后就直接去了学校。

  这是亲弟吗?林亦玥欲哭无泪的想。

  “让一下啊!”左侧的安泽湦无法控制自己的速度,直接朝还有几米距离的林亦玥撞过去。

  但是林亦玥就是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看就要撞上,安泽湦急中生智,向活飞的把手那边跳过去。

  安泽湦虽然是跑酷出来的,但是活飞把手的高度到底还是太高。安泽湦跳过去的时候脚下被车把绊了一下,有些狼狈地落到地上,安泽湦瞥了还懵着的林亦玥一眼,匆匆地说了声对不起就继续飞奔去两条街外的凝希中学了。

  然而林亦玥还在原地愣着。

  诶诶等等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刚刚发生了什么?

  “等等不对呀……我快要迟到了啊!!!”林亦玥过了几十秒后终于反应过来,踩动脚下的活飞,飞也似的向学校狂奔而去……

  一大清早就来了的东弋阳趴在自己的桌子上舒服地睡着觉。他整个头都埋在手臂里,而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不偏不倚地照在他的后背。不得不说冬日的阳光是最令人惬意的,东弋阳在靠窗边的位置坐着,因此不用担心自己因为太冷而睡不着觉。

  此时林亦辰也随便的趴在一个座位上睡觉。

  班里的学生陆陆续续的来齐了。

  校长办公室——

  一位慈祥的爷爷哼着轻快的乡村小调站在一盆平安树面前浇水。挺拔的身影,映照在室内昏黄的灯光下。明明是清晨,但是校长室坐南朝北很难照到朝阳。这样的场景便看起来像是一道夕阳西下的美丽风景。

  6班的班主任——年轻的数学老师李华月带着两名转学生进了校长办公室。她看着那位正在浇花的老爷爷,微微弯腰鞠下一躬:“校长,这是新来的转学生。还有一名没有找到。”

  校长回过头,灰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没事,我们会见到那个孩子的。”

  李华月老师口中的还没找到的某人,此时正在6班的教室里舒服地睡着大觉——没错,就是林亦辰,林亦玥的弟弟。

  东弋阳每次来到教室都是来睡觉的。有时一睡就是从早读课到第一节课下课,天知道他前一晚干什么去了,每次到了教室基本给人的感觉就是“睡觉中勿扰”。因此班上人送“睡神”之称。

  这一次和往常一样,东弋阳趴在桌上睡得迷迷糊糊,所以不知道林亦辰被老师带走去说明一些事项。

  东弋阳就这样迷迷糊糊中度过了第一节课,迷迷糊糊中听到讲台上似乎有新的同学在做自我介绍,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旁边坐了一个同学。

  第一节课下课醒过来时,东弋阳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坐了个大活人。

  看起来是新同学。同桌那及腰的长发被很随意的扎了个耷拉着的马尾,扎了和没扎感觉没有什么两样;她面目清秀,戴着一副深蓝色方框眼镜,刘海凌乱的散在额前遮住了眉;接近暮色的深邃蓝瞳,正手捧着一本语文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新同桌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看着语文书正入迷。

  东弋阳在模糊的记忆里搜索了一会想找到关于这名同桌记忆的碎片,回忆起一些再次看向同桌。她早已沉浸在语文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了……

  东弋阳清了清嗓子,朝她打了个招呼:“你好,安徒生同学。我叫东弋阳。”

  安……徒……生?东弋阳突然感觉有点怪怪的——安徒生……等等这似乎是那个童话大王诶?……桥豆麻袋!

  安泽湦转过头看着东弋阳,微微点了头:“你好,东弋阳。我叫安泽湦。”

  “诶,安泽湦啊……”东弋阳的脸色一变——刚刚怎么喊错她名字了!

  不过安泽湦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有些疑惑的看着东弋阳突变的神态:“东弋阳,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没事,呵呵。”东弋阳尴尬的笑了几声。安泽湦的目光盯了他一会后便移开,重新回到书上。之后便是长久的一番沉默。

  一个人影闪到安泽湦的桌边。东弋阳还没来得及提醒,那个人就“嘭”地重重将手拍在安泽湦的桌子上,惊得她手中的语文书一掉,一脸懵地看着刚刚拍自己桌子的这位女孩子。她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很吸人眼球,酒红色的长发扎成一个歪了的马尾。

  “你好啊,安泽湦同学!我是林亦玥!”她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看着正在从懵状态反应过来的安泽湦。

  “……林亦玥,你好。”安泽湦朝林亦玥打了个招呼。可这位同学的表情却有些失落,她看着安泽湦。

  “我们今天早上刚见过面,你忘了啊,安泽湦?”林亦玥一脸的不高兴。今儿早你还差点酿成一场交通事故,没过几个小时咋就把我这个受害人忘了?这是她的内心想法——林亦玥挺好奇,如果安泽湦在面对她的时候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安泽湦见林亦玥这一脸不高兴的表情,脑海中立即闪过了今天早上那一次差点酿出的“车祸”,这才想起来今天自己其实早就见到过林亦玥了:“是你啊。今天早上没吓到你吧?”

  “啊,没事没事!”林亦玥摆了摆手,“被吓到倒没有,不过你跑的还真快啊,嗖的一下就跳过我的自行车了。安泽湦,你还真是身手不凡啊!”林亦玥说完就一脸崇拜地凑了过来。

  被林亦玥这么一夸,安泽湦显得有些急促不安:“嗯,还好……你没伤到吧?”

  “当然没有啦,我好着呢!”林亦玥和安泽湦聊得挺欢,这下东弋阳坐在旁边就显得有点尴尬了。不过这种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的,开朗的林亦玥也把东弋阳给拽了进来,三人熟识了后在那聊得热火朝天。从东弋阳和安泽湦的桌位那边不断传来爽朗的笑声。

  一名金发男生坐在东弋阳他们的前面靠着讲台那边的座位,侧着身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他一双漂亮的绿瞳中似乎镶嵌了星辰那样明亮柔和。敬生静静地看着窗边聊天的三人,一丝淡淡的微笑挂在嘴角。

  东弋阳和林亦玥笑的正开心,安泽湦坐在一边,神色也不再像刚刚那样冷淡,自然轻松,看着他俩。阳光透过窗户,落在窗边的位置,洒在三名青年身上,造就了一副温馨美好的景色。

  风华正茂时,是少年啊……

  班里其他的同学零零散散的集成小群在教室或外面走廊神聊海吹。有几位也趴在桌上惬意的睡觉。虽然是高一,但学习毕竟还是没有高三那么紧张。更何况这刚开学没几个星期,恐怕没有一段时间这高一(8)班也很难收心吧。

  当然,很难收心的人也不是全部。像那些学霸们,已经早早进入状态了。刚刚那一节数学课几乎半班的人都在趴桌子。然而,莉亚是绝对不会趴桌子的——作为班里的学习榜样、学习成绩班中第一宝座的王者,莉亚的学习很用功。

  不过保持良好的视力对于一名学霸来说也很重要。所以在下课时也要适当的休息,多看看绿色的风景。莉亚也知道这一点。

  那一汪绿色的清泉,绿中间又漾着一丝水蓝,阳光透过在加衬着这份纯净的美,为它镶上的一圈金边,仿佛是为镶嵌绿松石而环绕着的金环,高贵而纯净,明亮深邃。这双眼睛对于莉亚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风景。

  “莉亚小姐,您看什么这么入迷呢?”敬生带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惊醒了沉醉于那抹绿色的莉亚。

  敬生面带笑容地看着莉亚。她泰然自若,重新对上他那双漂亮的绿眼睛:“让眼睛受到充分休息,我在找寻绿色。怎么,你有意见吗,敬生?”

  敬生的目光跳到教室窗外,他眯眼笑了笑:“当然没有,不过窗外也很美呢。”

  “问题是我这个角度看不到窗外,而且窗外并没有绿色。”莉亚此言一出,敬生嘴角笑意更浓了。他没说什么,目光只是追随着外面在空中飘荡的白云。

  雪瑞正偏着头看白浥楠玩魔方。不同颜色的方块在他手中快速转换翻转,很快的魔方就从一开始的一面变成了四面。

  玩魔方的少年过长的茶色斜刘海遮住了左眼,淡蓝色的眼睛目光放在快速转动的魔方上。灵巧的手指轻按几下,魔方上面的几排就乖乖的翻过去了。雪瑞在旁边坐着,他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像是会认真读书的人——实际上他的确会在空闲时间去当图书管理员。

  “哎哟,不错哦。”四面二十字的魔方对于白浥楠来说拼成六面就很简单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将魔方拼成了六面放在桌上。雪瑞将拼好的魔方拿来,向上抛起、接住。还越抛越高。

  白浥楠一脸无奈:“雪瑞,别摔掉了,这魔方很容易摔散的啊……”

  白浥楠话音刚落,便有哐当一声,正方体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碎成了无数块。

  “……”

  “那啥,白浥楠……我有事先走啦~~”雪瑞说完就溜了。

  “雪瑞你给我站住把魔方拼好再走!”一个写满数学草稿的纸团顺着雪瑞跑走的方向砸过去。

  ……

  一天的学习时间在太阳的东升西落中很快结束了。夕阳西照,火红的太阳挂在西边的天空,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在慢慢从地平线下落。

  林亦玥拽上林亦辰,捎上书包,走出教室。她回头朝着安泽湦摆了摆手:“咱先撤了哈,安泽湦明天见啦!”

  安泽湦点点头。随后她就看到林亦玥那头长发飞舞着出去了。收拾完书包,她看了一眼旁边空荡荡的同桌的课桌。东弋阳一放学就溜了。

  好吧……我也该走了。

  安泽湦一个人走在冷清的街上。冬天大家都早早回家了,安泽湦却还在街上晃悠。

  她看了看周围,挠了挠头:“唉……早知道就不来走这条我不熟悉的路了。”

  这下有点麻烦了……阿瑞早就被她喊回家去了,所以现在她该往哪走?别提往回走了,她连回去的路好像都忘了……安泽湦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天,脚步继续往前走着:“恐怕只有我会这么作死了……”

  暗处,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对准了安泽湦的背后。黑乎乎的身影晃动着然后蹲下了,那个闪亮的东西也不再摇晃。西装男子的眼中流露出一丝阴暗。

  安泽湦走着走着却突然停住了,站着仰起头朝天上看。男子有些疑惑。安泽湦抬出脚,朝前迈出一大步。似一支离弦之箭开始狂奔,绕着s形朝远处的夕阳奔过去。男子手里紧握着的光点开始摇晃着追逐起安泽湦的身影。

  安泽湦跑的也的确是快,男子连瞄准都还没瞄准好,她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可恶,居然给跑了!”男子恶狠狠的骂了一声。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闪烁的雷电。然而当他注意到回头时却已经来不及了——一只手伸向他的脸,修长的手指上缠绕着雷光……

  黑黑的小巷中发出几声微弱的呻吟,接着很快就归于平静。一名灰发少年悬在半空却如履平地,踏着空气一样走了出来。他抓着那名西装男子的衣领,将男子提在半空。

  东弋阳凝视着安泽湦跑走的方向,放松的呼了口气:“呼……这丫头跑的也挺快的。”

  “是啊,转眼就没影儿了呢。”一个戴着白狐狸面具的西装革履的青年,身后跟着一个兔子面具,从一个虫洞里走了出来,站在东弋阳旁边。

  东弋阳看了地平线一会,才回头看着白狐狸面具:“你们怎么这么慢呢?”

  白狐狸戴着面具,眯着眼睛,似乎在面具下赔着笑脸:“万般抱歉,科西洛首领。我们中途出了些小问题,耽搁了行程。”

  东弋阳皱了皱眉,提起手中昏迷的西装男子。男子昏迷了,但手里却紧紧握着一把54式手枪。

  “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耽搁,差点让无辜的学生被杀死!”东弋阳拿下男子手中军用54式手枪,扔给白狐狸,“这种手枪较适合短距离射击,还用了消音。看来他们是打算好了要杀安泽湦了。”

  白狐狸接过手枪,拆下弹匣看了看,又上下摇晃捣鼓了几下:“213型的黑星手枪,弹匣能装十四发子弹……科西洛首领,这里只有十三发。”

  “只希望缺了的一发子弹不会让无辜的人受伤。”东弋阳脸上流露出担忧,将手中的男子扔向白狐狸。白狐狸旁边的兔子跑了过来,一把接住男子。

  白狐狸看了眼昏迷的男子,又跳到地面上。他捡起一枚银色的五星徽章,用手轻轻摩挲着:“哇呜,八世——你确定刚刚那个女孩子是无辜的学生?人家都派三级杀手来了诶。”这枚徽章落在小巷附近,不用多动脑筋都能猜到这是那个昏迷男子的东西——科西洛八世是里世界人人皆知的雷皇,还需要徽章来认定他的能力吗?

  东弋阳没有想回答白狐狸这个问题的意思,他看了眼已经落下的夕阳:“这男的被我电晕了,你们带回去,应该知道做什么。”

  “嘻嘻嘻……审判犯人,这当然是我们付尔奇家族该做的事啦~~”白狐狸怪笑了几声,招呼了兔子,转身走进再次出现的黑洞中。他们的身影在黑暗中被渐渐吞没。

  东弋阳揉了揉太阳穴,轻轻跳回地上,朝着另外一边的路走了。

  “今天恐怕又得熬夜做作业了……”

  天上的那只白鹭低低地飞着也没有注意到那名在地上追逐它的女生。它悠然地拍翅,在空中仿佛化作白云的一部分,飘向夕阳的方向。

愿成玦

像我这种半夜发书又写书的有几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