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风萧萧兮不复还

风萧萧兮不复还

咸鱼ll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10-22上架
  • 8646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无忧

风萧萧兮不复还 咸鱼ll 1203 2018-10-22 01:13:06

  大雪纷飞的夜里,雪几乎封住了街道,一个步伐有些蹒跚的妇人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不停的走着。

  她的头发凌乱,脸庞上有污垢,嘴角有血丝,却挡不住那绝世的容颜,左肩染血,蓝色的衣袍染上鲜红的血液竟凭空添了几份妖艳,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她。

  雪白到能反光,借着月光把整个街道都照亮了,那妇人却无心欣赏这明月白雪的美景。

  她像是走了很久没有休息过了,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一样,在这皑皑白雪中不知又走了多久,这路好像没有尽头一样……直到走到了一片竹林,她像是看到了希望似的,踉踉跄跄的快步向竹林走去,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一直到看见一座小屋,她走到门前扑通一下跪在了小屋前,声音颤抖的说到“师兄,师妹何静怡求见师兄,救救怡儿吧,师兄,是怡儿错了,求师兄救救怡儿吧……”然后抱着襁褓中的婴儿磕头,地上都是雪,她就跪在雪里,把头磕在雪里一遍又一遍,在雪地里的她看起来那么卑微无助……

  不知过了多久,小屋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温软如玉温文尔雅的男子,男子看着跪在地上的何静怡眼里情绪复杂,像是有一丝无奈,有一丝恨,但最多的还是那疼惜……看了很久,终于还是轻叹了口气说道“进来吧”……

  屋里,萧白提起茶壶给那妇人和自己倒了杯茶,淡淡的看着何静怡怀里的孩子问道“这就是你和他的孩子吧……,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何静怡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眼神有些落寞,抬起头竟有两行清泪划过,声音微微颤抖的说“师兄,一开始他对我挺好的,可是后来…”说到这里她笑了笑可眼里却满是悲伤……

  “我不后悔,只是……”她又低头看着怀里熟睡的婴儿,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她的小脸,笑得很温柔,在温柔中又有一丝哀伤,说道“只是我没有机会看着我的孩子长大了。”

  说到这一句的时候,她的声音更加颤抖了,说完何静怡突然起身又跪在了地上,低着头缓缓说道“求师兄,能收留我的女儿,我犯下了大错,但我不觉得我后悔,他并不知道我有了孩子,可是我的女儿才刚出生,她没有做错什么啊,我不能让她和我一样生不如死的活着,绝不……这孩子是我的唯一子嗣,也是我活在这世上的唯一念想……,求师兄替我照顾这孩子”,说完又开始抱着孩子磕头,额头上都透出了血丝……

  萧白没有问发生了什么,这是她的伤心事,她不想说那就尊重她的选择,所以他只是把何静怡扶起,然后说道“不要在磕了,这孩子我可以帮你养,但是她不能姓洛,要姓萧。”顿了一下又说“你应该知道这也是对她好。”

  何静怡看着怀里的,这会儿已经醒了,并且睁着一双桃花眼对着她笑的婴儿,眼里尽是悲伤,流着泪颤抖的说“好,不让她姓洛……是啊!想想她还没有名字呢”低着头想了想后,看着怀里的婴儿说“就叫她无忧吧,希望她无忧无虑,没有烦恼忧愁的活着……”说完有轻轻的笑了。

  抬头看着他师兄说“她长大了,不要告诉她,她的父母是谁,我不想让她因为她的父母而伤心……”

  然后有摸了摸婴儿的小脸后,突然想起来一样说到“不要让她露出她左臂上的胎记,这是洛家特有的……洛安他不知道这孩子的存在……”

  说完自嘲的笑了笑又说“他应该也不想有这个孩子吧”说完把她怀里的孩子抱给了萧白,然后掏出了一个精美的玉佩项链,将玉佩项链挂在婴儿的脖子上后,摸了摸她的小脸对她师兄说“这是洛安当年送我的定情信物,没什么好送给孩子的,就把这个给她吧……师兄的大恩大德,师妹我无以为报,下辈子师妹甘愿做牛做马来报答”说完转身……

  就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萧白忍不住问她“你这是要去哪里,何不养好了伤在离开。”何静怡只是笑了笑背对着男子和他怀里的孩子,说“不必,不要提起她的父母,也不要告诉她,她的父母的曾经……”

  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男子怀里的小无忧似乎感觉到离别一样,放声大哭。

  何静怡听着女儿在背后的哭声咬着牙颤抖的往前走着,却不肯回头,心里默默的说“忧儿,不要怪娘亲,娘亲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能开心的活着,只盼你不要像娘一样活的那么可悲……”她不敢回头她怕自己舍不得,脸上有泪划过,何静怡不想去管,只是大步往前走着,一直到看不见那竹林里的小屋才停下,喃喃地说“我的无忧,对不起”……

  十八年后,竹林小屋外,传来一阵阵琴声,空灵悦耳,而坐在海棠树下专心弹琴的女子,穿着一身白衣,未盘起的头发乖顺的披在身后,发顶还有几片海棠花瓣,皮肤白皙,眉眼精致,在一身白衣的衬托下竟美得像个仙人,远看像是画里一样。

  “无忧,快过来”女子弹着弹着听见有人在唤她的名字,抬头就看见师父手里拿着一个箩筐,马上就知道自己要去干嘛了。接过箩筐向师父说“师父,我采完药回来呢,想把树下的那瓶花酿挖出来尝尝……”没等师父说话又说“谢谢师父,我去采药啦”转身就走,白夜笑着摇了摇头“这孩子……”

  和师父道了别就去了不远的山谷里去采药去了。

  到了山谷,看见那棵自己观察已久桃树终于结出了果实,无忧放下箩筐,纵身一跃,上了桃树,刚摘下一个桃子,转眼一看,大石头后面好像有人……

  无忧从桃树上一跃而下,放轻了脚步,慢慢走向靠在石头上的那个人……

  “呦,长得还不错嘛”无忧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挑眉,还抖着腿,一副市井小流氓的样子。

  靠在大石头上的男人虽眉眼紧闭,但看得出来眉眼如画,紧闭的眼睛,睫毛很长,不敢想象这样一双眼睛睁开的时候该有多美,然后是英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薄唇,五官和脸的英气,竟然像工匠细细雕刻出来的一样……竟让萧无忧感觉莫名的心跳加速。

  ……也许就是这一眼就注定了这一辈子都逃不开……

  

咸鱼ll

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有很多不足之处,还请大家谅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