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恶魔大人的恋爱史

第九十一章

恶魔大人的恋爱史 汐汐沫儿 3119 2018-12-04 12:00:00

  “可能是忘记了吧。”

  房间里的氛围瞬间轻松起来。

  路悠言在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沈澈刚刚看着她的表情实在太认真了,认真到让她居然有些毛骨悚然。

  路悠言“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

  沈澈沉默了一下,“魔。”

  路悠言眨眨眼,“故事里的那种长着角和翅膀的魔鬼们吗?”

  沈澈忍住矫正路悠言的观点,事实上,他们魔鬼很少有长角的,他说道“如果按照你们人类的理解,确实是那种...生物。”

  路悠言呼出一口气,对上沈澈有些疑问的目光,她有些尴尬,“那个...我在想,不是鬼就好。那个...”

  沈澈皱眉,“我们怎么可能是那种低级的生物。”

  路悠言尴尬的咧咧嘴,没说其实只要沈澈不是鬼,她觉得自己都可以接受。

  路悠言这辈子最怕的两样东西,鬼和疼。

  沈澈并没有看到想象中路悠言害怕的样子,多少也猜到了一点什么,他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居然也有些不平衡,在路悠言心里,魔鬼还不如鬼可怕。

  路悠言又想了想,说道“其实我之前就知道世界上好像有我不知道的生物存在了,我还见过几次...”

  沈澈说“大概是因为你在我身边,被魔气影响了一些,所以可以看到他们,魔鬼在人间其实也不是肆无忌惮的。”

  路悠言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观点。

  她其实还有很多问题,但是也是因为问题太多了,所以堆在一起,反而不知道问什么。

  所以,她选择了问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所以,我现在知道了这个秘密,你打算怎么办?”

  沈澈笑了,“原本我想过很多可能,如果你很害怕,我可能会消除你的记忆,可能会困住你,很多很多想法,但是现在看来都行不通了。”他说了自己的真心话。

  路悠言揪了揪枕头的两个耳朵,也笑了。

  “那个...要不我回去睡一觉,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吧。毕竟...现在男朋友还挺难找的,我还不想单身。”

  沈澈的心里好像被泡在了温水里,所有的毛孔都张开,温暖无孔不入。他发现路悠言似乎总是会给他惊喜,她就好像一个礼物,每剥开一层,都能看到更瑰丽的内在。沈澈甚至有一种冲动,希望剥光礼物的外层,看看真正的她是什么样子的。

  “对不起,刚刚我是骗你的,奶茶我已经喂了,所以你今天就住在这里吧。”

  路悠言...她眨眨眼,穿着宽大的沈澈的家居服的她,好像真的是一份礼物...

  沈澈被扒了一层马甲,也就更肆无忌惮,“反正...你想出这个屋子,也出不去了。”

  ...

  沈澈看着路悠言的睡颜,轻轻吻了吻她,他的礼物,他还是没拆开她。

  他看出,她还没准备好,今晚路悠言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惊喜,所以他不介意再多等等。

  沈澈出现在路悠言家房间,奶茶摊在沙发上,已经饿成了一张猫病,看到沈澈也只是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

  沈澈给它填了猫粮,送到猫大爷嘴边。

  事实证明,从一个魔族嘴里听到一些真话是多么困难。

  当第二天,路悠言已经决定不去上班了。毕竟小命要紧,她还有些担心陈楚,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他也是当事人。

  但沈澈说没关系,他已经解决好了。

  “其实魔族是不能随意对人类出手的,在人界有一个执法者的身份,专门惩治那些不守规矩的魔族。”

  路悠言“和警察一样吗?”

  沈澈“差不多吧。总之他们不会再伤害你了,不过如果你想休息一下也可以。”

  路悠言摇摇头,“那我也去上班的,到时候还有作业要上交的。”

  沈澈也没再说什么,给了路悠言一个早安吻,“去吧,有我呢,别担心。”

  路悠言当时并不是完全理解了沈澈的意思。

  沈澈看着路悠言走进大楼,照例对他挥了挥手,路悠言有些看不清沈澈,但是知道沈澈能看清她,所以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沈澈站在阳光下,他没和路悠言说的是,执法者和警察还是有些区别的,毕竟他没有警察局,没办法关押犯人,所以只好销毁了。

  路悠言来到工作的大楼,那种让她不舒服的感觉确实消失了,路悠言觉得连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

  陈楚已经到了,程游正和他说话。

  陈楚看到路悠言,和程游说了什么,走到路悠言身边,给了路悠言一盒巧克力。

  “那个,谢谢你。”

  路悠言把包放在桌子上,“谢我什么?”

  陈楚挠挠头,“额...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就是应该谢谢你。”

  他正色道。

  路悠言手指敲了敲巧克力精致的包装,笑了。

  “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沈澈面前出现了路悠言的笑脸,嘴角微勾。

  你救了他,起码应该得到谢谢的。

  然后,沈澈嘴角的笑又变成了那种公式化的笑容。甚至有些冷,他脚边跪着两个人,仔细看就是路悠言公司的老板和主管。

  沈澈脸上带笑,温度却越来越冷,他说道,“既然敢做,就要负责啊...”

  两个人惊惧的颤抖,那个老板抬头,磕磕巴巴的说道,“四殿下...你...你不能杀我...这些事是....”

  他的话没说完,也再也没办法说了。

  沈澈嘴角微扬,他当然知道是谁安排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堂堂魔王大人难道会承认自己要加害一个女孩吗?

  一切都在平平常常的进行,似乎那个恐怖的傍晚只是一个小插曲,不过要说变化,就是路悠言的工作明显变少了,甚至一天都没什么事情做,公司里也出现了一些政策的变化,也听说没再见过那个女人。不过路悠言不怎么在意。要说还有一些事情,就是——

  显然,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陈楚和程游和路悠言的关系都很好,尤其是一些人还知道程游在追求陈楚,所以,无聊的办公室一族里悄悄的传出了一些八卦,三个人的狗血剧情比晚间八点黄金档的家庭电视剧还要精彩。哦,如果加上路悠言的男朋友,应该是四个人的大戏。

  对此,三个人都表示:即使主角就是他们三个,有时候听听八卦吃吃瓜也不错。

  ...

  偶尔,程游还兴冲冲的找路悠言分享她听来的八卦。

  路悠言真的问过程游,她真的不在意吗。

  程游大大咧咧的吃着陈楚给路悠言的巧克力,吃的牙上都是巧克力。

  “我又不傻,也不是没见过你男朋友,说句不好听的,陈楚哪里能比得上他啊,你男朋友一看就是那种家世好,教养好的男主角一样的人物嘛!要不是我审美不正常,就想抱着陈楚这棵歪脖树,我倒是...哎呦!”

  不知道站在程游身后听了多久的陈楚一脸无语的敲了一下程游的脑袋。

  程游捂着脑袋回头,看到陈楚,心虚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露出了沾满巧克力的大黑牙。

  路悠言扭过头,一脸不忍直视。

  陈楚无奈的拎起程游,让她去刷刷牙,然后嘀咕道,“其实我也没怎么差吧?”

  路悠言忍不住笑起来。

  当事人都不在乎也不解释的坏处就是,流言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最后,就连沈澈都有[沈澈说他就是执法者,(第二个马甲)路悠言惊讶,所以,你就是警察叔叔了?沈澈:要不要见识一下警察叔叔的厉害?]些察觉。

  “我怎么觉得,你同事见到我的时候,眼光都怪怪的?”

  路悠言忍住笑,“没事。”

  路悠言不说,沈澈自然也有办法知道,第二天,他就隐身暗搓搓的在公司呆了一天,也见识到了办公室八卦的厉害。

  当晚,路悠言下班的时候,就看到沈澈一脸奇怪的表情。

  路悠言伸手在沈澈眼前晃了晃,被沈澈抓住手。

  “听说,你养我?”这是沈澈听到的多个版本中最让他在意的一个。

  路悠言一愣,然后笑起来,“你知道啦?他们都说瞎说的,你很在意吗?要是这样我明天就和他们说清楚。”

  沈澈显然不是很在意,那个叫做陈楚和程游的人都那么相信她,他更不可能怀疑他。

  不过澈殿下第一次被说成小白脸,这倒是让他有些不爽。

  所以,第二天,路悠言上班的时候,刚刚走进大楼,正准备照例和沈澈打招呼,却没想到一回头就看到了沈澈站在她身后。

  路悠言!!!她看了一眼一旁的保安,推了推沈澈,“你怎么进来了?”完全没看到一旁保安大叔惊恐的表情。

  沈澈抓住路悠言在自己身上乱动的手,“乖,我来公司有点事。”

  路悠言???

  沈澈朝着大叔笑了笑,“我应该不用刷工作证了吧?”

  大叔吞了口口水,“当然当然,总裁,您请。”

  路悠言???!!!

  电梯里,沈澈和路悠言解释。

  简单来说,就是那两个魔族一个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他被执法者带走之后,这间公司原本应该是应该没有管理者的,但是为了减少这件事的影响,所以,和沈澈有些关系的执法者就借用了一些手段,把公司送给了沈澈。

  路悠言听完,长大了嘴巴,最后竖起大拇指。

  “执法者是个好人,哦,好魔鬼。”

  被夸了的执法者大人一脸宠溺的笑。

  路悠言感叹,“那岂不是,现在我才是那个小白脸了?”

  沈澈...“如果你贿赂我一下,我就给你加薪哦。”

  路悠言...可以的,第一次当总裁,这种操作却是轻车熟路。

  电梯门开了,沈澈低头,“要不要和我上去,看看总裁办公室怎么样?”

  路悠言看着电梯门外鸦雀无声的吃瓜群众,眨了眨眼睛。

  “我正在思考,这个时候装作不认识你的可能性有多大。”

  沈澈宠溺的摸了摸路悠言的脑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