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恶魔大人的恋爱史

第九十章

恶魔大人的恋爱史 汐汐沫儿 3066 2018-12-03 12:00:00

  没想到,路悠言却跑到那个男孩身边,生生挡住了另一道。他的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喜欢上了其他人吗?一个普通的男孩?还需要她保护的男孩吗?

  这时,路悠言艰难的朝他的方向看过来,努力的朝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刹那间,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空气仿佛都已经静止了。

  这个时候,那个刚刚似乎偃旗息鼓的东西再一次出现了。

  ——杀了她,不然我们都承担不起!

  轰!两股力量交错着袭来,似乎不杀死路悠言就誓不罢休。

  陈楚把路悠言紧紧的搂在怀里,白衣男人侧过头,似乎不想在看到这一幕,他伸手一挥,一道坚固的屏障,鸡蛋壳一样把几个人包裹进来。

  原本路悠言觉得怎样都抵抗不了的力量,就被这样轻而易举的格挡在了外面。

  男人走到路悠言身边,陈楚警惕的看着男人,他似乎有些尴尬,站在距离路悠言两步开外的地方问道。

  “你没事吧?”这是他说的第二句话,还是一样的句子。

  路悠言稍微活动了一下,虽然身上很疼,但是却好像没有伤害到实处,她现在已经可以稍微活动一下了。

  路悠言“没事。谢谢你。”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抵不住心里的疑问,“能知道你的名字吗?我叫路悠言。”

  男人的身形似乎凝固了,就在路悠言以为他不会回答她的时候,男人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

  “我叫...萧镜言。”

  路悠言哦了一声,她没听过这个名字。

  看到路悠言没什么反应,萧镜言放松了很多。

  “我现在就带你们出去。”

  外面的环境那么艰险,但是他一点也不在意。

  伸手一指,一道白色的光射出,落在了陈楚的肩上,陈楚晕了过去。

  路悠言连忙接住他,却因为自己也刚刚受伤,差点被压倒。

  她有些警惕的看着萧镜言,后者连忙解释道。

  “是这样的,他只是个普通人,让他知道这些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对他不好,我会带他回去消除记忆。”

  萧镜言以为这样说,路悠言就会同意,但是没想到路悠言却勉强的站起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陈楚,摇了摇头。

  “不行。”她的语气很坚定,“我不能让你带他走。”

  萧镜言愣住了,路悠言继续说道,“你刚刚说,他是普通人,需要消除记忆,但是你没有和我说,说明...”路悠言微微偏了偏头,“我不是普通人?”

  “当然不是,我是说,我也会带你回去消除记忆的。”只是路悠言的方式要更复杂一些。萧镜言解释道,但是路悠言却更警惕了。

  身上的疼痛依旧没有减弱,好像是后遗症一样,路悠言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们,但是抱歉,我不信任你,不可能把陈楚随意交给你,更不会和你走。”

  路悠言没想到萧镜言听完她的话是这个反应,他愣了一下,居然笑了。

  “我本来应该知道的。”他似乎像是自言自语。

  他早就应该知道的,看起来温温柔柔的路悠言,总有自己的原则。她不轻易怀疑别人,但是也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但是萧镜言也不能让她知道这些,所以,他今天是必须带着两个人离开了。

  他轻声的说了一声得罪了。路悠言的心就沉了下去。

  黑暗中,又传来了一声轻笑,“想带走她,阁下也要问问我吧?”

  熟悉的声音传出,路悠言几乎是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沈澈从黑暗中走出来,伸手自然的揽住路悠言的腰,让路悠言的大部分力量靠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煞白的小脸,沈澈轻轻的摸了摸她的额头。

  路悠言虚弱的对他笑了笑。

  沈澈亲了亲路悠言的脸颊,“睡一觉吧,等回去我和你解释。”

  路悠言点了点头,伸手抓住沈澈的手指,“别让他带走陈楚...还有...被骗我。”

  沈澈无奈的笑了笑,觉得有时候路悠言的聪明简直让人头疼。

  他温柔的说道,“我答应。”

  路悠言这才放心的几乎立刻就睡了过去。

  沈澈探测了一下路悠言的身体,确实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只是勉强召唤出了法阵,被反噬了一些。

  沈澈有些心疼。

  他看向面前的男人,那个人似乎更惊讶一些。

  沈澈和路悠言的互动,不可能看不出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萧镜言却恨不得路悠言喜欢的是躺在地上的那个普通人。

  “魔族。”两个字,仿佛是萧镜言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对于萧镜言的态度,沈澈却显得平和很多,他甚至微微点头,礼貌的说道。

  “谢谢您救了悠言,有时间一定好好的感谢您,不过现在,我想先带悠言回去了。”

  萧镜言咬着牙,手里的力量已经蓄力,“你以为我会让你带走悠言?”

  沈澈微微偏头,露出了一个和路悠言一样的动作,他忽然笑了,说出的话却和他的笑不太相符。

  “难道,我会让你带悠言回去?看到你,我也想起了当年的一些事情,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觉得,我会把她交给差点害死她的人吗?”

  萧镜言手上泄力,“你都知道什么?”

  沈澈留给他的,是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外面的黑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只留下萧镜言一个人站在公司的大厅里。

  沈澈轻轻的把路悠言放回床上,他自己蹲下来,拖着下巴,就这样看着路悠言。

  路悠言的脸色苍白,也许是因为疼痛的原因,即使是睡着了,她依旧皱着眉头,在沈澈的力量下,她睡的很沉,但是还是睡得不安稳。脑门上全是冷汗,沈澈擦了擦她额头上的冷汗,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是魔族,即使有治疗的力量,却因为力量狂暴,治愈的过程并不好受。

  他用拇指抚平路悠言额头的皱纹,自言自语“明明那么怕疼,还冲过去,傻不傻。”他有时候实在不能理解人类,可以比魔族还恶劣,还可以比那些自命天高的天使还...愚蠢。

  就是愚蠢,在沈澈看来。

  房间的空调还开着,沈澈把温度调高,预防路悠言感冒。

  沈澈只能一边一边的擦拭着路悠言的汗,但是不一会儿,路悠言身上的汗还是把路悠言的衣服都打湿了。

  路悠言显然更不舒服了,踢开了被子,还不老实,领口都扯开了大半。

  沈澈无奈的叹了口气,又露出一个无奈的笑。他觉得遇到路悠言他越发知道无奈是什么感觉了。

  路悠言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房间已经暗了下来,窗帘被拉上了,似乎怕路悠言害怕,屋子里亮着一盏昏暗的小灯。

  路悠言掀开被子,自己身上穿着睡衣,明显是一件男士睡衣。

  路悠言眨眨眼,脸有些红。

  地上没有她的拖鞋,路悠言似乎才想起来,自己不是自己走进来的,身上还在隐隐作痛,但是已经不是不能忍受了,这里明显不是自己的家,倒也不是不熟悉。

  路悠言正准备光着脚下地,房间里却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

  “别光脚下来。”

  声音突兀,路悠言被吓了一跳,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是沈澈。他的膝盖上放着一本书,这么昏暗的房间里,一般是看不到书上的内容的,但是对沈澈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所以他也看到了“瑟缩”了一下的路悠言。

  一瞬间,沈澈的脑子里出现了很多“魔族四殿下”的想法。

  她在害怕他,所以,他准备怎么办?把她的记忆删除?还是坦白一切?放过她?

  沈澈发现,这些他都不想要。

  路悠言显然听了沈澈的话,她已经要落地的双脚又缩了回去,觉得有些尴尬,她扯过了一个枕头抱在怀里。

  “那个...能不能开灯?我看不到你...”

  她小声的说道。

  沈澈打了个响指,房间就亮了起来,路悠言眯着眼睛,等适应了一段时间,才彻底睁开。

  一时间,两个人好像陌生了很多,谁都没有说话。

  路悠言捏了捏手指,看了一眼沈澈又飞快的移开。

  “那个...陈楚他...”

  沈澈“我把他送回去了,他不会有今天的记忆。”

  路悠言似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沈澈眯了眯眼睛,把书放到他身边的桌子上。

  “他没事你很开心?你怕我对他做什么?”

  路悠言愣了愣,反问道“你...会对他做什么?”

  沈澈被问的哑口无言,他会做的事情很多,杀一个人对他来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但是他说不出。

  路悠言把下巴轻轻放在枕头上,“所以,你可以告诉我吗?”她的目光并不和沈澈对视,只是直直的看着面前的虚空。

  似乎怕沈澈不答应,她又补充了一句,“你之前...答应我的...”

  沈澈“...嗯,你想知道什么?”

  路悠言想了想,她终于正视了沈澈,表情认真,“奶茶喂了吗?”

  说着,她先忍不住笑起来,沈澈认真的看着路悠言,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嘴角勾起来,隐约可见小小的牙齿,沈澈从来没觉得一个女孩子笑起来这么好看。他也忍不住笑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