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恶魔大人的恋爱史

第八十九章

恶魔大人的恋爱史 汐汐沫儿 3083 2018-12-02 12:00:00

  沈澈的眉宇间浮现了一丝莫名的烦躁,很快的消失,没被任何人察觉。

  而在人间,路悠言结束了自己一天的工作,下班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走了,只留下她,还有一点工作没有完成。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有这么多的,但是路悠言也不想去找主管说什么,因为那个女人似乎一直对路悠言带着若有似无的恶意。

  路悠言深吸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

  “悠言,还没走?”

  路悠言抬头,“陈楚,你怎么也在?”

  陈楚笑了笑,手里拿了两杯奶茶,递给路悠言一杯。

  “你还在加班,我来看看你。听说你男朋友今天不来找你。”

  程游今天和她聊天的时候,路悠言无意间说起的。

  “哦—”路悠言特意拉长了语气,“你来找我,不怕程游多想?”

  陈楚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无奈的笑“你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

  路悠言也笑了“嗯,她是个好女孩,所以你更要对她好点,别和其他女生走那么近。”

  陈楚“不愧是谈了恋爱的人,现在也知道教育人了。...放心,我知道分寸的。”

  路悠言笑着喝了一口奶茶,整个人却忽然一顿,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那种感觉,就和音乐会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像。

  “陈楚,我们走吧。”路悠言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拉着陈楚就要离开。

  ——来不及了,有一个声音在她心里说道。

  原本明亮的办公室忽然昏暗下来。

  陈楚不知所以,“停电了?”

  陈楚感受不到的,路悠言却清晰的感受到了,她感觉到四面八方溢散过来的压力,浓重的让她头晕眼花几乎喘不上来气。

  她甚至没办法回答陈楚的问题,这个时候,一股清凉的力量从路悠言的胸腔里迸发出来,冲散了周围的压力,路悠言好像一下子从水中挣脱出来的溺水的人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一道光亮起来,那是陈楚打开了手电筒,他被路悠言吓了一跳,连忙询问。

  “没事吧?”

  路悠言来不及解释什么,拉着陈楚,跌跌撞撞的朝着之前模糊记得的安全出口跑去。

  “老板,有一个人类,怎么办?”

  老板椅上的男人背对着女人,“照常。”

  一个区区人类算什么,要是这件事完成不好,魔王怪罪下来,可不是他能承担的。

  “是。”女人回应了一声,她和老板的魔力笼罩着整座大楼。女人的身影消失了。

  “悠言....你怎么了?”陈楚被路悠言拉着,冲下楼梯,手里的手机是黑暗里唯一的光亮。

  “我有黑暗恐惧症。”

  路悠言没办法,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了陈楚。

  陈楚察觉到路悠言确实很紧张,所以也没有怀疑,只是随着路悠言加快了脚步。

  黑暗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忽然,陈楚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风声,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路悠言手上加大力气,拽了他一下,陈楚踉跄了一下,感觉什么东西贴着自己的身边飞过。

  “什么?”

  路悠言没回答,只是加快了脚步,一个拐弯,借着光线,路悠言看到墙上的是一截很长的指甲,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人类的。

  路悠言深吸了一口气,还会这样伤人,看起来不是鬼,鬼一般都是直接现身的。

  想到了这一点,路悠言心情有些平静下来。

  只要不是鬼就好,剩下的,是什么都没关系。

  这样的想法一出来,路悠言的脑袋里,却回荡起了一段话。

  那是她自己的声音,却明显稚嫩很多。

  那个声音怯怯的说“你是鬼吗?”

  “不是。”另一个清澈的男声说道。

  “自己”似乎松了一口气。

  那个男声似乎觉得有些有趣,“你不怕我?”

  “只要你不是鬼,我就不怕你。只要不是鬼就好,剩下的,是什么都没关系。”[“你...怕我吗?”沈澈忐忑的问道]

  路悠言晃了晃脑袋,现在不是思考那些事情的时候。

  她的头脑愈发的冷静,只是在思考两种情况,那东西,究竟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只是无差别攻击,刚刚看上去,它似乎是无差别攻击,要是把陈楚丢在这里,那东西会放过他吗?

  路悠言咬了咬牙,不敢冒这个险,也不能冒这个险。

  虽然在黑暗里,不知道是不是适应了周围,路悠言觉得自己的五官似乎变得敏感了,她觉得身后总有东西跟着她们,但是并不着急的追上来,好像还在逗他们玩。

  路悠言的心一寸寸沉下去,它不担心他们逃出去。

  路悠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之前在的位置是九楼,两个人跑了很久,按道理已经跑到楼下大厅,而且前面确实没有楼梯了,但是周围依旧是漆黑一片,好像他们跑到了一处其他的空间。

  陈楚也发现了,“这是...遇到鬼打墙了?”

  路悠言松开了陈楚的手,“对不起,好像是我害了你了。”

  陈楚似乎没怎么反应过来,一时间经历的东西也有些超乎他的认知。

  路悠言解释道“要不是你来找我..你现在应该只是在家里。”

  路悠言没说,她怀疑这些东西是冲着她来的。她算什么呢?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罢了,既没有什么神奇的传家宝,也没有武功秘籍。

  路悠言平静的态度似乎感染了陈楚,他也慢慢平静下来,沉默了片刻,路悠言听到他说。

  “这么说,我倒是有些庆幸,要是我没来,只有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办。”

  路悠言愣住了,只觉得眼眶有些发烫,毫无预料的,一眨眼眼泪就掉下来。

  她伸手好兄弟一样的捶了陈楚的肩膀一下,声音平静却认真。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陈楚笑,“这句话应该我说吧?”

  路悠言没有解释,她闭上眼,觉得自己现在置身在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里,身体里的恐惧,紧张都离她远去了,她的神经敏感起来,周围没有风声,但是却有什么在暗中窥探着他们。

  她的意识变得扩散轻盈,分散成了萤火虫大小的白色细碎光芒一样轻盈的漫散到各处。一片羽毛一直向上飘啊飘,她隐约看到一个身影,那个人说。

  “够了,动手吧。”

  叮

  一个团落在水面上,那不是水面,而是镜面。

  镜面裂开了一道缝隙。与此同时,在一栋别墅中,正在倒茶的骨节分明的手忽然顿了一下。

  不知道哪里吹来了一阵风,陈楚的衣角跟着摇曳了一下。

  路悠言忽然动了,身边滑过一道暗紫色的流光,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黑暗里。

  陈楚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手机刚刚在下楼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碎了,现在没有光亮,他的视线并没有路悠言那么清晰。

  “悠言?”

  “你先离我远一点。”路悠言现在已经确定了,那东西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陈楚看不清路悠言的神色,但是可以听到她沉静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

  黑暗中,路悠言无声的和另一个不知名的生物搏斗着。

  “咦?”

  路悠言听到了一声女声,似乎有些惊讶。

  “结束了哦。”

  路悠言瞳孔一缩,精神的萤光一瞬间布满了空间,她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四面八方袭来。

  它,或者它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陈楚。

  路悠言感受着力量,她依旧只是一个渺小的人类,什么都做不了...

  路悠言忽然感觉到绝望,不是因为自己,而是明知道有什么,但就是什么也做不了。

  她放弃了挣扎,任命的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勾勒出了梦中白衣人手中的那个图案,越来越清晰...与此同时,路悠言的手上,竟然也出现了隐约的红色痕迹,虽然看起来隐隐约约....路悠言的秀发无风自动,她闭着眼睛,周围的一切都不知道,也不在意了,只是全神贯注的描画着那个图案...

  “父王,儿臣觉得有些不舒服,先告退了。”魔族大殿里,沈澈再也坐不住,冥冥之中,总觉得要发生了什么。

  魔王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那个女孩啊,可惜了,应该多留一段时间的...”

  对魔王来说,一个可以牵动沈澈的人,可是很难得的。

  砰——

  路悠言只觉得全身的骨头好像错位了一样疼,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悠言!”陈楚的声音带着难以置信,他自己被那倒力量的余波撞击的倒退了一步,也知道在他身前的路悠言承受了多少的力量。

  路悠言轻轻呼出刚刚吸进去的那口气,想说话,却一时说不出来。其他人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自己看起来被全力打中了,但是她也只是被那股力量的余波击飞,实质的伤害并没有打在她的身上。

  她的目光看着在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另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白衣,在黑暗中好像自带光芒一样,分外显眼。而让路悠言疑惑的是,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居然很熟悉。

  他似乎也有些错愕,半天才说出话。

  “你没事吧?”声音有些干涩。

  刚刚他赶到时候,原本是来得及护着她的,只是随手甩出的力量只能抵消路悠言身前的力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