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恶魔大人的恋爱史

第八十八章

恶魔大人的恋爱史 汐汐沫儿 3069 2018-12-01 12:00:00

  “怎么?不舒服了?”

  来打水的陈楚看到了路悠言。

  路悠言“可能感冒了吧。”

  陈楚皱了皱眉,也给路悠言接了一杯水。

  “不舒服的话就早点走吧,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事情。”

  路悠言“没关系,休息一下就好了。”

  陈楚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又拿了感冒药给路悠言。

  路悠言把药放在口袋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了一觉似乎做了很多梦,零零散散,路悠言记不清楚。

  倒是梦见了沈澈,闹着不让她回家,路悠言说自己要回家喂猫,沈澈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一人大小的猫,竖着瞳孔说“难道我就不需要喂了吗?”然后把路悠言吓醒了。

  睡了一觉,倒是觉得好了很多,她回到座位,继续工作了一会儿。

  下班照例是沈澈来接她,走在沈澈身边,就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之前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沈澈去牵路悠言的手,两个人十指相扣的回家。

  路悠言抱着抱枕在沈澈家看电视,沈澈在厨房做饭。

  厨房传来洗菜的流水声,路悠言关了电视,走到厨房。

  沈澈家的厨房地方也很大,两个人也完全站的开。

  她说“我来帮你吧,”沈澈没回头,水珠顺着他的指尖趟下。

  “不用,马上就好了。”

  路悠言走过去,接过沈澈手里的菜,“我来洗和切菜,你来做,好吗?”

  沈澈双手撑着厨台,伸手戳了戳路悠言的脸颊,流下了一点水印。他重复了一遍“我来做?”

  路悠言看他“有什么问题...”

  ...

  两秒钟之后,沈澈大笑着被路悠言赶出了厨房。

  沈澈含笑着走到沙发上,路悠言的外套放在沙发上。虽然是盛夏,但是因为有的地方的空调温度太低,她还是随身拿着一件外套。

  这套外套,是从路悠言工作的地方拿回来,路悠言准备拿回家洗一洗的。

  沈澈之前没注意,这个时候却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比如,一丝丝的紫色的魔气附着在路悠言的衣服上,看上去好像是不小心带上了,如果不是沈澈比较敏锐,过一会儿可能就直接消散了。

  沈澈拿起衣服,眯起眼睛。

  路悠言工作的地方,有魔族?他的手在路悠言的衣服上弹了谈,像是抖灰尘一样,抖掉了那些魔气。口袋里有什么东西随着这个动作调出来,沈澈捡起来,是一板感冒药。

  沈澈走回厨房,路悠言正在切菜。

  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感冒了吗?”

  路悠言回头看了一眼,注意力继续集中在手里的胡萝卜上。

  “不是,只是今天上班的时候有点不舒服,同事帮我拿的。”

  沈澈“上班的时候不舒服了吗?”

  路悠言“现在已经没事了。”

  沈澈想起附着在路悠言身上的魔气,路悠言对魔气似乎比较敏感,应该是那个魔物的魔气,对路悠言造成了反应了。

  沈澈贴近路悠言,双手抚在路悠言的双手上。

  沈澈的气息近在咫尺,路悠言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

  “别动。”沈澈的嘴唇贴在路悠言的耳边,他手上的动作顺着路悠言切菜的动作,指尖偶尔轻轻滑过路悠言的手背。

  这样还怎么让人切菜啊!

  路悠言放下刀,转身,刚想说话,却被沈澈堵住了嘴巴。

  路悠言的手撑着料理台,沈澈的手环着路悠言的腰,防止她乱动。

  一丝丝属于他的魔气流入路悠言口中。

  他的人,可不能被那些宵小魔族欺负了。

  一吻之后,路悠言已经气喘吁吁,沈澈的手滑过路悠言的脑袋,轻揉着她的后颈,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剩下的我来吧,你去休息。”

  锅里飘散出飘香的气味,沈澈有些心不在焉。

  原本说好,想要让路悠言更了解他,其实也带了几分想让路悠言知难而退的意思,一想到路悠言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她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但是现在,沈澈发现自己并不想让路悠言发现自己的一切,万一她被吓到了,逃跑了怎么办?她和其他人类一样脆弱,要是真的离开了,他难道要把她关起来?

  虽然那也不错,但是沈澈还是更喜欢现在和路悠言的关系。

  沈澈无奈的摇头,发现在人间待久了,他也变得优柔果断了。

  ——

  “我今晚有点事情,不去接你了,你一个小心点。”

  路悠言回复沈澈“嗯。”

  沈澈似乎真的很忙,半天都没有回复,路悠言以为沈澈有事,也就没有再打扰他。

  魔界,人类的信号到不了这里,沈澈索性把手机放在家里。

  他约了迷荒定了一个房间,在里面喝酒。

  迷荒依旧是瑰丽的样貌,酒滚过他的舌尖,他和沈澈控诉。

  “啧啧啧,你说说自己,自从回来,找过我几次?果真是见色忘义。”

  沈澈喝酒也是文雅的,他轻抿了一口酒,是人类酿造的红酒,据说也有很多年了,和魔界的酒不一样,带着一股果香。迷荒看起来也很喜欢。

  “你也知道了?”

  迷荒又喝了一口,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拂动。

  “现在魔界有点门道的,谁不知道你喜欢上了一个人界女子?哎,不过说真的,那个女孩真的有那么漂亮?连摩珏都比不过?”

  沈澈“你又知道了?”他眼里含笑。

  迷荒翻了个白眼,“四殿下美人坐怀也心静如水。这件事的知名度,可算是全魔界都知道了好吗?不是我说,你的那些王兄真的是想尽办法的给你抹黑,你知道现在魔界都说,四殿下长得白白净净的,其实不太行。”

  迷荒说完,忍不住先笑起来。

  他不算是沈澈的部下,所以和沈澈说起话来也不怎么客气。

  沈澈看上去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其实我今/今天也是因为魔王召见,才抽出时间来见你的,过一会儿就要走了。”

  迷荒翻了个白眼。随即正色道。

  “魔王怎么最近总传召你?你干什么了?让他这么不放心?”

  沈澈似笑非笑,“看来你对我们魔王陛下很关注啊。”

  他收起了表情,又变成了一副慵懒的模样,“大概从我回来,他就没有放心过吧,即使我再人间吃喝玩乐,他也要随时关注我一下才行。”

  迷荒说“还不是九百年前你做的事情太大了,不然魔王也不会这么关注你。我怎么也想不通,魔生死,对你那么重要?九百年为了那些魔族的命?”

  魔族天生冷血自私,不是摆设。

  沈澈“可能是当时无聊吧。”

  迷荒...

  沈澈换了个姿势,一只手懒散的拄着下巴,看着迷荒一脸无语的样子,好心情的笑了起来。

  迷荒盯着沈澈看了一会儿,忽然泄气了一般。

  “算了算了,懒得管你。”

  两个人不再说这些,沈澈听迷荒讲一些八卦的事情,打发时间。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沈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我先走了,那半瓶酒就留给你了。”

  迷荒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被沈澈气死。他挥了挥手,很嫌弃的神色。

  沈澈于是很听话的瞬间消失在房间里。

  迷荒在房间里转了两圈,发觉自己还是什么都没从沈澈嘴里问出来。

  原本他来的时候,心里有一堆问题的。

  他在人界究竟在做什么,魔王为什么对他这么关注,九百年前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心甘情愿的被囚禁九百年,但是最后,他发现自己什么都没问出来。

  迷荒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如果不是沈澈想说,自己什么都问不出来之后,也就释然了。

  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这小子,又先跑了,说好了这次他付钱的。”

  在路悠言面前这么大方的一个人,却让好朋友付钱这种事情,证明无论一个人看上去多么正直,也许真的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

  “父皇。”

  魔王坐在椅子上,似乎他一直就是在椅子上,从来不下来一步。

  魔王看着宾至有理的沈澈,心中喟叹。

  其实,这些孩子之中,沈澈确实也是很合他的心意的,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原因,他不介意把他当做一个真正的候选人。

  魔王叹了口气,“阿澈,你有多久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了吧?”

  沈澈不知道为什么魔王忽然提起了他的母亲,他带上微笑的面具。

  “嗯,大概有很久了。”

  事实上,从出生之后不久,沈澈大概已经几百年没见过她了。

  魔王似乎很感叹,“如果想她,就去看看吧。”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沈澈。

  他的眼睛和沈澈纯黑色的不一样,他的眼里,如果近距离看,透着深绿色的光,看起来好像被毒蛇盯住一样的如芒在背。

  沈澈双手垂在两侧,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微微俯身,“陛下,儿臣最近还有事情,恐怕不能去母亲了。”

  魔王将目光移开,虽然他说着希望沈澈去看看他的母亲,但是听到沈澈说不能去的时候,却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

  沈澈听着魔王和他说的一些看起来很家常的话,却渐渐觉得不对劲。

  一般来说,魔王找他的时候,多半会带上沈澈的其他几个兄长,这次,却只叫了他一个人...

  而且似乎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