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乱世江湖儿女

乱世江湖儿女

儒梦妧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10-22上架
  • 153964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遇

乱世江湖儿女 儒梦妧 4588 2018-10-21 23:03:30

  公元573年北周建德二年勋州,这日的勋州可真热闹!街上满满看热闹的人,原来是柱国大将军韦孝宽小公子韦泽洛以武会友,公开挑战天下豪杰。韦泽洛是韦孝宽最宠爱的小儿子,在家里的哥哥姐姐谁敢得罪我们的这位小公子啊!这可是他们的父亲老来子啊!韦泽洛二八年华,这回可好了,趁父亲这段时间不在勋州,便无法无天了!

  只见擂台上站着一位英俊少年身着青衫风度翩翩,这位少年就是韦泽洛。

  韦泽洛高兴的说道:“在下今天以武会友希望结实天下英雄好汉,大家切磋一下武艺。下面正式开始,希望大家不吝赐教!战胜我者可得纹银百两!”

  听到纹银百两台下的百姓心中蠢蠢欲动。

  台下发出一个响亮的声音,“我来挑战!”

  只见一个强壮的二十多岁的身着衣衫褴褛流民模样的男子,跳上了台。一上台握紧拳头便向韦泽洛打去,此人那里会武功,只是空有一点蛮劲。他也只是想得到那百两纹银而已。韦泽洛不费吹灰之力将其打下台。

  接二连三上台的都是一些百姓,空有蛮劲根本不会一点武功。本想好好切磋武艺,怎料上台的都是一些不会武的,这让韦泽洛非常恼火。失去耐心的韦泽洛面对眼前这十八九岁衣衫褴褛的少年下手便没了轻重。随手出拳打在少年的肚子上,几脚踢到少年的下身。将其打的口吐鲜血,满脸是血。痛的这位少年几乎晕过去。台下的百姓是敢恕不敢言。

  刚来到人群中的思霂就见此一幕,义愤填膺地叫道:“住手!”

  一个飞跃上台,站在韦泽洛的面前。韦泽洛看呆了,这位姑娘清新脱俗明眸皓齿,身着淡淡粉衫,美的不似人间女子。

  思霂质问道:“你小小年纪,下手为何如此狠毒。”

  思霂俯下身子将这位痛的几乎死掉的少年扶到台边的柱子旁,用内功给他简单的疗伤,帮少年调理顺气减轻伤痛,少年似是伤痛稍好点朦胧的看了思霂一眼,仿佛看到了仙女。

  这时韦泽洛才回过神来。有点尴尬紧张回道:“我,我一时时……”

  随后调皮的说道:“看来这位小仙女姐姐武功一定很好了,那么陪小爷过几招吧!”

  思霂听了韦泽洛话没好气的回道:“小子,今天姐姐就教训教训你。”

  “霂儿,不要惹事!你义父兰姨还在等我们呢!”从台下一位风韵犹存妇人口中传出。这个妇人是思霂的母亲,名叫雪纤。声音很柔弱,雪纤脸色惨白,似是得了什么重病,旁边一清秀丫鬟搀扶着。这个丫鬟与思霂亲如姐妹,在思霂心中这个丫鬟就是她的姐姐,她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个丫鬟名叫稀玉。

  “没事,娘!您放心孩儿自有分寸,不会闯祸的!”思霂回道。

  “霂儿,这个名字好听!”韦泽洛说道。

  “这个名字不是你叫的!”思霂对韦泽洛喊道。

  说完在腰间一个精美布袋里取出乳白色的玉笛指向韦泽洛。一脸严肃道:“亮出你的武器吧!”

  韦泽洛的随从立刻送上一把精制的玄铁薄短剑。

  思霂以笛代剑,使出太华剑派“凌气法华”,只见思霂的玉笛似是一把寒气逼人锋利的剑。剑气如风,剑招飘逸招招刺向韦泽洛的要害。韦泽洛见思霂下手如此不留情,不敢大意也使出全力相抵挡躲避思霂的招式。在思霂招招逼人如此凌厉的剑招之下韦泽洛的韦式剑招根本施展不开,已处于下风。

  韦泽洛亲如兄弟的护卫冷昊看着十分着急。冷昊心中很清楚泽洛根本不是这个女子的对手,泽洛的武功他是非常清楚,但这位女子武功高深莫测,使的似乎用是太华剑派的武功,自己都不一定能胜她。早年听师傅提过,太华剑派剑法精妙绝伦。心中为泽洛捏着一把冷汗。

  思霂使出“喷雨嘘云”仿佛见到水气飞溅散逸的向韦泽洛袭来。冷昊见势不妙对泽洛喊道:“快用波浪翻腾”。

  韦泽洛立刻使出“波浪翻腾”如同海浪一样在空中翻滚着阻挡这思霂的飞溅的水气。韦泽洛的功力不够没有抵挡住思霂的攻势,韦泽洛的“波浪翻腾”被破。泽洛被击落在地,受了一点轻伤。服侍的丫头立刻将少爷扶起。

  韦泽洛面对这样一位女子心中不由的生出爱慕。思霂扶起这位衣衫褴褛的少年正准备离开。韦泽洛叫住思霂。吩咐下人取来二百两纹银。将这二百两纹银交给思霂和这少年。告诉他们这是他们应得的。

  思霂不屑道:“我打赢你不是为了这一百两银子的,只想教训你这目中无人的小子,至于这位少年的一百两他可以收下,这是做为你打伤人的医药费。”稀玉帮思霂拿起这位少年的一百两银子扶着雪纤上了马车,思霂也将这位少年扶上了马车。

  韦泽洛心想道:“好个女子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个性!”等韦泽洛回过神来,思霂已经带着受伤的少年母亲和稀玉驾车离开了。韦泽洛吩咐家丁跟着她们的马车,看她们住在哪里,回来禀告。

  冷昊对韦泽洛笑道:“看来我们少爷这是情窦初开啊!”韦泽洛白了冷昊一眼,对着冷昊胸前打了他一拳。冷昊手握着胸说道:“好小子,被我说中了,还出手打人啊!”

  马车在一家医馆停下,她们将这位少年扶下马车,走进医馆。大夫给少年把了把脉后问伤在哪个部位。面对一屋子的女子少年不好开口有点羞涩,大夫立刻明白了让众人先到外面等。众人离开。房间只有大夫和那位少年两人。

  大概一柱香后,少年和大夫一道出来。少年的身上的伤口都上过药包扎了,但少年眼神中有点忧伤悲凉。

  马车再次出发,原来少年告诉思霂,他名叫阿才,他之所以会上台与韦泽洛比试是为了那一百两纹银给母亲看病。他的母亲病重卧床数月,只因没银两看病。

  一群人来到阿才的家中,阿才家中一贫如洗。只见一位面无血色骨瘦如柴淹淹一息,长的很丑的妇人躺在一张破破烂烂的床上。大夫给这位很丑的夫人把了把脉。走到屋外后对这位少年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准备后事吧!”

  阿才激动的叫道:“不,不,不,不会的……大夫您再给看看。”

  大夫摇摇头道:“另请高名吧!”大夫转身离开,思霂交给大夫一定银子。

  稀玉将阿才的一百两银子放在桌子上,众人劝阿才节哀后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