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含烟

无标题章节

含烟 清语eve 690 2018-11-04 23:31:42

  那一天晚上她并没有回家。只是跟我在路上走着,她第一次哭了出来,那样子足以让任何人动容。

  第三天一早便见她站在楼台上,似乎心情很好.依日对我优雅一笑,我的担忧也随着这笑客的到来而走了。

  “听说初中的一位老师得肺痨去了,可能还教过咱们呢、去看看?”

  “谁?”她很讶异,眼睛似有水光,

  见她这样子:我赶忙说:

  我听别人传的,真不真还不一定呢,更别说教过咱们呢。”

  “那请务必打听好,我希望老师们都好好地话下去。”她拉着我说,眼睛依旧水盈盈的。

  我点了点头。惊了,真是个好姑娘。

  一进班级,便见班级中的男同学色眯眯地瞧着我们,我比划了拳头的手势示意他们收回。

  又一天早上,她站在楼台的最高处,下面围满了人,我见是她便极快冲上楼台,呼吸急促使我不能说出完好的话,但心急切地心却顾不得。

  “含烟,呼,快过来。”

  她看着我不语,

  “快下来、下来“我渐渐走进地

  “再近我跳下去。“

  “我.……我停了。”我慌忙地说着,手都不知道放在何处只本能地摆了个停止的动作。

  “谢谢你”她轻轻笑了一下,但脸色苍白,凄苦。我似乎想起了什么。

  “是因家为你父亲吗?我保护你,他不会再让他打你的,快下来”

  “原来你知道。”她眸子闪了一下,似星辰闪亮,对我一笑,依用甜美。便跳了下去。

  我甚至来不及惊呼,只觉得一切太过突然、毫无征兆,眼前闪过她的笑对我,竟不是水别、像是嘲讽,像是来自地狱的笑,我瘫坐在地上、久久不得回神。

  老师后来赶了上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这好好的孩子怎么突然没有了。我早已无灵魂似的,便说:

  “她父亲害的,父亲害的。“我一遍一遍地说着,

  老师呼的一下坐在了地上,面露惊色,

  “但她的学籍单上明明显示她为丧父啊,哪有父亲?”

  我瞬间如死了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