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出其东门,聊可与娱!

第三章 求娶

出其东门,聊可与娱! 二白小姐 2751 2018-10-23 22:12:18

  拿到文书之后,我组织邻居乡里把土就给松了,准备开春大干一场!

  大家对新一年的春天,充满期待!

  忙碌期间,孟娘给我安排了他远方表亲的相亲,约在了县城小面馆,想着体面一些。

  见着对方,是爹娘陪着一起来的,身体微微发福,穿着倒还干净,就是一个大男人吃糖葫芦,感觉怪怪的,我点了一碗素面,想着相亲不想蹭人吃食,席间对方父母问了我诸多问题,我也礼貌性地一一做答,当问及我克人命这件事上,我不想忍受了:“很抱歉,我觉得我配不上你们高大帅气的儿子,我怕自己克死他,今天的饭我请了,先走了!”

  付了钱,我转身便走,越走越生气:“嫁不出去怎了?有罪吗?克命,怎么没见所有人被我克死啊!”

  “噗嗤~~~”一阵嗤笑身传入耳朵,“谁说你嫁不出去的?”

  “没有!好巧啊,苏县令。”这会一肚子气,简直看谁都厌烦!

  “刚刚路过看到你,还没好好打招呼你就走了,一起吃饭吧!”

  于是,又回到了刚刚相亲的面馆,相亲的一家吃完已经走了。

  “老板,两碗大碗,加肉!”眼睛看向苏县令“这顿,你请!”“没问题。”想着讹了苏县令一顿,心情复然好了一些。

  吃着吃着,苏县令说:“要不,我娶你吧!”看着他无比真挚的眼神,我差点把嘴里的面喷出去,但还是佯装镇定地把面咽进喉咙,任由它顺着食道,滑到胃里。

  “啊!苏华都,你居然要娶我?”惊讶不异于我突然变成大富翁。

  “嗯,这还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全名。”

  不知道他那个嗯是在肯定我的问题,还是语气助词。

  县令大人说,叫我慢慢考虑,不用着急给他回复。

  吃完面,我悻悻地回到家中,人生,第一次为了一件事,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县令大人是认真的在像我求娶吗?他不是哪根筋出了问题,或者是处了什么毛病?

  看着苏县令也不像是有病的人啊!

  夏天来得很快,第一批药材出来了,换了银钱,按照大家的付出分发给了大伙相应的红利,大家都觉得种药材是个能发家致富的好法子,鼓足了干劲准备多种植一些药材。

  之前我尝试种植的都是一些易生存,好种植,生长快的药材,也是药用常用的,所以价格也相对低廉,现在如果大面积种植,问题也就显现出来了。

  本地常见的药材有麦冬、菊花、白芷、金银花、苍耳子、鱼腥草、节节草、车前草等等,但是这些药都比较常见,价格也相对低廉,卖不出好价钱。如果种植宽泛,长期收入不甚可观。

  我正在愁苦时,县令大人过来考察了。

  “最近也不见你来,所以特意来看看你。”

  “嘿嘿,有劳县令大人记挂!”

  “最近在忙什么呢?”

  “正在愁苦,如何选择种植的药材与找销路呢!”

  “我刚好认识一些外地的药贩商,可以引荐你认识,可以向他们讨教一二。”“恩?专门收购药材的商贩?”“恩。现在药商们还在县城,正好之前帮过他们一个忙,算相识。”“你等会儿,我回家换身衣服,和你一道去县城。”因为在药田里转悠,身上沾了泥土,鞋子也泞泥不堪了。

  县令大人是乘马车过来的,顺便蹭了苏县令的车。

  毕竟是蹭车,不敢造次,我和车夫坐在那车外面,驾车的看着是上次找我问路的那位。仔细端详,这位小哥长得还算眉清目秀五官可人。

  乘马车到县城也要一时三刻,避免无聊与尴尬,便主动找小哥搭话。“这位小哥,我叫何姑,你怎么称呼呢?”“卢令”“上次是不是你找我问路的啊?”“上次那位问路的是我大哥卢鋂。”“哦,感觉你们长相相似,原来是兄弟。”对方突然就不接话了,很是高冷。“小哥,你今年芳龄啊?”小哥还未回答。车里的苏县令突然发声:“贵庚,芳龄是问女子使用的。”“哦,小哥今年贵庚啊?”“你都不问我的,问卢令的作甚?”一种幽怨的气氛从车里飘出来。

  “那,请问苏县令,您今年贵庚啊?”“二十八。”“哇,苏县令,你都二十八了你还没娶妻么?”然后会问旁边的卢令小哥:“卢令小哥,你今年贵庚啊?娶妻了吗?”“今年二十三,尚未娶妻。”

  车内的声音又飘出来:“怎么,你对我们卢令小哥,比较感兴趣???”“嘿嘿,人家长得眉清目秀五官可人啊,不可以好奇吗?”“难道我不够眉清目秀五官可人???”

  卢令小哥不说话了,安静地做一位无声无息的车夫。

  气氛瞬间很尴尬······

  遂,我也不接话了,话题在这样的尬聊中结束了。

  沉默着缓缓地我们到终点了,我们苏县令一脸不悦地下了车。

  见完药材商,苏县令一脸不高兴地一言不发,我跟卢令调侃“卢令,你们大人这是怎么了?”“不知道。”

  我看时辰也不早了,准备请辞回家了。“苏大人,时辰也不早了,我想趁天黑之前赶回家,先告辞了,改天来县城,再请您吃饭,已表感谢!”“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可是,送我回去你回来就天黑了,也不安全啊?”“那就今天你住我家,明天请我吃饭了你再回去。”“啊?不会吧!”“卢令,回县令府。”“这,不好吧!”“放心,我家里没有财狼虎豹,很安全。”

  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县令大人家的门口,可是脚步却始终不敢跨进去,这,有损闺名吧!

  “愣着干什么?不进来我关门了。”“哦~”

  苏县令家就一个老管家牛伯和一个煮饭婆李婶,人口比较单一。

  估计是第一次借宿外面,感觉不甚习惯,有些认床,辗转反侧几许,周公就是不肯入梦来。于是出门打算到院子里逛逛。

  客房出去旁边有一个不大的小院子,里面载种了些许芍药,花开正好。

  我蹲在花栏旁边盯着一朵,正看得出其。苏县令走了过来“看什么呢?这么专注?”“我以为你生气不打算跟我说话了呢。”“但是我不和你说话,你就不会主动说话的,所以我还是不生气了。”“我在看花呢,你院子里的芍药开得正好。”

  对方也蹲下来“真是,开的正好。”于是两人傻呼呼地蹲在那儿看花。

  苏县令打破这寂静“何姑,我在家里排行老大,母亲刘氏生下我没多久便去世了,家里有三位姨娘,母亲过世后,父亲虽然没有再立正妻,但是又娶了一位姨娘,家里的姨娘们总是风波不断,从小就看惯了这些姨娘的你争我夺,姨娘们对我不甚亲爱,父亲也鲜少过问,我对于娶妻一直未放心上,所以至今未娶。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未想过要成家。何姑,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要怎么回答呢?回答不好会令县令大人伤心的。

  “苏大人,其实,我是个自己叫什么?姓什么?年龄几何?父母何在?来自哪里都不知道的人,我怎么嫁给你!”

  “何姑,只要你愿意,就可以。我以前从未想过两个人一起生活,但是,现在,我希望,晨曦和夕阳,我们都一起看,你都在我身旁,我想和你,在一起,吃很多很多顿的饭。”

  我不知所措,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肩膀无比厚实,脸很干净,眉目有神,非常诚恳,正在等待我给出一个非常重要的答案,可能就是一辈子那么远的答案。

  “苏大人~”

  “全名苏华都。”

  “嗯,我知道。”

  “那你决定和我一起吃很多顿饭吗?何姑,嫁给我???”“我想,我是愿意的。”对方激动地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何姑,谢谢你!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谢谢你出现在我身边,谢谢你,何姑。”

  带着激动又有点小兴奋又纠结担忧的心情回到床上,想了半天乱七八糟的事情,终于睡去。

  谢谢,那个决定陪我过这一生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