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出其东门,聊可与娱!

第二章 初识

出其东门,聊可与娱! 二白小姐 1783 2018-10-22 22:00:00

  一晃春天就过去了,夏天实在酷热。

  不甚想出门采药,不采药又没事儿做,于是就大清早出门,日晒回家,总是收获不多。

  但好在有富裕银两,饿不死我,想想,长期外出也不是办法,就想着自己种药,于是把房租周围的土松了松,种上了药材,简单的药材还算好种,半月有余,长势还颇为不错。

  于是整个夏天,都在研究种药的事情,很少去集市,连米面都是请孟娘的相公带。

  秋天一晃也来了,渐渐入冬,想来,该添置些冬天用品,把这几个月的药材收成都拿去药铺,换了银两,便赶去集市。

  有了上次的事情,这次不敢大意,想着采买的东西很多,便约着孟娘的相公一起出门了,我与孟娘也算交好,他相公为人耿直,打紧实诚。

  却在集市碰见之前那人,很奇怪,人群之中,他显得分外独特,一眼就能看到。

  不知该如何称呼,也不算熟识,正尴尬要不要打招呼,对方确发话了“已经巡查过了,这次没有偷儿了!”“啊!”

  “上次你走匆忙,忘记介绍了,我是新上任的县令苏华都,”

  “小女有眼不识,之前多有得罪,还请县令大人莫怪!”说完我便拉着孟相公要走,对方确问了一句“他是你相公?”正想这是何意?孟相公心直口快“我已娶妻孟氏,如何能负她!”“那就好!”说完就走了。

  我心里一阵一唏嘘,这县令发的什么风!

  冬季渐渐近了,我也很久没有出去寻药,春夏秋三季的积累够我过冬了,但也不能坐吃山空,跟着孟娘学些许针线活,也挣点散碎银子,刚开始时手脚僵硬,绣活儿差强人意,练久了也就上手了。

  想着一介女子,长期采药也不是长久之计,便思量着种药的事情,但是光凭已经开辟的小院落药材,不足以支撑我的所有开销。现有的土地都在官府富豪手里,平民手上的土地,不肥沃不说还稀少,就算开荒,也得有官府的批文才行,这个可就难办了,平民哪有钱和官府打交道啊!

  于是乎,这成了我心头上的石头,一直萦绕头顶挥之不去。

  因为不记得自己是谁,所以也不记得生日几何,每年都拿除夕当生日,过一年算一年。

  孟娘知道我一个人,除夕都是请我在她家做客,省得我孤冷。

  饭后聊着聊着聊到我的婚事,孟娘说,他有个远房表亲,家里有点薄田,也算殷实,就是有个痴傻的儿子,至今未婚,说是痴傻,也不过是保有小孩子心性,就当带孩子好了,反正一个人也是过得清苦,找个人做伴儿。

  我知道孟娘是为我好,可是心里不大舒服。

  不知我心者为我忧!

  孟相公插话“之前我与何姑去集市,不是遇见那什么县令,我觉得那位县令大人对何姑挺上心的!”我突然想起,可以找找那位县令大人,解决土地的事情啊,怎么说也是有过两面之缘的人。

  于是,除夕刚过完,我就收拾东西赶去黔川,到了集市,好多店面都还没开市,想着自己是不是来找了,便想吃点东西去县衙碰碰运气,不巧在面店碰见了那位县令大人。

  我坐在对面,尴尬地打了招呼“嘿,好巧,你也吃面啊!”对方抛过来一个不巧的眼神“不巧,我天天在这儿吃面呢!”这下轮到我尴尬了。

  为了缓解尴尬,我先开口了“那个,县令大人,最近可还好?”“不太好!”“嘿嘿,我还好!”这是什么聊天氛围!

  我直接开门见山“县令大人,我想开个荒地,可否请您帮我盖个文书,小女子万分感谢!”

  “我姓苏,名华都。”“苏县令,可否?这对你没有损失,如果我成功了,也算您政绩一件,你看怎么样?”

  “你要开荒做甚?”“种药!”“不种五谷却种药?”“对,黔川山多雾多,气候湿润,种五谷虽说也收成颇丰,但也因为山多,地不平,不足以大面积种植五谷,药材就不一样了,有些药材还喜欢长在悬崖峭壁上呢!”不知道我的宏图报复又没有发动他,他回了个“还不错!还真不错!”我以为他是在说我的想法不错呢,那时候思想太单纯。

  拿到文书,我雇了孟娘相公帮忙,犁了好大一片山地,就等开春种药了,不敢种太多,就捡去年种过有经验的来种植,这些药材生长快速收成也好,只是价格相对低廉,但第一桶金就在夏天的时候小有收获。

  邻居们也是羡慕打紧,我觉得不能自己一个人独享,便带足银钱,到黔川,打算请苏县令大人吃了顿表示感谢的饭。

  当然,还想顺便提一下扩宽种植面积的事情。

  “听说你种的药,收成还不错?”“嗯,对亏县令大人的仗义,给我批了文书,不然哪有小女子的发家致富!”说完以酒代茶敬了县令一杯。

  “何姑,你有没有想过扩宽种植面积,带领黔川的农民一起种药呢?”我还没开口,没想到苏县令就发问了。

  “想过,不过压力和阻力,不是一般的大啊!小女子能力有限~”

  “我可以给你发批文,扩宽你的种植土地。”我抑制住内心翻滚的激动。“那敢情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