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教官,你甩不掉我

第四章

教官,你甩不掉我 傻玉玉 4284 2018-11-29 15:52:37

  “今天又有菜鸟进了地狱,我很不开心,因为我又要浪费时间来训练了。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没有本事的人趁早给我滚蛋,不要浪费我们神话的时间。”尹思静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家。走到椅子面前,坐下,“好,今天我就好好的陪你们玩一场游戏,所有人带上你们的装备跑到我们对面的那坐山,山里面有不少国家的保护动物,不可伤害他们,否则,后果自负,最后五名淘汰,立马滚出去。听明白了吗?”

  “报告”“说”“既然你知道有国家的保护动物为什么还要我们进去,如果它们攻击我们,我们难道还能能还手是吗?你这是拿我们的性命开玩笑”一位长相清秀的男兵气愤的看着尹思静,飞鹰看着那个男兵都露着鄙视的眼光,不自量力。而我们的颜圣翼呢,当然也在想怎么教训那个男兵,谁叫他这么对他的女神真没说话的呢。“呵,在这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是不服就立马给我滚出神话,神话不需要不听服从的兵人,你要是想投诉直接去找我的上级投诉去,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浪费,现在我宣布,089淘汰,现在立马给我滚出去。”尹思静把隐藏在背后的煞气释放了出来,顿时没有人说话了,可就有不知死活的人冒出来。“你为什么淘汰我?我做错什么了?”“你难道不知道兵人就是要服从上级的命令吗?你作为少尉还需要我一一的告诉你么?你趁我现在还可以心平气和的和你说话,立马走人,要不然我要你横着出去。”“你你你,你等着,我现在就投诉你。”

  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手机打了电话。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吃惊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在神话里是不能在任何通讯的东西,要不然就是将军来了也没有办法,也对那个人感到可耻。而飞鹰看到之后都感到不可思议和羞耻,他们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在神话里带了手机,他们居然没有发现。接下来他们会受到什么处罚,都不用说都知道了。

  尹思静走到089面前,在089发楞的空间,吧手机拿到手了,残忍的笑着“你带了手机?居然还逃过了飞鹰他们的目光,你很有本事,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的是,你死定了,整个部队里谁不知道神话是不能有通讯东西的,出来固定的电话,你是想当个特例吗?很遗憾的告诉你,就算是将军来了也没有办法救你了。”冷酷的声音从尹思静的嘴里发出来,“飞鹰”“到”“把他给我关到天堂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见他,要是谁违背了,军法伺候”“是”说完就把089带走了。

  “很遗憾没有时间陪你们玩了,今天的游戏就这样结束吧”话音刚落,大家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谁不知道女王的作风,她居然就这样放过他们了。可唯独只有颜圣翼在遗憾,生气。因为要不是因为089,尹思静才不会不陪他呢,很自恋的把大家都遗忘了。“但是,今天你们还是要训练,明天我要检查,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障碍训练,现在就训练。020你跟我出来,我有事找你。”尹思静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家,颜圣翼笑嘻嘻的说了“是”。

  办公室内“说吧,为什么要进神话?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还是会立马把你送出去。”尹思静无奈的扶着额头。颜圣翼很正经的说“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要你当我的女朋友,我知道现在我配不上你,可是我会努力让自己配上你的。”“够了,我不会喜欢任何人,等会我就让人把你送回去,神话不是过家家,你走吧。”“我不,我好不容易进来了,接近你了,为什么还要推开我,一年前你明明不知这样的,为什么这么对我?”颜圣翼伤心的问道,“我记得很清楚,当初我们是怎么说的,是你违背了我们的约定,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尹思静冷酷的说道

  “鹰龙,我我们这次要死定了,怎么办?”飞鹰可怜兮兮的看着鹰龙,“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了,你认为女王还有时间罚我们吗?那个今天来的菜鸟和女王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要不然我们去问问他?”“他?我想我们不用去找他了”“为什么?”“瞧,他正往我们这边走来,走吧,看看他要说什么。”

  “你们好,我是颜圣翼,是思静的追求者”颜圣翼敌视的看着几人,唉,没办法,谁叫他们陪了思静那么久。“什么?你说你是女王的追求者?”几人异口同声,“是啊,怎么了”郁闷的看着他们。“那你也和女王说了,你喜欢她?”飞鹰可怜的目光看着他。“你什么眼神,我就是说了怎么样。”

  “女王劝你离开神话了吧?”“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说?快点告诉我,把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颜圣翼迫切想知道尹思静的事情“好,看在你这么有勇气的份上,我就告诉你。”话音刚落,鹰君就吼道“鹰龙,你想被赶出神话吗?难道你不知道哪个规定吗?还是说你想离开我们,更看不得女王变回正常了?是吗?你难道还想见到那样的女王吗?鹰龙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说,我就和你没完,还有,就凭他有勇气,你就告诉他了?万一他不值得呢?万一他也是和他一样呢?这些你都有没有想过?”说完就离开了。鹰龙看向冰鹰几人,发现他们的目光都有深深的责怪“鹰龙,这次我们谁也不会站在你这边,你太让我们失望了。”又深深的看了颜圣翼一眼,离开了。

  “我做错了吗?可我也想让女王忘记那个人啊,让她不要总是回忆过去啊。”鹰龙小声的说着。接着看向颜圣翼“抱歉,关于女王的事情我想我不能告诉你,你要是想知道就亲自去问问女王吧,她既然让你离开你就离开吧,我走了。”颜圣翼看着他们的背影,又想起他们说的话,就急不可耐的离开神话,开着车往首长办公室开去。

  “砰”的一声,首长的门坏了,看见首长在和尹思静在谈事情,甚至有点火药味,就默默的离开房间,在门外等着。“首长,今年你们就是真么招精英的吗?人家都把手机带到神话里了,这是什么意思?当我们神话是过家家吗?你知不知道,他已经泄露了神话的训练机密,还有地址?你他妈的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和你们没玩?”“什么?还有这种事?哦现在就立刻找他们的领导。”“我已经让人把他关进天堂了,任何人都别想让他出来,告诉他的家人,想见儿子,就只能经过我的同意,这次我给你一个面子,我不会说什么,但是以后神话招人,不用你们操心,我怕神马阿猫阿狗都进来了,我神话的战友们可不是陪那些废物玩耍的。”说完就离开了。经过颜圣翼的面前,没有一个眼神就走了。

  “叔叔,为什么思静让我离开神话?就因为我对她表白了是吗?我不懂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表白了就不能在神话”颜圣翼走到首长办公桌面前问,首长听到这话时,抬头看他“你说你向她表白了,可是她让你离开神话是吗?”“是,这是为什么?”“圣翼啊,你还是离开神话吧,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给你家人打电话了,想来,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进神话了,你放弃吧,思静不会要你的”“为什么啊?叔叔”“就是啊,为什么啊?”听到这话时,屋内两人都看向门口的两人。

  “老伙计,为什么翼儿进不去神话呢?难道是翼儿做什么了吗?”颜父疑惑的问,“因为圣翼向思静表白了,进神话有规定,凡是进神话的,都不能像思静表白,要不然直接离开神话,哪怕你有多么的厉害。”首长无奈的回答,“这是什么规定?”“因为这是神话所有人决定的,我们无可奈何。”“那你跟我们说说是什么原因吧,好让我们翼儿死心。”“其实,神话一开始不叫神话而是叫快乐,很惊讶吧,一个特种部队居然叫快乐”

  “那是快乐一开始只有十人,其中就包括尹思静,那个时候,十个人都很能吃苦,包括尹思静,但奇怪的死其他人都听她的话,背后都叫她女王,有什么艰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要交给他们,就一定会完成。后来她和其中一人谈起了恋爱,我们非常羡慕,并且那时我们天天吃狗粮让我们羡慕嫉妒恨,可没办法啊,谁叫人家有个那么爱她的男朋友呢。知道有一天,那个人接到任务,是个连女王都不确定能完成的任务,但大家都在安慰自己,这次肯定能完成,会像从前那样最多就是住院几天就行了,可是,他为了国家,牺牲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尹思静变了,变得不再像原来那样走到哪就是笑嘻嘻的样子,后来她和飞鹰他们说,以后快乐就叫神话,因为那个人说我们几人就是神话,并且不允许有人向她表白,只要表白就离开,如果不服就和她比试,失败了就离开。”

  “那时,有不少人认为尹思静就是女孩,虽然是特种兵但还是有男女区别的,都来和她比试,但没有一个人赢了她,那时,没有一个人向她表白了,她甚至对我们放下狠话,说,如果她在听到有人对她表白,她立马让那个人消失。我们都知道她会说道做到的,所以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定下了这个规定,一直到现在你的儿子对她表白。”

  颜父听到首长的话,不赞同的说“表白就表白,和在特种部队有什么关系?”颜圣翼在一旁也在连连点头,就像一只哈巴狗,让颜父颜母都有种不想认这个儿子的冲动,首长看到后苦笑了,“因为不知是谁把那个人的习惯和爱好传了出去,并且表白的话都说了出去,你认为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一开始思静并没有什么当做一回事,可是那些人慢慢的过分了,思静发火了,也就有后来的规定。”

  “那叔叔,你能告诉我思静和那个人的恋爱的事情吗?我想知道在恋爱的时候思静是什么样的。”颜圣翼绝望的问。“思静在恋爱方面一直都是非常大胆的,只要和那个人在一起,就会忽略所有人,记得有一次开会的时候,他们就坐在一起,思静就一直在玩那个人的手,还把我们当做隐形人亲了那个人几口,我回来看不过去了,就问她开会的内容,还不允许那个人提醒她,可我没有想到,她居然能说出来开会的内容,几次下来,我们大家都说服自己不理他们不理他们,谁叫人家可以一心几用呢。”首长回想起了过去,无奈的回答。

  “还有一次,女生都有那么几天,她第一天的时候是疼的就像死去那种,那个人为了她给她取暖,把凡是可以取暖的东西都给了尹思静,还去其他的军区把凡是可是止痛的东西都抢来了,甚至不放心还把军医给扛了过来,呵,你都不知道当时整个部队都气的想把他打一顿,可是后来一想是为了女朋友就把气给灭了,然后也因为尹思静的一句你为什么不陪我带姨妈片,那个人就二话不说带了,我们知道后都震惊了,没有想到那个人对思静的爱到了这种地步,思静知道了,就哭了,那个人还以为是疼哭的,就为了陪她一起疼在胳膊上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你说,换做谁,谁不爱?谁不羡慕嫉妒恨?”

  “思静的衣服都是那个人亲自洗的,有一次我问他,为什帮她洗衣服?万一你出任务或是她出任务那她的衣服谁洗?你猜他怎么说的,他说他是我的女人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呢?如果出任务条件允许她可以买一套扔一套,就算不允许,我也要会要她不洗。她身子不好,不能碰凉的,所以能少砰就就少碰,我就是想把她宠坏,这样就没有人与我抢她了。”

  颜家三口听到首领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那个人对思静的爱是无法表达的,颜母就哭了“换做是我,我也不会让人侮辱了那些话毕竟那些话是无法替代的。儿子,你放弃吧,你不是她的良人。”颜圣翼绝望的吼道“不,我不放弃,那个人能为她做的我都可以,毕竟那个人不在了不是吗?为什么你们认为我不是她的良人?叔叔,你再告诉我那个人死去之后的事情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