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灿若花痕

第六章 陌生玩伴

灿若花痕 青月青 2018 2018-10-23 21:10:07

  她低下眼帘,脸上布满了凄恻和痛苦。

  多大多好的家,就那样分开了。此刻的慧琴,体味着有生以来最为痛苦的情绪,最主要的,是没有博取翻身的机会,完全束手无策,真的,她一直在想办法,想尽一切办法去搏斗,想像个勇士那样不气馁。然而想过的方法不仅行不通,倒仿佛是为了证明她很笨似的。

  她体会到了凄苦,体会到了人情冷暖,要不然也不至于此!抱怨谁呢,怎么还能够抱怨,生命中的一切都无法挽回,再苦的水也得悄悄咽进肚里。

  眼下灰蒙蒙的天空,正好像映衬着她灰暗的一切。在雪中,慧琴默默离开了婆婆的家。她是专程来看他们和孩子阿铎的,她想他们,带了许多礼物。对于自己的困境,她只字未提。

  她想带孩子出去兜一圈,婆婆犹犹豫豫的望着她,似乎还在找寻她身上优雅的书卷气。慧琴有文化,是学贯中西的儿媳妇,连街坊邻居都很羡慕。然而,今天她心事重重的模样,却使婆婆放心不下。

  婆婆嘴上没有不答应,人却走了几步,坐到阿铎身边去,像是逗孩子玩儿,慧琴意识到,婆婆其实在婉拒。婆婆向来不太过问他们的事情,虽然她感觉慧琴好像心情不好,但她的确不好评判对与错,她只劝她,年轻夫妻哪有不吵架的,不要太介意了。

  慧琴没有再坚持,她感受着被冷落的痛苦,尽可能不流泪。她抽出笔来,写了几行字,随后,放进阿铎的书包里,而正在低头一心玩游戏的孩子,哪里能体会到母亲的凄楚?

  “再见了。”

  慧琴说。

  “不要走,饭就好了。”

  婆婆拦着她。

  “谢谢妈妈,我衷心感谢您。”

  面对婆婆的好意挽留,她紧紧抱抱她,第一次把头埋在婆婆的脖子上,几乎忘情的亲吻着。她知道养育一个小孩儿十分辛苦,而自己却干得很少,不管什么理由,还是太自私了,难怪孩子见着她生,因为见面实在是太少了。

  “谢谢您,您永远是我的好妈妈。”

  她又紧紧的抱了抱儿子,然后,十分坚决的迈动脚步。

  “妈妈。”

  “妈妈你不要走。”

  阿铎似乎又叫了一声。

  慧琴没有再回头,非常害怕听见孩子童稚的嗓音,也非常害怕看见纯洁的眼神,她希望自己走的更快一些,可是双腿却像生了根一样沉重。

  生活不是童话,她的心渐渐离开了长期沉浸的恐惧的深渊,慢慢清醒了,倘若看清了一切,其实也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也许该去母亲那里看一眼,一想到疼爱自己的母亲,慧琴就觉得非常想哭。虽然精神上金钱上的压力,早已经超出自己负荷,但是她一直苦苦挣扎着,忍着刺心的剧痛,从来不肯轻易放弃。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冷酷无情,原本并不确认的事情清清楚楚摆在眼前。做梦也梦不到的事情,她的心已经空了,永远没有平静的时候,连委屈都无处倾诉。只是慢慢空下去,连全身都空下去,不知怎么办,就像一个哀愁的纸人。然而,慧琴一直以为她自己就是那个创造成就的幸运儿,能忍人所不能忍的——才能为人所不能的她,如今实在受不了了!

  可是,就在刚刚来家时,她还曾希望能够碰巧碰上家俊,能够懂她的也只有他了吧?越是想见,越是见不着,她打电话时本来就很茫然,可她静静的还是怕开口,已经没有足够的勇气了,现实的严酷斩断了流淌在体内的热情。一个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女人,却不是一个随意低头的女人。哪怕她心里一再呼唤,可是那声音却是微弱而颤抖的,只能说给自己听……

  其实她只想要短短几秒钟,她多么需要他告诉自己:

  “生活就会改变,一定会改变!慧琴你不要怕。”

  雪仿佛更大了些,神情恍惚的她慢慢游走,她的靴子上甩上了一点污泥,手好像也快冻僵了,至少应该找一找手套,可是慧琴只是想了一下,并没有在意这个。

  刚才婆婆的目光带着些许疑惑,婆婆问了几句,但没有坚持,她也不愿多说,哪怕她对婆婆很有好感,相处时间尽管不长,却是那么和谐幸福。然而此刻,她提不起热情。

  就让灵魂蜷缩在阴暗处,虽然她很想骄傲的活着。

  因为并不在一起住,不让婆婆担忧也许更好些。况且,她知道在父母眼里,她和家俊只是冷战,等过去了,自然还会是一对恩爱夫妻。

  只不过因为慧琴这样的媳妇,一直是那种不需要别人帮助,也不需要慕别人幸福的人。所以,冷战这件事不好说,可能比别人时间要长一些。

  常家俊的妻子慧琴,确切的说是前妻,原本生于一个相当不平凡的家庭,她的父亲是一个官员,私下还投资做点生意。她的母亲在市检验部门做一名处长,主管四大行业非常有实权。虽然父母的感情不是很好,但在家庭兼具财富和地位的背景下,慧琴这个既聪明又漂亮的独生女儿,从小养尊处优,个性刚强。

  慧琴七,八岁的时候,她的父亲以她孤单或许寂寞的名义,常常带回来一个小她两岁的男孩儿和她做伴儿,那男孩儿模样虽不俊俏,但十分聪明,小嘴十分会说话,一会表演魔术,一会又学相声,给慧琴的童年生活带来很大快乐。

  慧琴很喜欢他来,连父亲也很喜欢。往往他刚到,父亲好像很会掐时间似的,前后脚就回家,而那个刚刚还有些拘谨男孩,一下子就开心起来,一下子扑上去拉住父亲的手。

  “想吃什么呢?小馋猫们。”

  父亲笑着问。

  “路上再说吧,行不行,爸爸?”

  “那么,咱们就起飞喽。”

  慧琴一面望着父亲,一面急匆匆的找外套,她可不想耽误时间,连那个男孩儿也不想。因为往往一顿大餐之后,父亲还会陪他们看电影逛公园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